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会所 真实存在的

 12月11日,记者暗访合肥市长春都市豪庭小区的一家丝袜会所。会所位于一楼民宅,有两个窗户,玻璃上没有任何店招,大白天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按下门铃后,一女子接通了电话,刚进楼道,左侧房门已经打开,“你们好,请进! ”一位长发高个女子站在门外。

 近日,省城市民吴先生发现,一个名为“合肥纤丝阁按摩会所”的网站,公然展示大量女性丝袜照、制服照,营业时间为“下午1点到凌晨1点”。吴先生怀疑这家会所存在色情交易行为,与该会所李姓老板取得联系,并来到胜利广场附近这家“丝袜会所”体验,发现在这样的角落里,社会风化和道德底线正面临挑战。日前,吴先生拨打本报热线反映此事。

  在网络上用大量丝袜美女图吸引顾客,实体店则潜藏于民居,有人说这就是“丝袜会所”一个重要特点。

丝袜会所 真实存在的 伪娘新闻 第1张

  房屋内部与普通家庭装潢区别不大,但灯光迷离。满屋的香气让人窒息。“先喝杯茶吧。 ”倒茶时,长发女子询问记者,需要什么样的服务。 “238元的,还是298元的? ”在长发女子建议下,两名记者选择了一个“空姐服装+肉色丝袜”,一个“学生服装+白丝袜”。

  按摩不用手却用腿、脚和嘴?

  记者先加入吴先生提供的一个“丝袜会所”QQ群。跟记者聊天的是一个网名为“丝足小妹”的人,QQ头像很具有诱惑力。 “丝足小妹”说,美腿女孩穿上客人“钦点”的丝袜,用腿、脚和嘴为客人做全身按摩,价格238元至298元不等。如果客人喜欢,女技师会穿上护士、空姐等服装上演“制服诱惑”。 “对于有特殊爱好的客人,女技师们服务时用过的丝袜还可以对外出售。 ”

丝袜会所 真实存在的 伪娘新闻 第2张

走进房间,一张2米多宽的床摆在中间,白色床单已铺好。关掉屋顶大灯,床头淡黄色的灯光顿时笼罩了小屋。关上房门,长发女子菲菲(化名)从鞋架上提来一双拖鞋,“你先去洗个澡,我换好服装后等你。 ”换完衣服的菲菲判若两人:浅蓝色“空姐”制服,上衣低至胸口,短裙更为暴露。

  聊天快要结束时,“丝足小妹”称自己是男的,是该会所工作人员。 “用女性化的头像和QQ名字跟顾客聊,更能给顾客留下好感。 ”

  记者上网搜索发现,合肥有多家从事“丝足按摩”的会所网站,言辞和图片都很暧昧,通常只留下浏览者的手机号和QQ号,会所地址隐藏。

丝袜会所 真实存在的 伪娘新闻 第3张

  菲菲让记者躺在床上,先做头部按摩。“我们这里还有更特殊的服务呢。”菲菲主动介绍。“你知道SM游戏吗? ”菲菲问,记者佯装不知。“SM就是性虐呀,你连这都不懂? ”她不屑地说,和客人玩SM时,要称她为“女王”。“女王”会将客人反绑,施以各种“虐刑”。

  隐秘“丝袜会所”藏身居民小区

  “我们开有两家店,另一个店现在客满,你们去长春都市豪庭小区里的店。 ”该店老板李某在QQ上留下地址。 12月11日下午1点半前后,记者来到临泉路与胜利路交口旁的长春都市豪庭小区。

  这个丝袜会所位于一楼一处民宅,有两个窗户,玻璃上没有任何店招,但大白天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丝足小妹”说,美腿女孩穿上客人“钦点”的丝袜,用腿、脚和嘴为客人做全身按摩,价格238元至298元不等。如果客人喜欢,女技师会穿上护士、空姐等服装上演“制服诱惑”。 “对于有特殊爱好的客人,女技师们服务时用过的丝袜还可以对外出售。 ”

  按下门铃后,一女子接通了电话。 “我们是刚刚跟你们约好过来的。 ”闻听此言,女子帮记者打开楼道大门。

  刚进楼道,左侧房门已经打开,“你们好,请进! ”一位长发高个女子站在门外。这样的寒暄很像是在欢迎朋友,即便有居民恰巧碰见,一时也难看出什么破绽。

  还没等房门关闭,长发女子就直奔主题。 “你们来得好早,我们有人还没醒呢。你们是先进房间,还是……”记者表示不着急,随后,长发女子将记者引至客厅坐下。

丝袜会所 真实存在的 伪娘新闻 第4张 房屋内部与普通家庭装潢区别不大,但灯光迷离。客厅不大,约十五平方米左右,屋门处一个简陋的屏风作为遮挡,屏风里侧有两张沙发,旁边架子上凌乱地挂满女性衣物,茶几上散乱地放着零食和烟灰缸。

  满屋的香气让人窒息。“先喝杯茶吧。 ”倒茶时,长发女子询问记者,需要什么样的服务。 “238元的,还是298元的? ”

  各色丝袜制服任客人“点单”

  “有丝袜服务吗? ”记者问。长发女子转身从角落里拿起五六种颜色的丝袜,“肉色、白色、黑色、彩色都有,你们喜欢什么颜色? ”在长发女子建议下,两名记者选择了一个“空姐服装+肉色丝袜”,一个“学生服装+白丝袜”。

  长发女子将两名记者带往两个小房间。

  走进101房间时,空调早已打开,暖融融的。房间很小,一张2米多宽的床摆在屋中间,白色床单已经铺好。关掉屋顶大灯,床头淡黄色的灯光顿时笼罩了小屋,白墙上绘着两朵玫瑰。“我们这里有3个小房间,有3位技师,今天不凑巧,另一个人不在,所以你们今天就不能挑选美眉了。 ”关上房门,长发女子称自己名叫菲菲(化名)。菲菲从鞋架上提来一双拖鞋,“你先去洗个澡,我换好服装后等你。 ”

  记者拿起浴巾走进简陋的浴室。洗澡完毕,记者走进房间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换完衣服的菲菲前后判若两人:浅蓝色的超短“空姐”制服,上衣低至胸口,超短裙更为暴露。

丝袜会所 真实存在的 伪娘新闻 第5张 女技师推荐“虐刑游戏”

  见记者走近,菲菲赶忙站起身,拿起毛巾要帮记者擦去身上的水珠。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记者连忙谢绝。

  菲菲让记者躺在床上,先做头部按摩。 “我们这里还有更特殊的服务呢。 ”菲菲主动介绍。

  “你知道SM游戏吗? ”菲菲问,记者佯装不知。

  “SM就是性虐呀,你连这都不懂? ”菲菲不屑地说,她在和客人玩SM时,客人要称她为“女王”。游戏开始,“女王”常常会将客人反绑,施以各种“虐刑”,“女王可以鞭打也可以踢他,总之可以随心所欲。 ”

  “客人原本是来消费的,怎么会被虐待成这样? ”记者不解。

  “客人就喜欢找这种被虐的感觉呀。 ”菲菲说,她经常陪客人玩SM。 “有一天,就有3位客人让我陪他们玩。 498元起步,另外我们还提供‘黄金服务’呢。 ”

  谈话到这里,头部按摩已经结束。菲菲准备给记者做全身按摩时,记者借故接了个电话,称有急事要离开。菲菲有点诧异,“还没做完呢,你怎么就要走? ”记者坚持离开了。( “丝袜会所”所在民宅的阳台上晾着床单和睡袍,和普通民宅并无不同。合肥有多家从事“丝足按摩”的会所网站,言辞和图片都很暧昧,通常只留下浏览者的手机号和QQ号,会所地址隐藏。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