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ts龙儿在天津-北京cd,天津ts,北京人妖



《东宫西宫》


第一次在酒吧里见到山鸡时,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个子矮小、外表粗糙的中年男人,竟然能做“站街女”。


站街女是他自己的话,他有另一个形容:“做鸡”。


经朋友介绍后,他在我身边坐下,神态拘谨地给我倒茶。但一提起过去做性工作的经历,他就满脸笑开了花,一口一个段子。


让他最得意的是,十年前“出道”的第一个晚上就做了十个人,赚了200块,是同批出道的“姐妹”(男同志圈内常用的互称)里生意最好的,所以被大家戏称为“比山鸡还能做”,从此就有了“山鸡”的名号。


他拿手机给我看他穿女装的照片:“我化上妆比别人都美。”


相册里的山鸡画了浓妆,戴着微波浪假发,穿着或粉或蓝的裙子,头微微一斜,描红的嘴唇含蓄地抿着,不大的眼睛被凌厉的眼线勾画出几分神采,眼神带钩子般望向镜头,的确有几分像女人。但那刻意强调的“女气”又让人很容易察觉,那只是对女性的刻意模仿,比如动作更柔软,表情更妩媚,说话腔调更细更高。


就像一个演员在满意地展示自己塑造的角色,他每翻一张图,都停下来观赏好一会儿。对自己的女装扮相,他有着“美感”和“演技”的双重自信,毕竟曾经凭着它做了四年的变装“小姐”。


他曾用这些女装照做社交软件的头像,引来很多陌生人的搭讪,许多人甚至看不出来他是男的。


现在的他已经“收山”4年,不再做鸡,但每周都到一个同志酒吧去做反串表演,一个晚上唱一首歌,多的时候两首,一次50块。这跟做鸡时候的收入相比可差多了。


但跟当年心惊胆战怕被警察抓的时候相比,他对现在的状态比较满意。


出道


变装做鸡,跟同志圈内的变装表演传统有关。


第一批“姐妹”在02、03年间出道,一开始就是从反串演员做起。那正是酒吧、夜总会等休闲娱乐业火爆的年代,反串表演成为这个东南亚城市里,最为吸睛的演出项目。


当年才18、9岁的玫瑰刚出道没几个月,就成为各地夜总会们争相邀请的艺员,表演、陪唱,一个晚上能赚到五六百。但没几年,反串表演的新鲜劲儿过去了,多元的在线娱乐又抢夺了线下娱乐的市场,渐渐地属于他们的舞台越来越少,玫瑰也和一些姐妹们一起,走上广场和街头做了“小姐”。


而十年前山鸡进入这一行,也是在同志酒吧看到反串表演后。


2008年前后,山鸡39岁时才接触到这个城市的同志圈。在市中心的几家同志酒吧、桑拿里,他第一次看到同志的反串表演,也认识了一批做反串的姐妹。出于好奇,他在一间同志桑拿里第一次尝试了穿裙子、化妆,认识了一个从没见过的自己。姐妹们都说,没想到他扮女人还挺好看,这多少给了他信心。于是在她们要一起出去站街时,他也跟着去了。


做鸡,不就是动动口动动手,两腿把嫖客的“棍子”一夹,钱就到手了吗?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又能被男人干,又能赚钱,干嘛不去?”在男同志圈里,性的观念是更开放的,仿佛为了补偿在主流生活中遭遇到的压抑,姐妹间常常一见面就拿生殖器和性开玩笑,山鸡在圈子待了一年,对性早就脱敏了。


从小,山鸡就知道自己喜欢同性,小学就和一个要好的男同学试着给对方打飞机,但他也对女孩们感兴趣,尤其在村里小伙子们互相攀比异性缘时,他不甘输给其他人。小学5年级辍学后,15、6岁的他就和一个女同学发生了关系。到19岁,他和那个女同学结了婚,20岁就当了爹。这在当时的村里,是最顺理成章的事。结婚后一年,他就从农村来到城市打工,做过拉煤、卖煤,“做牛做马”,后来去学厨做了快餐店厨师。


进城二十年,他和老婆一起老老实实打工赚钱,起房子、养儿女,直到30岁的末尾,他接触到了同志圈,年少时就萌芽的同志情欲像种子一般拔节疯长。


与疲惫的中年婚姻相比,圈内生活似乎要丰富刺激得多。他开始每晚下班都去同志酒吧泡着,渐渐地夜不归家。好几次老婆在第二天找到饭馆去吵。后来他干脆大半年不回家,住在饭馆里,老婆无奈之下,俩人离了婚。他给了老婆五千块钱,让一儿一女跟着他过。从此,夜里的山鸡算是自由了。



《东宫西宫》


出道时,山鸡是姐妹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其他姐妹大多20多岁,背景大多和山鸡一样,来自农村,文化程度不高,在城市里没有任何依靠,也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有的摆地摊,有的在小店、桑拿房打工,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日子,一眼望不到头。同志圈成为他们在这个城市里唯一的归属,也提供了多一些生存的机会。接触到变装后,外形条件好的就学着做反串演员,没啥才艺的就去做鸡。


和山鸡不一样的是,许多姐妹对异性并无兴趣,有的从小就渴望做女人,也就是“跨性别”,是为了攒钱做变性手术才去做鸡的。孤身来到城市,一开始是无依无靠,但在去做鸡时,没人认识又成了一种便利。投身到城市人群中,他们就是这个城市的透明人。


出路


做鸡的出路在哪里呢?


遇到有情人,被拉上岸,是多数姐妹们共同的梦想。所谓上岸,不只是关于一个长期饭票,更是对终结遥遥无期的漂泊,拥有稳定生活的期盼。


而它往往寄托在嫖客们身上。谁找到人包养,就会成为姐妹中的传说,因为实在太难——嫖客们把你当女人,有人即使和嫖客谈起恋爱,也要长年活在女人的装扮下面,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长期维持?


三十六是姐妹们中的幸运儿。做鸡前,三十六在这个城市几乎能做的都做过:摆过地摊,在出租屋开过棋牌室,最冷时卖手套,最热时卖手工花。在姐妹C哥看来,三十六算是姐妹中最勤力的一个,但这么多年也没有赚到什么钱。做鸡后,他常招不到客,又老挨抓,看起来是门不划算的生意,他也还是做了几年。直到遇到一个人,对方知道他是男人后,仍接纳了他。现在两个人住在一起,有了稳定生活,三十六离开广场,去做起了房地产中介。


但这样的幸运还是少数。山鸡曾经有这样的机会,一个老头子想给钱让他收山,但他后来放弃了——他有儿女、家人,不可能像三十六那样和男人光明正大住一起——某种程度上,他仍要把做鸡、做同志的生活,和自己世俗的生活严格区分开来。


关键词:北京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