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不了济南ts美女的陪伴

“好吧!我跟你说,那金昊可不是一般人,他现在貌似已经盯上你了,你要小心……”上官婉儿看着他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憋火。

  上官婉儿开始一心只想着摆脱金昊的苦苦纠缠,这才贸然用刘帅做自己的挡箭牌,把他给拉下水了,直到现在她意识到金昊不凡的背景,暗暗后悔自己玩大了,自己倒不怕金昊家族,但刘帅看样子却不大可能,毕竟自己保的了他一时,保不了一世,万一被金昊给暗算了,自己岂不会内疚一辈子,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知道的,关于金昊极其家族的事情告诉与他,也好让他有个心里准备。

  刘帅贼嘻嘻地打量着上官婉儿,说道:“美女,他不是一般人,难道我像二般人吗?对了,你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关心我了,难不成你已经被哥的风采所吸引,但请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得了吧,你别自作多情了,现在我真怀疑就你这副跌个郎当的模样,将来谁会看上你!”上官婉儿没好气的说道。

  “切,小看人了不是,实话告诉你,喜欢哥的姑娘海了去了,没有一个连,至少也有一个加强排,从小到大我的身边总少不了美女的陪伴,说我不招人喜欢,真是开国际玩笑,也不看看我是谁!”刘帅用双手捋了下头发,摆了个造型,煞有其事地说道。

  刘帅自认为不错的造型,再加上他今天独有的装扮,在别人眼里,实在难以和“帅”这个词搭上关系,即便他名叫刘帅也不行。不伦不类的打扮倒让人觉得有些滑稽罢了。

  “你自我吹嘘的本事我早就领教过了,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所以我才突然想到让你来帮我搓搓他的锐气,希望他知难而退,没想到他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撞倒了南墙还往前冲,我真是服了。”

  “深有同感,俗话说的好‘物以类聚,鸟以群分’,没想到你的追求者这么疯狂,难不成你也……”刘帅双手拖着下巴,露出一丝坏笑。

  “你若想早点出去就给我老实点,说实话你这张嘴真欠抽!”上官婉儿原本有些舒缓的神情再次紧绷起来,“还有,金昊出身京城四大家族的金家,被人称作京城第一少爷,在所谓的京城四少中,金昊排在首位,以我对他的了解,你今天如此羞辱他,他想必不会善罢甘休,据我所知,他在黑白两道都很吃的开,得罪他的人没有一个全身而退的,你最好小心点。”

  “切,你当我是吓大的!得罪我的人,也没有全身而退的。”刘帅看起来很不服气,接着说道:“什么京城四少,单挑,还是群殴,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一个金昊算什么?”

  “你说得倒是很轻松,不过,你并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他们都不是简单角色?”上官婉儿没好气的说道。

  “不简单又怎样!况且我从来不关心这些小角色。”刘帅不以为然的说道。

  上官婉儿习惯性得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没想到在京城上层社会赫赫有名的京城四少,在他的眼里居然成了小角色,倘若这话要是传到他们的耳中,只怕会气的暴跳如雷吧?

  她一开始就对刘帅不感冒,甚至是发自内心的讨厌,因为在她看来刘帅不仅有点色,说话有点欠抽,吹牛更是没边。不过随着事情的发展,他被自己拉下水,充当挡箭牌,从而惹怒金昊。总之来说,自己是间接害了他,这点她很承认,也很自责。本想告诉他实情,好让他有所准备,那曾想那会“夜郎自大”到如此地步,没办法,只得尽人事,听天命了。

  “喂,美女!你发什么呆啊!赶紧给我把这该死的手铐打开,放我出去啊!”看着对方有些发呆,刘帅嗔目切齿、怫然不悦。

  “哦,不好意思,我现在就给你打开。”

  片刻之后,刘帅已经打开手铐,从审讯室出来,活动下有些僵硬的筋骨,自言自语道:“警察局真不是个好地方,下次就算是八抬大轿来抬哥,我也不来了。”

  上官婉儿脸色依旧冰冷,不言苟笑,双手抱肩冷冷地看着对方。

  “喂,美女!不要老是绷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你钱似的,其实吧女人就应该多点笑容,这样才显示出自己的阳光和美丽!‘笑一笑,十年少’、‘给点阳光就灿烂’这些可都不是盖的,是老辈人给我们留下的至理名言,懂不?还有啊……”

  刘帅在那里洋洋洒洒说了半天,除了她脸上的冷意减弱了些以外,其他地方并没有明显的改观,不过好歹有点进步。

  “哼,我是谁啊!只要是我看上眼的女人,没有逃出我的五指山的,还是老领导划出的路线(农村包围城市、游击战……)好阿!直捣黄龙,硬碰硬的作战方略显然不适合她,迂回作战才是王道!”刘帅心中腹语不断,嘴角露出有些邪笑,不过转瞬即逝,并没有让她有所察觉。

  “拜托,现在最受伤害的是我好不好,不仅被某人恶意关了三小时,还为你出头得罪了一个貌似不简单的花痴男!我都这样了,你不安慰安慰我就算了,竟然还拿这幅表情对待我,有你这样做人民警察的吗?”刘帅拿出一副比窦娥还要冤的架势,掩面拭泪,但也学得有模有样。

  “你到底想怎样?”上官婉儿早就领教过刘帅的伎俩,知道他又在搞恶作剧,撇过头语气生硬地说道。

  “想我一堂堂七尺男儿,即便不是饭桶,从早上到现在只是吃了一个小小的包子怎么行,肚子早就起义了!我这人一向宽宏大量、胸怀若谷,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戴罪立功的机会,你只要请我吃顿便饭,以往的事我们就一笔搞消,既往不咎,怎么样!我这人好打发,好赖不计,吃饱就行,怎么样?”刘帅无耻地说道。

  “你……”上官婉儿心里懊恼不已,一时不知如何接话。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要求别人请客吃饭,又说的理直气壮的奇葩!仿佛别人请他吃饭应该感恩戴德,荣幸之至才对


关键词:济南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