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ts天妃在长沙、杭州ts、合肥ts、变装伪街


除了被包养,第二条路就是更卖力挣钱,找个有情人一起生活。这一样是种对稳定的期盼。有钱有伴,在城里可以过得很好。


这一行也的确提供过挣大钱的机会。


2008-2011年,是这座城市高速建设的时期,随处可见的工地,带来了五湖四海的建筑工人。那几年,山鸡见识到许多年轻、会打扮的姐妹,靠站街赚到了他们原本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一百万都有哦!”他常在说到那些发财的姐妹们时,提到这个数字。另一个被他反复提到的数字是700,那是传说中一个姐妹在某个中秋节晚上接了两百个客赚到的数。


C哥说,当年生意红火的时候,姐妹们喜欢收工后在广场旁边一家同志酒吧聚会,一群人通宵喝酒打牌。颇有种今宵有酒今宵醉的感觉。“当时的钱太好赚了,一个晚上一两百。”


但那些当年赚了钱的姐妹们后来去了哪里?


有的染了艾滋,那年头大家对艾滋传染还没有什么意识,好几个人因此死掉。有的传说到别的城市做“更高级的鸡”去了。也有的,因为好赌而散尽千金,又回到了广场上。只剩下那几个被山鸡们津津乐道的数字仍在流传。


再后来,随着城市基础设施逐渐完善,路灯越来越亮,摄像头到处都是,姐妹被抓的新闻倒是时时见报,生意不再好做,广场上只剩下几个姐妹在坚守。


山鸡也重新回到快餐店做厨师。


收山


做鸡最大的风险当然就是被抓。


晚上10点,广场上的人群渐渐散去,只剩下昏黄路灯下来来去去的零星男“女”们。偶尔有男的走到某个“女子”旁边,低头问价格,女子边回应边看向别处。过了一会儿,他们会先后走向附近的一个桥洞,或者某个角落的树荫里。这就是生意谈好了。


整个过程,和广场上兜售饮料、水果的生意,没什么两样。


但这看起来平常的一幕,一旦出现在警讯、新闻版面上,就会变成另一种样子。


《xx市男扮女装“做生意”,100元一次,抓了》


《失足啊!三小伙男扮女装去卖淫》


《长发短裙“性感站街女”竟是男儿身》


《“小姐”原是伪娘,嫖客后悔不迭》


《男扮女揽客躲检查上树》


类似的新闻,在扫黄打非最密集的时期,每隔一段时间就出现在当地的报纸和电视上。


甚至有新闻报道,一个男性只是出于爱好而夜晚穿女装走在路上,就被警察拦下盘查:《“时髦女子”深夜独行,竟是男儿身为满足异装癖好》。


“男扮女装”、“站街女”、“伪娘”、“100元”,这些抓人眼球的标题背后,媒体总是用大段文字描述这些“违法人员”被抓捕时的外貌和窘态,最后一定会叙述这些人造成的“社会危害”,“公开卖淫嫖娼伤风败俗,违背法律准绳”之类。


而只有少数的报道,会让这些当事人们说话。在一篇报道中,记者以未作评判的语气如实记录了一个日常喜欢穿女装的姐妹的心路历程:“我们这个人群其实都很痛苦……自己心里过得去就好了。”这是目前看到的唯一一个没有把他们妖魔化的报道片段。


关键词:武汉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