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cd大林的父亲去世了

大林的父亲去世了,除了亲友,大林再也没有通知任何不相干的人,包括以前的同事。并不是大林心存什么芥蒂,执意所为。

丧礼进行的第二天,大林突然想到一位同学,曾答应他遇到大事一定告知一声的事。如果不通知一声,事后见面不好意思,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同学则把消息捅到了群里。

多一个人多一份人气。同学大约是出于这个想法。谁曾想,一贯活跃的群里,一旦跃进了这么一则消息,立时变得无比的宁静。个别有响应的成员不是说自己在外出的路上,就是说家中有特急的事……结果,同学自己很尴尬。

一直没有时间关注群里动态的大林,并不知道同学将“消息”发布到群里的事,只是,从没有一个群友打电话慰问过他,这是事实。也无所谓,反正自己也不是追逐喧闹的人。得过且过,凡事差不多就行了。没想到的是,十几位同学代表大家参加了丧礼。

父亲的丧事过后不远的一天,大林接到同学们小聚的电话。打电话者很中肯,要他根据实际情况决定去留。大林本不想去,但盈盈之情难舍难分,他不敢薄他们的情面。就咬着牙去了。

小聚场所是一处靠近湖滨的农家院。窗外是新修的环城公路,越过公路,有一个大的鱼塘,碧蓝的水面仿佛一面明镜丢在绿色的草丛中,堤岸上一排杨柳姿态俊逸,充满江南情调。院中,在浓密的树荫下,一桌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甚是欢愉。一见大林到来,大家立即刹住话题,纷纷与他搭腔。没有人埋怨大林姗姗来迟。大林见到大家仿佛回到久别的家一样情切。

本已接近尾声的聚会很快散了,那些家住远地的同学不敢久留,先行一步,纷纷坐车走了。家近的几位和大林一起步行归家。

尽管时光已近傍晚,但路上行人依旧熙熙攘攘,有的回家,有的向物资交流会场走着。

每年一度的六月会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来宾。届时,在诺大的河滨公园商铺林立,繁华至极。会场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每傍晚天气凉爽,正是逛会的好时间。人们络绎不绝地涌向会场游玩。

大林和同学边说边走,越往前,先到家的回家,剩下一位在内地工作的同学陪着大林走路。同学说,群里看到有关大林父亲去世的消息后,心里不好受,总想过来安慰一番,可是,路途远、工作忙,最终未能成行。

同学的好意在大林听来,自然是心潮澎湃的事,但更让他惊诧不已的是,有人竟然兴师动众地将“消息”公布到群里,这对他不啻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群像一个俱乐部,聚集了一群兴趣相投的人,在这里群友们谈心事,诉愿望,发通知,就像开圆桌会议。有时候,几句笑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有时候,因为某个伤心事,大家总是心情沉重,默默无语,一片寂静。不管怎么样,群里更喜欢那些性格豪爽,关心集体的人。大林很少利用群平台,基本上成了孤家寡人。自知人微言轻,自然不愿意将个人信息透露到群里,群友们仿佛渐渐淡忘了他。

三天,整整三天。原本叽叽喳喳、热闹非凡的群就像窒息了一样,大家不约而同,出奇的安静。不为别的,只为配合大林渡过最难熬的时间。至于小聚农家院,也是为了邀大林散散心而已,谁曾想,大家等啊等,不知不觉过去了好多时间!6fe332fa-bec0-4865-be30-d2c12304dc01.jpg 深圳cd大林的父亲去世了 变装短文

煞费苦心,一群惺惺相惜的群友!真是患难遇知己,久别识人心


关键词:深圳cd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