一个痴情妓女,她的一生让人唏嘘啊【卡老师推荐感人故事】

一个痴情妓女,她的一生让人唏嘘啊【卡老师推荐感人故事】

小时候,我家住在一条老街的街面上。我家背后,是紧挨着的一个个或大或小的院子。我有几个小学同学住在后面的院子里,我经常去找她们玩。那时我最不喜欢星期天。我家是外来户,没有亲戚可以走,而那些同学一到星期天总有亲戚家要去,我经常一个人孤零零地找不到玩伴。有个星期天下午,我妈拖楼板时把我赶了出来,“别老躺在床上看书,伤眼睛得很,出去找同学玩玩。”...

一个职业白领的五年调教心路(SM——诗意的选择)

一个职业白领的五年调教心路(SM——诗意的选择)

一个职业白领的五年调教心路之十四(SM——诗意的选择)曾经有女孩担心地问我:SM会不会造成人格的变态?我问她:做爱或者迷恋做爱会不会造成人格的变态?她说:当然不会。我说:是的。做爱来源于性欲,这是人的正常需要,是要经常做的,而且,只要它不在大庭广众下进行,并不妨害其他任何人。同样,SM来源于人的控制欲与归属欲,这也是人的正常需要,只是不像...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忽然眼前一亮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忽然眼前一亮

那天我正在闲逛,街上的美女可真不少,真跟约好了似的,这一下可让我饱了眼福了,我贪婪地看着她们。忽然眼前一亮:迎面又走过来一个美女,看见了她我的目光再也动不了了,心里赞美着万能的造物主!她中等身材,细腰乍背,虽然略觉清瘦,但神朗气爽,身形的瘦弱竟掩不住一股剽悍之意。面目美丽就不用说了,那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更是顾盼神飞,眼中流露出的傲气使人不...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平时都穿丝袜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平时都穿丝袜

昨天我上夜班,我是酒店的一名保安,做二休二,昨天我晚上七点上的班,前段时间很乏味,我除了巡视楼层之外便没有其它是可做了。但到了后半夜,凌晨两点半左右,酒店基本上客人已经不多,前台的几个员工也做在那聊天,她们是不允许睡觉的。这时对丝袜极其喜欢的我突然想到在酒店餐饮销售部全是女的而且都是美女,尤其是她们的领导,也就是餐饮总监任亚丽,可是个大美...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太让我兴奋了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太让我兴奋了

王阿姨的脸上还泛着红晕娇嗔着拧了拧我的脸蛋说:弄了我一脚的水!我笑了笑说:我给阿姨治脚气呢。王阿姨也没说什么翻了个身说:你睡那个被窝吧,阿姨困了要睡觉。我耍赖的往她身边凑了凑说:不嘛我就跟阿姨睡,我穿着王阿姨胸罩的上身不停的蹭着她的后背把她弄的不停扭动,王阿姨只好说:好了好了,那你睡那头吧,你的胸罩弄的我难受。我只好慢慢的又钻...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连买丝袜时都想着我呢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连买丝袜时都想着我呢

到晚上了,这是个一天里我最喜欢的时刻。临睡前我拿了只长筒袜把下身那只换下来又找了个王阿姨的胸罩和条内裤穿上,然后一边体味着王阿姨新买的丝袜带给我畅快感受,一边感叹着王阿姨真心疼我,连买丝袜时都想着我呢。王阿姨收拾好后进房间了,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湿漉漉的,坐在化妆镜前顾自往脸上拍着紧肤水问我:小杰睡了吗?我说:还没呢,等着你呢王阿姨。她...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的小蕾丝花边的丝袜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的小蕾丝花边的丝袜

她的态度像是鼓励了我一样,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每天都会穿她的丝袜外出,然后换下的丝袜和她穿的丝袜混在一起洗。有一次我看见她身上穿的是我前一天拿好放在床头准备穿的丝袜,她正准备出门我就非黏在她身后让她脱下来给我穿,最后她拗不过我只好到客厅里脱下来后给我穿上。她还笑着说:我的丝袜怎么就都成你的了似的! 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后我象往常那样...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穿丝袜和高跟鞋的确很好看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穿丝袜和高跟鞋的确很好看

我就这样穿着王阿姨的丝袜内衣和高跟鞋被她搀到床边,虽然只几步路但个中滋味真是不足为外人道啊!我在床边坐下后只低下头连脱去衣物的勇气都没有了,然后我们俩都愣了半天过一会我才听见恐怕是此生最美妙的声音:你穿这身衣服可真好看啊!王阿姨这么说着,然后挨在我身边坐下说:恐怕婷婷穿上都不如你呢,就是鞋跟太高了钥匙再矮一点就好了,还有这胸罩你穿黑色不合...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的丝袜可够性感的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的丝袜可够性感的

一天王阿姨出去买菜,正好姐姐们跟婷婷都去上街玩去了家里就我一人。我自己一人看着无聊的电视忽然想起了这是个好机会啊。我就赶紧走到阿姨放换洗衣服的箱子那儿轻轻掀开,几件她和婷婷的内衣内裤整齐的放在上面,我翻了一下发现了好几双她和婷婷的丝袜,因为住在一起所以能认的出哪双丝袜是王阿姨的,(说实话不知怎么的我对婷婷的丝袜没什么兴趣)我拿了双王阿姨的...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经常放着她的丝袜

杭州ts,杭州ts艾莉娜经常放着她的丝袜

家里孩子多王阿姨每天有很多事要做,有时换下的丝袜来不及洗就随意的放在房间里,床头衣柜或者沙发上经常放着她的丝袜。一天中午我们吃完饭后她忙着收拾让我们去睡会儿觉,我就跟婷婷回房间了上床休息了,婷婷和我一人睡一头,阿姨怕我们不睡觉就命令我们谁也不准说话。我和婷婷一人裹着个薄毯就睡了,可我睡不着老翻来覆去的,忽然我摸到毯子里有个东西拿出来一看,...

杭州ts确实很寂寞

杭州ts确实很寂寞

 周影道:“我们一起去吧,地下车库可能有点黑吧!”    “妈,没事的,下面很亮,没事!”    “伯母,往这边走吧!”赵紫薇道,“伯母,这里的管理很好,不用担心!”    “好吧!”周影想想也对,正好可以单...

杭州ts房间里没有一件男装

杭州ts房间里没有一件男装

 周影看她要开门,拉着她。“怡慧,记住,你跟子强、紫薇的事,不能再向任何人说起,包括你爸爸,知道吗?”    “好的!”陈怡慧回答。    房门打开,赵紫薇看到整齐的床和窗台,有些意外。“啊,房间都不同了!”这当然是她所希望的,不过心里却在想,这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