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痴情妓女,她的一生让人唏嘘啊【卡老师推荐感人故事】

一个痴情妓女,她的一生让人唏嘘啊【卡老师推荐感人故事】

小时候,我家住在一条老街的街面上。我家背后,是紧挨着的一个个或大或小的院子。我有几个小学同学住在后面的院子里,我经常去找她们玩。那时我最不喜欢星期天。我家是外来户,没有亲戚可以走,而那些同学一到星期天总有亲戚家要去,我经常一个人孤零零地找不到玩伴。有个星期天下午,我妈拖楼板时把我赶了出来,“别老躺在床上看书,伤眼睛得很,出去找同学玩玩。”...

一个职业白领的五年调教心路(SM——诗意的选择)

一个职业白领的五年调教心路(SM——诗意的选择)

一个职业白领的五年调教心路之十四(SM——诗意的选择)曾经有女孩担心地问我:SM会不会造成人格的变态?我问她:做爱或者迷恋做爱会不会造成人格的变态?她说:当然不会。我说:是的。做爱来源于性欲,这是人的正常需要,是要经常做的,而且,只要它不在大庭广众下进行,并不妨害其他任何人。同样,SM来源于人的控制欲与归属欲,这也是人的正常需要,只是不像...

苏州ts玻璃丝袜

苏州ts玻璃丝袜

柏杨先生写道:“记得玻璃丝袜初流行时,我在重庆,一个女学生来访,蒙其告曰:‘玻璃丝袜是透明的,穿了跟没有穿一样。’言毕指其玉腿以证明之,不禁大惑——此惑至今未解。” 有什么不明白?要的就是这个穿了跟没穿一样的效果。即使从严格意义上讲,女人穿上丝袜,可以约等于穿上一条紧身长裤,虽然它透明如玻璃,如蝉翼,但是它毕竟覆盖住大腿,阻止了...

苏州ts莫逆之交

苏州ts莫逆之交

丝袜——从女人的裙裾开始提高的那刻起——就成了女人的莫逆之交。丝袜之于女人的腿如同粉底之于面孔,肉色的丝袜是淡妆,让肌肤光滑、肤色均匀健康,彩色的丝袜是浓妆,让女人扮出另一种风情。丝袜掩护,大腿出击鲁迅说过,中国人的联想能力超凡,看见鞋就想到脚,想到脚就想到腿,想到腿就想到XXX。仔细想想,古人也够可怜,女人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苏州ts陷入瘫痪

苏州ts陷入瘫痪

为推销尼龙丝袜,杜邦命令公司里的女秘书们每天穿丝袜上班,很快,该公司男员工们成了世界上第一批为丝袜流鼻血的人。巨大的广告效应和口耳相传的舆论造势之下,1940年5月5日第一批2美元一双的尼龙丝袜上市后,在短短一天中72000双被抢购一空。这种深色半透明的东西把整个美国裹了起来。从那时起,丝袜成了Q博士发明的新性感手枪,成了好莱坞女星们...

苏州ts丝袜

苏州ts丝袜

奇怪的是,中国人独霸丝业2000年,发明了丝衣丝裳,却没发明丝袜,只有裹脚布。中国的养蚕术,在6世纪时被两个洋和尚偷走,像007那样,他们把蚕卵藏在拐棍里,不远万里运到欧洲,西班牙人首先造出了丝袜,从此告别了毛腿时代。16世纪,法国宫廷及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对西班牙长筒丝袜的迷恋几近疯狂,其中以红色、橙色、紫色为上品。但事实上,丝袜的使用者...

苏州ts看了我一眼

苏州ts看了我一眼

我给丽萍小姐拿着包,到了电脑房,学生还没来。自然,主人是不用自己脱鞋的了,我跪下,给丽萍小姐脱了鞋,再捧起她的软底拖鞋,刚要为她穿上,听丽萍小姐冷冷的说:“趴下!”我连忙趴下,虽然不知为什么。手里把丽萍小姐的鞋高举过头顶,“放头上!”丽萍小姐随口命令我,我把她的拖鞋放在后脑上,脸贴地,方便她穿鞋。丽萍小姐慢慢的把脚伸进鞋里,我感觉到软底拖...

苏州ts双脚并拢

苏州ts双脚并拢

等主子们一切忙完,我开始伺候她们吃早餐,主子们吃饭时,我跪在桌下,给主子们穿上今天出门要穿的鞋。穿完了,就躺下作脚垫,未玲小姐和往常一样,一边用鞋底摩擦我的脸,一边吃着面包。丽萍小姐则双脚并拢,踩在我的肚子上,今天她穿的是一双细带高跟凉鞋,五寸高的鞋跟几乎全部陷入我的体内,我感觉像是要扎破我的皮肤一样,这种痛苦远比未玲小姐把我的脸当垫子一...

苏州ts那么漂亮

苏州ts那么漂亮

丽萍小姐又打了个哈欠,这才抬脚把我的头拨弄到一边,自己去梳洗了。我接着又来到未玲小姐的卧室,同样跪下,捧起未玲小姐的拖鞋。虽然未玲小姐才十六岁,但却喜欢穿硬梆梆的高跟拖鞋,乌黑发亮的露趾拖鞋,尖细的高跟,精致小巧的造型,看起来是那么漂亮,但却经常带给我最大的苦处,我曾在这双高跟下无数次翻滚着求饶,但不被原谅。现在见到这双鞋,我便不由自主的...

苏州ts​未玲小姐

苏州ts​未玲小姐

未玲小姐自己放好了洗澡水,坐在浴池边,一扯狗链,把我牵到她身边,"来,我的狗奴隶,赶紧舔主人的脚。"我低下头,舔着她全是汗水的脚,渐渐的嘴里已全是脚汗的味道。未玲小姐看着我真的象狗一样听话,脸上已满是充满成就感的样子。等我舔完她的脚,她便叫我跪在池边服侍她洗澡,为她擦拭身体,我的服侍使她进入了兴奋的状态,一时她竟然叫我...

苏州ts喘着粗气

苏州ts喘着粗气

她跑过我身旁时,停了下来。抬脚踏住我的头,又玩起了游戏。玩了几下,停住脚问我:"干嘛呢?舔地板啊,正好,把我的鞋也舔了。"说着,脚伸到我嘴边,我默默的舔了起来。舔了一会儿,我听见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丽萍小姐走了过来。"小妹,回来了?洗个澡,准备吃饭了。"未玲小姐应了一声,还未答话。丽萍小姐低头...

苏州ts躺着很难受

苏州ts躺着很难受

丽萍小姐带着我到了停车场,取了她的车。命我上车躺在车底的脚踏上,这么躺着很难受,但我知道奴隶就应该是这样的。不知过了多久,车停在了一座漂亮的别墅前,这是丽萍小姐的住所。小姐下了车,我跟在后面。刚进屋门,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姐,你回来啦。"我眼前不仅一亮,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美少女出现在我面前,皮肤白暂,穿着雪白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