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ts浓厚味道

在浴室中,我拿著沾上沐浴乳的浴球配合著莲蓬头流出的温水清洗著自己身上的葬污,除了汗水与口水外,还有著浓厚味道却不知道是我的还是小李的。虽然下午有稍微清理过,但当我小心翼翼的掰开屁股上红肿的小时,还是感觉的到裡面那些黏稠的液体,正散发著淫糜的气息。
  好噁心……我看著手指上刚从小裡挖出的,忍不住的想著。虽然我是一开始是抱持著把被小李在体内的葬东西都给清出来的目的,但是随著自己的手指在小穴裡不停地进出,脑海裡竟然浮现出自己在最后被内时全身镜中的自己的画面,淫荡而满足,那种无法抵抗的快感真的令人深深著迷。
  当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开始不停吸吮著自己的手指,上面沾满了刚从屁股小穴裡挖出的精液……我好像真的坏掉了,我心想。
  在浴室短暂沉沦之后,我也渐渐回复了理智。本来只是像往常一样,擦乾身体、涂抹乳液、做著简单的伸展运动时,看著镜中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今天看自己整个身体似乎更阴柔了几分,双腿笔直修长,屁股浑圆翘挺。美中不足的是,儘管每天用丰乳霜按摩自己的胸部还是只有微微的隆起。





QQ图片20190521135045.jpg 深圳ts浓厚味道 变装短文

正文

我才刚高潮完,全身还很敏感,如果小李现在把他的肉棒插进来,我想我真的会坏掉。
  「恩……」小李一个挺腰,一根火烫坚挺的肉棒一点一点的缓慢挺进我小穴的最深处,我已经没办法去思考甚麽东西,只能被动地承受著小李的肉棒在体内不停地进行活塞运动。
  比起假阳具那死板板的塑胶触感,果然还是热腾腾的真肉棒还要令人沉迷,那种软中带硬不停侵犯自己小穴的感觉真的令人欲罢不能,我好像深深的沦陷在肉棒带来的快感了。
  「文仔,你的小穴好湿好温暖……而且好会吸喔!」
  「恩……好……我…好…」我紧闭著眼睛,抓著床角只能用简单的呻吟回答小李,因为小李真实的肉棒每一次火热的衝刺都不停的把我顶到快爽死。
  「文仔,你知道你小穴超会吸,腰也扭的超厉害的吗?」小李轻轻拍著我的屁股伴随著抽插,快感跟疼痛感一起来,加上他羞辱的话语使我更加的淫荡,搞得我全身只能不停的迎合著肉棒进出的频率,嘴裡喊著意义不明的淫声浪语。
  「是这裡吧?」小李稍微调了肉棒的角度,一个猛烈插到底,刚好就是刚刚被找到的G点。
  「阿…又…要…要…去…去…了…拉……」我疯狂的淫叫,全身不停的强烈颤抖,屁股小穴强烈的收缩,跨下的肉棒好像又喷出了许多液体。没想到因为高潮的关系,小穴强烈的的收缩颤抖,让只是第一次的小李一个忍受不住,伴随著一声低吼,小李射了出来。
  「拔……拔……出来…你不…不…要…射裡…裡…面…面…拉……」当我还在高潮时,小穴内那被疯狂注射滚烫的精液那感觉真的太强烈了,还莫名的有种充实的满足感。
  「太…爽…精……液……好……舒……好……爽……满…满……出来……好」第一次被真实的肉棒干到高潮,还有第一次被体内射精,多重淫荡的快感袭来让我忍不住毫无羞耻的放声淫叫,这时候的我只想永远沉沦在这高潮的快感裡。
  小李拔出自己的肉棒坐在我旁边休息,我看了看全身镜中的自己,镜中一个漂亮淫荡的妹子全身被汗水浸湿,掀到腰际的连身洋装,撕裂的黑色丝袜,还用狗爬式的体位正喘著气趴在一个穿著黑色大腿袜的男生旁,妆有点花,嘴角还勾著流出来的口水,脸上挂著高潮过后满足的表情……
  我没看到的是,地板跟我的腹部都是我喷射出来的液体,屁股小穴还流著许多润滑液和精液,正随著高潮过后的小穴一阵一阵的收缩流出。
  这是我吗?我怎麽像个女人被干到高潮好几次?
  事后
  「文仔,对不起我好像对你做了过分的事。」小李进入圣人模式脱掉袜子穿好裤子,正帮著我擦拭地板的体液,虽然在道歉手还是过来抓了抓我的屁股。
  「手走开。」我瞪了他一眼:「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插入,还偷拍我屁股以为我不知道喔。」
  「谁叫你的屁股这麽翘,弹性还这麽好!没看到你的小鸡鸡还真的以为你是女的。」
  「阿!」他抓了一下我的屁股,还抠了一下我的小穴,让我不小心叫出来。
  「文仔,你知道你叫起来真的超像女生的,不仅口交厉害,干起来超爽,以后你女装时改叫你雯雯好了,比较好听。」
  虽然被这样讲心裡有点高兴,不过为了面子我把小李的手拨开,瞪了他一眼,突然想到:「你刚刚射在我屁股裡面,你不用补偿我?」
  「补偿你喔,还真的不知道要补偿你甚麽,不然我在干你一次?」
  「想得美,明天陪我去逛逛街。」本来想著要把很宅的小李拖出房门是有一定难度的,正当我在想著要追加甚麽条件的时候。
  「你会穿女装吗?」
  「恩…」我还没有大白天穿女装出去过,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好喔,陪正妹雯雯逛街耶!那这麽说定了。」小李毫不犹豫地高兴地喊著。
  看他答应后,我开始想著该怎麽说服他也试著穿女装扮伪娘。
雯的女装日记 第二章
  在浴室中,我拿著沾上沐浴乳的浴球配合著莲蓬头流出的温水清洗著自己身上的葬污,除了汗水与口水外,还有著浓厚味道却不知道是我的还是小李的精液。虽然下午有稍微清理过,但当我小心翼翼的掰开屁股上红肿的小穴时,还是感觉的到裡面那些黏稠的液体,正散发著淫糜的气息。
  好噁心……我看著手指上刚从小穴裡挖出的精液,忍不住的想著。虽然我是一开始是抱持著把被小李射在体内的葬东西都给清出来的目的,但是随著自己的手指在小穴裡不停地进出,脑海裡竟然浮现出自己在最后被内射时全身镜中的自己的画面,淫荡而满足,那种无法抵抗的快感真的令人深深著迷。
  当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开始不停吸吮著自己的手指,上面沾满了刚从屁股小穴裡挖出的精液……我好像真的坏掉了,我心想。
  在浴室短暂沉沦之后,我也渐渐回复了理智。本来只是像往常一样,擦乾身体、涂抹乳液、做著简单的伸展运动时,看著镜中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今天看自己整个身体似乎更阴柔了几分,双腿笔直修长,屁股浑圆翘挺。美中不足的是,儘管每天用丰乳霜按摩自己的胸部还是只有微微的隆起。
  我笑了笑,幸好现在的义乳越做越逼真,只是变装的话不成问题。想想自己如果真的拥有了一对又大又挺的胸部反而是个困扰,光是要保持正常的生活我想都会感到困难吧!
  我甩了甩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脑外,躺在床上边抬著腿边拿起手机,看著line裡小李名字那一栏,慢慢的计画著明天的事情。
  隔日一早
  「啥?你说我也要穿女装?」小李惊讶的从嘴巴喷了一点奶茶出来。
  我咬著吐司,用手机滑出一张照片给他看,照片裡一个小小的透明夹链袋,裡面装著一小坨白色的液体:「小声一点,你知道这是啥吗?」
  小李看了看附近,庆幸大学这边的早餐店周末早上人一向很少:「甚麽东西?看起来怪噁心的?」
  我对他笑了一笑:「这你昨天用在我身上的,手上、嘴巴、屁股」
  看著他脸上浮出一种你干嘛收集这鬼东西的表情之后,我克制住往他的头巴下去的衝动,对他说:「听说强姦罪至少判五年以上,喔对了,不分性别。」
  「挖靠……你也太狠了吧,你昨天不也是挺享受的?」
  「闭嘴!」这次我真的把他的头巴了下去,看著他抱住自己头闪躲的样子,故作严肃的说:「乖,别做出让你妈伤心的决定。」
  「……」
  小李就是好说话这点令人喜欢,儘管照片裡夹链袋裡只是我随便挤的一点沐浴乳加上点口水做出像是精液的外观而已,还是轻易上当,他根本不知道昨天在我身上残留的精液几乎都被我吃下去了。
  为了让他放弃抵抗,我打算先换上女装再出门去找他。之前女装都是穿给自己看顶多趁著夜色出门溜躂拍拍照,因为怕影响日常生活一直以来都是遮遮掩掩的,直到昨日发生了一连串平常想都没想到淫荡的事情:口交、自慰、被插入内射等等,都让我产生了更多想要女装的欲望,而小李或许作为一个男伴不太合格,但作为一个同伴却是非常适合的。
  把脸洗淨修个眉毛,涂上化妆水、乳液、隔离霜,然后抹上粉底液,上点遮瑕膏再用蜜粉定妆;用咖啡色眼影粉、眼线胶笔、睫毛夹、睫毛膏勾勒出一双迷人大眼;上点腮红与唇膏,看著镜中的自己笑了笑,一个短髮的漂亮女生对著自己露出一个迷人笑容。
  看著镜中自己连A罩杯都不到的胸部,叹了口气。我拿起一对D罩杯的仿真义乳黏了上去,在接缝处抹点粉遮掩色差,乍看之下几可乱真的丰满乳房就出现了,再选了一个粉色的蕾丝胸罩紧紧的把义乳包覆住,当我用手托了托胸中丰满的乳房,那美妙的晃动感真的会让当下的自己真的有股衝动想跑去隆乳,好真正拥有一对丰满白嫩的胸部。
  胡思乱想下,感觉到下体渐渐的勃起,我赶紧处理好渐渐不安分的下体之后,穿上粉色的蕾丝内裤与黑色丝袜,感受著下体被柔软包覆的感觉,镜中平坦的下半身,被蕾丝内裤与黑丝袜包覆的浑圆翘臀与黑丝袜包裹下的修长美腿都散发著性感的魅力。
  穿上简单的白色素T搭配牛仔衬衫以及皮质的黑色短裙,再套上一顶酒红色的长卷髮,看著全身镜裡自己理想中性感漂亮的妹子对著自己搔首弄姿、扭腰摆臀,那感觉真的很棒。
  我穿上高跟裸靴提著装了帮小李准备的装备的包包走到了小李的房前敲门,正期待著小李崇拜的眼神时。一个男子从楼梯转角弯过来,年纪约五十出头,平头、微凸的啤酒肚,迎面而来的竟然是房东刘大哥!
  正当我还在想要怎麽躲避房东的时候,小李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我赶紧站到他身旁,眼角馀光隐约感觉到房东的眼睛盯了我一阵子,小李还搞不清状况,是房东刘大哥先开了口:「哈萝,小李阿,这是你女朋友阿?」
  「阿?对对对,我女朋友雯雯,刘大哥有事吗?」
  因为刘大哥做房东只是兼差,平时还有其他工作所以并不住在这裡,会来这边通常都是催房租或者是另外有事情要处理之类的。
  刘大哥笑著望了我一眼:「你女朋友真漂亮,真看不出来你这麽厉害。」没等小李接话,他指了指对面我的房门:
  「文仔在吗?我有些话要跟他说。」
  小李下意识的望了我一眼,我微弯身体把脸遮到小李身后装死,小李也知道现该说些甚麽:「文仔有事出跑回家了,你有话可以跟我说,我帮你转达好了。」
  刘大哥望了望躲在小李身后的我,犹豫了一下:「那小李我就麻烦你跟文仔说一声,我接到投诉说昨天文仔的房间下午很吵,一直不停传来女生作爱的叫声。年轻人血气方刚是好事,可是太大声影响到邻居就不太好了。」
  听到刘大哥说这件事,我羞耻的整个人躲到小李的门后,自己昨天的淫叫声竟然叫到附近的邻居都听见了……
小李也是有点脸红:「好的,刘大哥我会帮你转达的。」
  刘大哥笑了笑:「麻烦你了,小李。」然后望了我的方向一眼,低声对小李说:「小李你女朋友看起来需求很大,小李你这麽瘦弱,需要点壮阳的不要跟刘大哥客气喔。」
  没等小李回话,刘大哥就笑著挥挥手离开了。
  平常觉得刘大哥人不错,怎麽今天感觉这麽猥亵。不过刚刚跟刘大哥对望了好几秒,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状,感觉没被认出来也是让我又更有自信了几分。
  进到小李房间,我很快的开始办正事。帮小李化妆花费了我们许多时间,除了是第一次帮人画妆的缘故不熟练以外,还有因为小李对套上女性内衣心裡有点抗拒的缘故,不过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他倒是乖乖地认我摆弄了。虽然他不是很配合,不过看到小李在我巧手之下渐渐变得漂亮以及他眼中惊讶的眼神与顺从的态度也是让我很有成就感。
  当小李看著化好妆镜中的自己正惊讶时,我适时的含了含了他的耳垂,在他耳旁吹气调戏:「你怎麽这麽可爱,以后我要改叫你小梨。可爱的小梨」
  看到小李脸红到连耳根都红了的可爱表情,我都感觉要爱上他了。画上淡妆的他配上一顶浅金色的微弯长直髮,白皙微肉的脸庞透著可爱的气息,跟我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再简单帮他配上彰显青春活力的衬衫绑带连身裙和一双黑色大腿袜营造出绝对领域,虽然因为他一穿上高跟鞋就不会走路,只能妥协穿上平底的娃娃鞋,不然一定会更有感觉。
  化妆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画上女装的我让原本百般推託的小李对我唯唯诺诺,画上女装的小李也一扫之前宅气逼人的形象,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青春可爱的气息,硬要说缺点的话可能就是胸部跟臀部过于平坦使他看起来像是未发育完全的少女一样吧。
  也因为花了很多时间,天色已经稍微暗了下来。虽然我们没办法在白天出门,不过在傍晚夜色的庇护下,换上女装的小李也少了几分不安,我心满意足地牵著小李从租屋处走出来。
  我们不知道的是,走廊上原本以为坏掉停摆许久的监视器已经悄悄修好在运转了,在我们踏出租屋的同时,房东刘大哥也带著针孔型的监视摄影机悄悄地摸进了我的房间。
  虽然因为只是傍晚,天色并不够暗,而且路上还有许多正赶下班、放学的人潮让没白天出过门的我有点紧张,但是这时候牵著感觉比我更紧张的小李顿时让我多出了几分自信,走路更加抬头挺胸。看著路过的行人盯著自己的俏丽的脸庞、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身、浑圆的翘臀以及黑丝长腿行注目礼,那种吸引人的感觉真的使人飘飘然,或许是我的自信影响到了小李,他也渐渐不再畏畏缩缩,试著学习我抬头挺胸,扭著屁股走路。
  很快就熟悉女装的小李也渐渐的放鬆起来,开始兴奋地拿起手机不停的自拍、与我合照,说要上传到网路上骗骗网友甚麽的,我也乐得趁这机会多拍几张美照当作纪念。
  女装外出总要有个目标,不然容易感觉毫无目的,不知道要干啥。又因为我们都不敢用男声跟人沟通的关系就放弃了去逛街逛学校周边的夜市的打算,想到这裡真的觉得我该认真去学学伪音了。
  因为变装时在跟小李威逼利诱的时候,跟他谈好了一个条件,我便带著他从秘密通道上了学校行政大楼的顶楼。我手毫无预警穿过他的裙襬往下体探去,在三角裤的束缚之下可以感觉的到小李的下体只有微微的突起。
  「阿?雯雯……你干嘛?」小李紧张的向后缩,双手保护住自己的下体。
  好像我是变态一样……好吧,这动作真的像是变态。
  我双手叉腰,没好气的说:「小梨,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清纯少女了,这不是你事前要求我的?」
  在帮小李化妆时就跟他达成了协议,他乖乖换上女装,我就在外面帮他口交。想到他现在一脸清纯受害者的模样,真不知道事前提出这协议的到底是谁。
  看他一脸娇羞不为所动的样子,我把他拉过来一手拉开他的内裤,半软的肉棒弹了出来,龟头和内裤上还黏著混浊粘稠的液体。我一闻到那熟悉的味道就知道甚麽情况了,原来小李不知在甚麽时候已经射了,还是射在我借给他的女生内裤裡。
  虽然有点错愕,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好笑,我刚开始变装时好像也发生过这种事:「欸,不会吧?小梨。你竟然射在我借给你的内裤裡了?」
  小李又羞的耳跟都红了:「我也不愿意阿,你那个内裤包著紧紧的,一直摩擦让我一个不小心就……」
  那可爱的样子真的让我忍不住,我把小李拉到牆边,抓著他软垂的肉棒,露出灿烂的笑容:「小梨你这麽坏的孩子,姊姊要好好地惩罚你!」
  我才刚吐出这句话就回想起自己跟前女友之前还在一起的时候就常常从秘密通道来顶楼这裡看看夜景做做爱甚麽的。时间才过没多久,现在的我却打扮的性感漂亮跪在小李的身下,在一样的顶楼迫不急待地想帮他口交……
  我怎麽会变成这样?那种把自己当作是前女友的角色带入感令我感到羞耻,但内心不停鼓动的燥热感却不淮我停下动作。
  我一隻手扶著小李软垂的肉棒靠近嘴边,伸出舌头不停地在龟头的边缘旋转挑逗,随著耳中听到小李不由自主地呻吟声与手上传来肉棒不断升高的温度与硬度也渐渐让我感到兴奋。
  舞动著灵活的舌尖舔舐著小李敏感的龟头下缘,再用柔软的口腔渐渐的把红肿的龟头整个包覆起来,然后是整根肉棒的含入,舔拭时还小心翼翼不让牙齿去伤到因为快感而不停颤抖的肉棒。配合手上的活塞运动开始不停的做著吸吐动作,不知道是第二次口交的关系还是把自己当作是前女友的缘故,可以感觉的到自己嘴巴与手的配合更加的得心应手。
  虽然小李已经爽到身体半靠在牆壁上了,不过因为已经射过一次的关系,感觉的到小李离高潮射精还有段距离。我回忆著著前女友的动作,抹了一点自己口水与小李肉棒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在手上当作润滑,往小李的会阴处和肛门摸去。
  「阿……」小李忍不住的呻吟了出来。
  因为有了些许的润滑,所以我很容易的把手指伸进小李的肛门裡,虽然只有一小截指头但也让小李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代表我按摩小李的会阴与肛门取得了好的开头。而听到小李的呻吟声也让我更加的兴奋,不只更加卖力地舔弄著小李的肉棒也不停的按摩著小李的肛门。
  我也好像著了魔一样,从一开始试探性地半截手指,然后是一截手指、两截手指,然后不停地进出抠弄……配合著不停对著滚烫肉棒吸吐的嘴巴,好像再尽全力的证明自己是一个喜欢肉棒的淫荡的女人一样。
  很快的我就感觉到嘴巴裡小李肉棒传来的激烈的颤抖,虽然这次小李爽到没有分心压著我的头,但已经沉迷于自己是一个淫荡女人的快感让我的嘴巴一点捨不得也放开小李的肉棒。很快的,一波又一波滚烫腥臭的精液在我的嘴巴裡爆发,热腾腾的精液撞击到口腔与喉咙,不停地滚动,可以感觉到我的嘴角溢出了许多口水混杂著精液,正在不停的滴下来。那种羞耻又淫荡的感觉配上滚烫精液那腥臭的味道真的让我欲火焚身。
  身体好热……好想……好想要……
  我感觉到口交完后被欲望佔据的身体正不停的索要著著更多的快感,我抚摸著自己的下体看著小李已经射过两次的肉棒软垂著,正想著要不要在口交一次帮他站起来时,楼梯间传来一群凌乱的脚步声。
  被发现就糟了!突然传来的脚步声让刚射完精的小李一下惊醒,手一伸就拉住我往秘密通道逃走,也幸好小李反应的即时,可以平安的结束这个淫荡的顶楼口交体验,不然当下被欲望佔据脑袋完全没注意到脚步声,一但被发现的话,真的不知道会有甚麽后果。
  回到租屋处,已经稍微冷静的我们也没有继续的意思,跟小李说好衣服洗好再还给我之后,就各自回了房间。但是当我才一转身打开房门我就感觉到房间有种不太对劲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是甚麽感觉,心裡想著或许是太累的缘故吧。
  本来想先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时,看到房间裡全身镜中的自己漂亮的脸蛋,不知道是头髮有点凌乱还是嘴巴还残留著精液的关系,看起来莫名的淫荡。而下体传来的肿胀感与空虚感也正不停地提醒著自己口交完后一直没有满足到。
  我真的好色……
  我对著镜子缓慢的把内裤与丝袜脱了下来,让下体解放;然后把上衣掀起,看到穿在裡面的粉色蕾丝胸罩与被包覆起来的白嫩义乳以及上面鲜嫩欲滴粉红色的蓓蕾,他们正随著我的呼吸加重而不停的晃动。
  镜中的自己,上半身掀开一半的白T有著藏不住的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下半身短裙与白晰的大腿间却有著怎麽也掩盖不住的粗长肉棒,衝突的美感配上现在脸泛潮红、眼神迷离的我构成一副极其淫荡的画面,更别说我手上还拿著一根沾满著润滑液的粗大假阳具了。
  虽然现在总感觉假阳具的触感比起真实的肉棒还是差了许多,不过已经欲火焚身的自己实在是管不了这麽多了。我先把假阳具吸附在镜子上,翘起自己浑圆翘臀用最喜欢的背后式进入,那被缓慢填满的感觉一下子让我呻吟了起来。
  摇摆著腰双手也不停的搓揉著自己丰满的乳房,想像著自己正被人从背后狠狠的干著,那强烈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叫喊出来:「阿……好满……好舒服……快干死…雯雯了拉…恩…干死……阿…恩……」
  正当我因为假阳具不断进出屁股小穴带来的强烈的快感不停地喊著淫声浪语时,完全没发现自己现在疯狂自慰淫荡的模样已经被针孔摄影机记录了下来。
  我把假阳具吸附在地板上,我张著M字腿一手搓揉著自己丰满的乳房一手拿著另一根假阳具往自己嘴巴抽送,想营造出自己同时被两根肉棒前后进攻的情境时,随著屁股小穴被不断的抽插,我又是一阵淫叫:「恩…好…爽……要…恩…干死……干死…雯雯……了…拉…阿……」
  被强烈欲望佔据身体的我,不由自主地把搓揉乳房的手拿去对自己下身的肉棒做著活塞运动,那前后夹击的强烈快感真的让我忍不住继续放声淫叫:「阿…要……去……雯…雯…要……去…了…阿…阿……」
  随著不断累积的快感让我快要高潮的同时,突如其来的门锁一个转动,我看到我的房间门被打开了!
  「阿……好爽……雯雯……要…去…去…了…去了…拉……」
  高潮时脑袋一片空白的我没办法思考为甚麽锁好的门会被打开,只能看著房东刘大哥站在门口一脸淫笑的看著我,而我自己却张著淫荡的M字腿对著他,下身肉棒一颤一颤喷著乳白色的液体全身颤抖著沉浸在高潮的快感裡。
雯的女装日记 第三章
  「欸……?刘……刘大哥?」
  「海,文仔!喔不……现在应该叫你雯雯的。」
  我看著平时给人感觉不错的刘大哥正挂著一脸猥琐的笑容慢慢朝我靠近,脑袋一片混乱的我根本不知道该怎麽应对,只能抓著刚刚自慰时脱下的内裤压著裙襬遮住下体慢慢地往后挪动。
  刘大哥也不著急,先把房门关上,然后便开始审视著刚刚才高潮过,脸泛著潮红、全身乏力只能蹲坐在地板挪动的我。
  「啧啧……看看雯雯你这淫荡的样子……要不是认识你,我还真不敢相信你是男的。」接著刘大哥豪不犹豫的直接跨压在我身上,制止了我继续向后挪动之后,开始搓揉起我的胸部:「啧啧,果然是义乳,虽然看起来很真实,搓起来手感还是差了那麽一点。」
  被人压在身上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虽然我很想从刘大哥手裡挣脱,不过才刚高潮过全身乏力的我实在是生不出力气去跟他对抗,而当我听到他评价我的胸部时,胸部的假象被戳破还是让我升起了强烈的不满与自卑感。
  「不要……你放开我喔!」我又羞又气继续挣扎:「你再这样,我要叫了喔!」
  「雯雯你这麽凶就不可爱了。」刘大哥放开搓揉著我义乳的手,拿起我那沾满体液刚刚拿来遮掩下体的内裤往我嘴裡塞去让我不能再发出声音,接著道:「不小心太大声吵到别人就不好了喔」随著刘大哥突如其来的强硬举动才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是多麽糟糕。
  「呜……呜……」被自己内裤塞住嘴巴的我只能继续发出无意义的抗议,刘大哥看见我还在挣扎,便把脸凑到我的耳边:「你刚刚自慰的样子都被我录下来了喔,你再不乖一点的话……嘿嘿!」
  果然!他一定是知道我在干嘛,不然哪有可能这麽刚好这时候闯进来!
  刘大哥话也也不说完,便开始往我下身探去,事情发生得这麽突然,才刚刚自慰高潮过的我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清理,我赤裸的下半身:软垂的阴茎跟白嫩的屁股还沾满著自己的体液与润滑液。
  我感觉到刘大哥粗糙有力的手掌滑过我敏感的大腿内侧,然后在我的阴茎与屁股之间不停的游走抚摸。迫于刘大哥的淫威,我根本不敢做出有效的抵抗,在这种被强迫的状态下被男性爱抚让我产生一种莫名不真实而且及其矛盾的感觉,自己应该是要打从心底很本能的觉得厌恶,但是此时刘大哥的手似乎带著欲望的魔力ㄧ般,随著每次刘大哥的手抚摸过去的部位都会不由自主地传来酥麻感,让我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轻微颤抖。
  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裡已经觉得抵抗没用,还是被这样被抚摸的感觉真的太舒服的关系,很快的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渐渐开始享受著刘大哥的爱抚,感受著属于他的粗糙厚实的手掌对我身体做出的各种触碰与挑逗。
  「这大腿跟屁股……摸起来真的又嫩又有弹性。」随著刘大哥不停的爱抚著我的身体,我可以很明显感觉到我的身体让他有满意的感觉,那种被肯定的虚荣感悄悄地掩盖掉了一些刚刚自己胸部被揭穿的不满与自卑感。
  「呜…不…呜……呜」不对,我可是男的阿,怎麽会享受著男人对自己的爱抚,更何况现在自己是被强压在刘大哥身下,身不由己的的状态下,竟然还对男人对自己猥亵的讚美感到窃喜……
  虽然我很努力地想保持住最后的理智,但我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已经飢渴了一整天的身体,正在享受著一波波酥麻的快感不断地袭来,忍不住弓起身体来。当随著刘大哥开始专注我的屁股小穴周边,我内心残存想要抵抗的理智已经渐渐要被快感给淹没,因为那种身体被男人爱抚挑逗的快感真的让我无力去抵抗,内心燃起的欲火也让我越来越不想再去抵抗。
  「恩……啊……!」随著刘大哥的手指不再安分的只做爱抚的动作,我感觉到自己的空虚的屁股小穴有著异物突然进入的感觉,可想而知一定就是刘大哥的手指!也因为自己才刚抽插完自己的屁股小穴,理裡也还充满著残留的润滑液的关系,刘大哥的手指想要进入我的屁股小穴并没有遇到太多的阻碍。
  我的屁股小穴好像淫荡到从他刚刚开始爱抚时就开始渴求他的进入了……
  「喔喔!果然早就湿透了!」刘大哥从我的屁股小穴裡勾出一段混著体液与润滑液的黏稠液体在我面前晃了晃,透明黏稠的液体与刘大哥猥亵的笑容组成的极度羞耻的画面让我脸红的只想把整张脸给摀住,真的不知道要怎麽面对这个场面。看到我害羞摀住脸的动作好像更激起了刘大哥的兴致,他开始更兴奋地继续探索著我的屁股小穴了。
  「呜……呜……阿…呜……阿…」随著刘大哥的手指在我屁股小穴裡不停的进出,这样激烈的直接碰触我敏感的地方,真的让我再也忍不住了,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呻吟声,这时候才庆幸自己嘴巴裡塞著内裤,多少可以堵住自己呻吟声。
  自己敏感的屁股小穴被刘大哥粗长有力的手指指奸的快感真的让我全身酥麻,不管是敏感的穴口还是柔软的肉壁等,都随著刘大哥的手指的每一次的进出都可以让我感到快感不断袭来,伴随著是内心深处掩不住渴求著高潮的欲望,到这裡为止我整个人都因为强烈的快感开始恍神迷茫起来了,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再对刘大哥继续有著强硬的抵抗心了。
  或许是刘大哥感觉到已经差不多了还是看我迷茫的眼神伴随著呻吟也让他忍不住的时候,我看到他迅速地解开自己的裤头,在我眼前弹出的是一根粗壮黝黑的阴茎,我不知道确切的尺寸,只觉得刘大哥的肉棒又粗又大的、黝黑腥臭的感觉正不停的刺激著我的感官、加快著我的心跳、将我内心的欲望彻底点燃。
  当我回过神来之后,我已经被刘大哥翻过身,用著我最喜欢也是最羞耻的背后位背对著他。我双手撑在床边整个人趴著边翘起自己浑圆饱满的臀部对著刘大哥,眼角馀光看著房间角落的全身镜中的自己,酒红色长卷髮下掩盖不住自己双颊泛红的俏丽脸庞与迷茫带著魅惑的眼神,凌乱的白T下垂著被粉色蕾丝胸罩紧紧包裹住的饱满乳房以及被被掀起的短裙下白晰大腿间已经悄悄勃起的的粗长肉棒,除了嘴裡塞著沾上自己体液的内裤以外,跟我刚刚忘情自慰的景象十分的相似,但不同于刚刚是在用假阳具玩弄自己,现在是在等待著刘大哥的真实、粗大的肉棒进入。
  刘大哥扶了扶我的腰,忍不住拍了我一下屁股:「雯雯你真的是男人嘛?这麽翘的屁股!是不是每天都在等著男人来干自己啊!」
  「呜……」被内裤塞住嘴吧的我没办法做出反驳,只能回过头看著他不停地扭动自己的屁股来当作抗议,不过这样的举动在刘大哥眼裡更像是在哀求他赶快用跨下的大肉棒来征服我。
  刘大哥看著我越发淫荡的样子早就忍不住了,在我还来不及的反应的时候就已经一个挺腰,毫不留情地深深的插进了我那正在不断期待著肉棒进入的湿润屁股小穴了。
  「阿……呜……恩……啊…呜…!」虽然那一瞬间我忍不住的想大声叫出来,可是被塞住嘴巴的我只能发出一些没意义的呻吟声。当感受到刘大哥的肉棒进来我屁股小穴时一瞬间传来的强烈满足感时,我的身体就沦陷了。我那已经极度敏感的屁股小穴感受著刘大哥粗大的肉棒一层一层的挺进,儘管我内心深处的理智仍然不停地告诉著自己是正在被强姦的,但是下身传来的那填补空虚的极度满足感所激起的快感电流真的让我没办法去抵抗,也不想再去抵抗。
  好大……好满……恩……好舒服…阿……去了……去了……我内心喊著。屁股小穴一瞬间传来的强烈快感让本来就已经极度敏感的自己一下子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全身不停的颤抖,屁股小穴瞬间将刘大哥的肉棒夹得紧紧的,高潮的同时感受著体内肉棒的炙热脉动,真的让我双腿不停颤抖发软,快要站不直了。
  「喔喔!这麽快就高潮了。」刘大哥似乎很惊讶我这麽快就第一次高潮,又狠狠拍了一下我的白嫩翘臀,淫笑道:「小骚货,竟然这麽淫荡,随便插一下就爽到高潮,等一下还不让你爽死!」
  刘大哥不理会我发软的双腿不停地颤抖,只迳自扶著我的腰将我的白嫩翘臀抬了更高,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稳定地抽插起来了,因为刚达到高潮的关系,我现在全身都非常的敏感,所以随著刘大哥每一次的挺进,都能轻易顶到我的G点,将我顶的全身又酥又麻,爽的不得了,使的刚刚不小心高潮过,还没退的快感又渐渐地再往上累积,好像要再把我推到之前从来没到达过的未知领域,下身不停传来的快感渐渐蔓延全身,驱使著我配合著刘大哥的肉棒进出而摆动著腰,迎合著他抽插我的频率,被呜著的嘴巴喊出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淫荡。。
  「刚刚还这麽凶,现在屁股还不是扭个不停,是不是很爽阿!你这淫荡的小骚货!」刘大哥在狠狠的插入的同时也不忘顺便拍打著我的屁股。
  「恩……呜……呜……恩……」因为被插的越来越舒服的关系,而且被拍打的屁股带来著刺痛就好像是快感的佐料一样,让我更加的兴奋、更加的舒服。而且刘大哥的羞辱又更是勾起我内心淫荡的自己,好像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女人一样,这样对自己的认知让我更加无所顾忌的卖力的配合著刘大哥摆动著腰,迎合著他的粗大肉棒,索取著更多的快感,好达到绝顶高潮。
  好快……好快……快…要…。正当我被刘大哥不停抽插著,很快就要达到第二次高潮时,刘大哥突然停了下来并把肉棒整个拔了出来,正当我转过头不解地看著他时,他只是淫笑著把我嘴裡塞住的内裤给拿出来,然后用肉棒顶著我的屁股小穴口不停摩擦著。
  「还想要被干就自己说出来啊!」看著刘大哥淫荡的笑容我真的很想用解放的嘴巴狠狠地说两句反驳的话,可是全身不停传来刚刚差点高潮却突然停下来的强烈空虚感,让我自己无法再用理智去思考了。
  我好想要……好想要……大肉棒……好想要……被干……
  「干我……」明明就是被强姦的,现在的我竟然屈服于快感之下,还要哀求著他干我、让我高潮,内心涌现那强烈的羞耻感让我说出的哀求非常的小声。
  「雯雯你说甚麽?太小声我没听到。」
  我低著头不敢看刘大哥,只挺著屁股对著他不停的摆动:「我说……干我……拜託……」
「说,雯雯想要大肉棒,请刘大哥狠狠的干雯雯,干死雯雯这个小骚货!」刘大哥彷彿不停的在摧毁著我最后的自尊一样,不停的诱导我说出更加淫荡的话,虽然明知道羞耻,可是这时飢渴难耐的我真的没有办法去拒绝他。
  我咬了咬牙,横下心来道:「雯雯想要大肉棒,拜託刘大哥用粗大的肉棒狠狠的干雯雯这个小骚货……」现在我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欲求不满的饥渴女人,甜腻又淫荡。
  我话还没说完,早已忍不住的刘大哥就又狠狠地对著我的屁股小穴插了进来,肆意的发洩著欲望,用来回应著我淫荡的渴求。
  「阿……插进来……不……插进来了……好……好大……好大……」听到我不由自主发出的淫荡叫声,刘大哥好像受到激励一样,开始用著不同于刚刚,更为猛烈的速度狠狠地撞击著我,好像真的想把我给干死一样。
  「恩…不要…不…好……好爽…快…被…干死了拉…阿……不…」此时我已经被干的双腿发软站不直了,只能紧抓著床角喘著气,感觉到高潮快要降临,已经没办法再因为羞耻感而控制住音量了,只想好好地放声淫叫:「不……不行了……阿……要…要……去…不…要…要……去…了…去了……」
  「这麽快就要去第二次了,雯雯你真的是够淫荡的!看我还不干死你!」刘大哥奋力地摆动著腰,用他粗长黝黑的大肉棒在我的屁股小穴裡横衝直撞,爽的我全身不停颤抖,就好像真的如刘大哥所说要被干死了一样。
  「干……干死…阿…我了……啊啊……雯…雯雯…快要……被干死了…啦啦……!」随著刘大哥用力的撞击著我的翘臀,造成啪啪作响,我想此时若是有人看到这个景象,一定会因为房间内充斥的淫声浪语与极其淫荡的景象感到震惊,但我却真的没办法再去顾及自己此刻是多麽淫荡不堪的模样,完全沉醉在强烈的快感中,迎接著那最后绝顶的高潮。
  「阿……不……不要啊……雯…雯雯……要……要……要……高潮……阿……阿……去……去…去了……」我大声尖叫,全身上下无法控制的剧烈颤抖,一波一波触电般的快感不停把我推上顶点,爽得我全身紧绷,屁股小穴不停地抽搐、收缩著,像隻贪婪的小嘴尽情的吸吮在自己体内横衝直撞的粗常肉棒,垂软的阴茎也不停喷射著透明的液体。
  「啊……好爽……好爽……去了……阿……去了……」绝顶高潮带来的强烈快感让我我几乎要崩溃了,淫叫声还莫名带著哭腔,第一次享受到这种让人欲仙欲死的绝顶高潮,居然是在被强姦的情况下!真的好爽,之前从来没想到做爱居然能够这麽爽!
  刘大哥也被我不停抽搐收缩的屁股小穴吸得十分舒服,粗喘著气,肉根直接顶到屁股小穴深处,享受著我肉壁温暖湿滑的吸允,忍不住道:「雯雯你这淫荡的小骚货,小穴竟然这麽会吸,这麽淫荡的小穴是不是天生就是让人来干的阿!」
  我正在绝顶高潮的馀韵中还没反应过来,不要说刘大哥继续剧烈的干我,就算只是随便的插我几下,都能让我爽得脑袋一片空白,所以也没办法去反驳甚麽,只能继续沉迷在这绵延不绝的高潮中。
  「阿……阿……好……爽……」我情不自禁地又配合著刘大哥的肉棒扭动了一下,淫叫声没停止过,好像只有继续淫叫才能够发洩一点这几乎要承受不住的强烈快感。
  刘大哥看见我全身不停颤抖,爽到身体发软的状态,已经快要没办法维持这翘著屁股的背后位时,他低吼了一声抓住了我的手臂,转向了全身镜前,让我整个身体都挺了起来,插了进来。因为姿势的关系,我可以很清楚的到自己的每一个细节,看到全身镜前的自己香汗淋漓、衣衫不整的样子:泛著因为高潮而红晕的脸颊与挂著泪水与口水的俏丽脸庞、不停晃动著的被粉色蕾丝胸罩包裹住的白嫩乳房、刚高潮过的软垂阴茎以及修长白皙的双腿,以及白嫩翘臀正被身后男人粗大火热的肉棒进出著,种种异样的衝突奇妙的融合成一副淫糜的美妙画面。
  「雯雯你这小骚货,就好好看著自己被干的画面!」刘大哥喊著。
  镜中被干的高潮迭起的淫荡女人是我吗?现在我的的脑子裡真的是一片混乱。
  我的屁股小穴被插得好爽,好爽……干我!干我!再继续干我……我在内心不停地喊著。刘大哥的大肉棒真的好棒!就这样干死我吧!我的屁股小穴快坏掉了了,快爽到坏掉了……我竟然希望这一刻能够永远持续下去,就这样一直一直粗大的肉棒插入我的屁股小穴。
  「阿……阿……好爽……雯雯就是……淫荡的小骚货……喜欢…被人…干……」这是我吗?明明就是被强姦的……怎麽会这麽淫荡,怎麽会这麽像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雯雯你这骚货!再多叫一点!说你喜欢被干!说你喜欢被强姦!」
  「啊……啊……雯雯……雯雯喜欢被干……喜欢被强姦……好喜欢……好喜欢……被强姦好爽……阿……」现在我的已经随便如何都好,只要刘大哥能够继续干我,其他的我都顾不得了。此时的我好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充分享受著做爱的愉悦。
  「阿……干死我…好……喜欢……好爽…雯雯…好喜……欢大……大肉棒……快干…死…我……干死……雯雯……」才发现放声淫叫能带来发洩似的快感,就真的越喊越卖力,彷彿天生就是应该要这样叫床给男人听似的。
  「好爽……好爽……啊……啊……还要…还要……雯雯…还要……大肉棒…大肉棒……干的我……好爽……」我贪图著更多,希望身后刘大哥胯下的大肉棒能顶得更用力些,让我再次体会那几乎要令人崩溃的绝顶高潮。
  「说你这淫荡的小穴就是天生就喜欢被干阿!」
  「恩……是……我淫荡的…小…小穴……就是天生……喜欢被干……啊……喜欢被……」
  「喜欢被什麽干啊?」
  「喜欢……被大肉棒干……喜欢被男人用大肉棒……插我的小穴……啊啊……好粗……刘大哥的…肉棒好粗……雯雯…受不了……了………雯雯…好喜欢…被干…大肉棒插死雯雯…了拉……」
  「这麽会叫,又这麽会吸,干!好爽!你这小骚货!」刘大哥又奋力顶了一阵,或许是我的屁股小穴真的吸的刘大哥很爽又或许是看到我这麽淫荡的画面,终于让刘大哥忍受不住了。
  好……好丢脸……好爽……可是大肉棒真的干的我好爽……我好淫荡。
  「我要射了!呼!都射给你,通通射给你!」刘大哥低吼道,眼睛赤红的在尽情抽插了几下,接著便一个迫不及待的猛插到底,直接插到深处,强硬的在我淫荡的屁股小穴裡喷发出来,一股一股的滚烫的热流灌入我娇嫩的屁股小穴裡。
  「阿……好烫…好……恩……好爽…要满…满…出来……精液……好爽……雯雯……好爽……」又突然被体内射精,还在兴奋的屁股小穴怎麽受的了这种刺激,我的双腿不停打颤,屁股小穴又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
  「阿……雯雯……又要……要去…了……阿…又要…去……了拉……」我哭喊著,刚高潮完的身体又再次被强烈的快感淹没,爽得我眼泪都流出来,被精液注入的快感又让我达到一次高潮,屁股小穴大力抽搐著,像一张贪吃的小嘴不停吞吮著男人的肉棒和精液,溢出的体液流得我大腿都是,混著自己阴茎射出的液体交构成一副极其淫荡的画面。
  事后,我听著刘大哥的话,葡匐在他身上用嘴巴帮他舔舐清理著著肉棒享受著他的爱抚,然后达成了许多淫荡的约定,虽然觉得羞耻都并不厌恶,同时还有著一点点的期待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