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ts还是有些女人味好

“喂喂,两位警察大哥你们来的正好,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可是良民啊!我获得过全市‘五一劳动奖章’、‘见义勇为奖’、‘良好市民奖’,怎么会是网上在逃犯那?而且我只是违章停车,她非说我是网上在逃犯,还意图屈打成招!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刘帅站起身来,不停用衣袖擦拭着眼睛,满脸委屈,泪水横流的模样,其实啥也没有,就是干打雷不下雨。

  两个交警面面相觑,神色有些颇为为难的样子,瘦高交警看着上官婉儿委婉的规劝道:“是这样吗?如果真是这样道也没什么大不了,即便是网上在逃犯,也应该有公安局来管,我们只是交警,没有权限抓人。”

  做警察空有一腔热血可不成,何况是责任分明的交警。瘦高交警听闻上官婉儿是刚从警校毕业的交警,形式如此莽撞是会吃大亏的,对此他深有体会。抓个人固然简单,但细看刘帅装扮,一副典型的小流氓打扮不禁松了口气。

  “你这是什么话,交警也是警务人员,理应协助公安抓捕罪犯,而眼前这个人疑似网上在逃犯,抓回去审问一番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听上官婉儿的口气似乎想要发飙,身材微胖的交警脑子飞快一转,把她叫到一旁,窃窃私语,好似在商讨什么。

  商讨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上官婉儿拜拜手几度想要结束交谈,最罢都被男交警拦住,苦口婆心地继续劝解,只是她看向刘帅的眼神依旧阴冷,充满鄙视和厌恶,最后不知男交警拿出什么“杀手锏”,让一向不肯服输的她缓缓点了下头,男交警接过她手中的钥匙,不禁松口气,抛向不远的瘦高交警。

  上官婉儿似乎也想找个台阶下,本来他就没什么大罪,只不过有点色,嘴巴欠抽罢了。

  瘦高交警把刘帅手上的手铐打开,神色颇为同情的规劝道:“哥们,以后别违章停车了,再让她逮到可不是简单的扣分,罚款这么简单了。”

  刘帅眼色阴冷,撇向不远处的上官婉儿,嘿嘿一笑,揉了揉有些变红的手腕,“呵呵,您的意思就这么算了?她愿意我还不愿意那,她不仅知法犯法,违章执法,暴力执法,还滥用枪械,不仅砸坏了我的车,还意图恐吓我,我从小就有心脏病,万一吓出了好歹来,!无论是那条,她都吃不了兜着走。”

  高瘦交警心里气直骂娘:这小子也太不知道好歹了,难怪上官婉儿生这么大的气,竟坐地起价,敲起交警的竹杠来了,真是可恶!

  两个交警对视一眼,矮胖交警用力拉住准备发飙的上官婉儿,高瘦交警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拿出钱包掏出刚发的工资,面露不舍,最后一狠心递给刘帅:“哥们,差不多就得了,何必和个女人斤斤计较,再说是你违章停车在先,现在我可以保证你分不扣,钱也不罚,车那你现在就可以开走,怎么样。”

  “如果我再不理解咱们人民交警的苦衷,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也吧!谁叫咱‘心太软’啊!”

  刘帅接过钱看也不看,转身走向上官婉儿,一把塞到她手里,上官婉儿下意识接过钱,神色楞了楞,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刘帅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大姐,脾气太暴躁了可不好,小心嫁不出去,成为‘剩女’队伍中的一员。这些钱拿去买点好太太口服液喝喝,补充下日渐干涸的雌性激素,女人嘛!还是有些女人味好!”

  雌性激素、剩女、女人味……一个个原本再平常不过的词汇,在特定的场合,就像一根根点燃的火柴抛向干枯的草原,风借火势席卷了整个大草原。

  那两个年轻的交警面面相觑,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极品、妖孽、怪胎、欠抽男融合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样!眼前的这位无疑是最好的诠释。

  “还有,如果连好太太口服液也无法治愈你的顽疾,很抱歉,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二十一世纪并不适合你,也许‘侏罗纪’才是你肆意妄为的时代!”刘帅眼见美女交警怒火中烧,心里好不痛快,最后还不忘加点油,期待火的怒放!

  刘帅说完,身体飞快的钻入车内,打开车准备跑路,不过却无视了一个重要问题,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不过二十分钟,眼前这条路明显没有度过拥堵高峰期,依旧拥堵不堪。

  刘帅看着满眼通红,慢慢走来的美女交警,手脚发麻,内心懊悔不已,为了呈一时嘴快,竟险如此境地,心里无不感叹:冲动是魔鬼。

  那两个交警双手抱肩,脸上露出一丝嘲弄,双方谁也没有再去阻拦上官婉儿的意思,反倒是有种“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市井小民的心态。

  上官婉儿来历神秘,家族的力量更是骇人听闻,他们家族的成员在前几届或是现在这一届都有过一位和数位**********常委,权势非凡。

  上官婉儿虽然能力突出,从一个普通的警员一路被提拔为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这和和她的家庭背景不无关系,而且她嫉恶如仇,经常暴力执法,许多穷凶极恶之徒,在她面前不得不俯首认罪,一般来说警局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那知她在抓获公安部**********上的变态****时大发神威,一脚踢爆准备要实施犯罪的“子孙根”引起舆论哗然,警局领导迫于舆论压力,在加上上官家族从中斡旋,这才将这件事压了下来,为了躲避风头这才将她调到市中区交警队来。

  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一职由副队长郝建暂时接管,但警队众人谁都不知道那只是暂时的,要不了多久等风声过去,大队长一职还是她上官婉儿的,所以当她再次回到警队时,曾经的那帮手下一阵欢呼,众人现在面对她时心里少了分惧意,多了分期盼。而当她向郝建提出要借用审讯室时,他二话不说满口答应,还询问下是否需要他陪审,不过却被她婉言拒绝了,只是叫了文员小李做审讯笔录


关键词:济南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