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D-超火爆的CD TS 丝袜美腿交友APP

我蹲在她的身前,淫笑着轻声道:“翔子妹妹,妳才15歳就已经有了E-CUP大奶子,证明妳这个未成年美少女的美肉香躯已经成熟。怎么还这么浪费,天天把全身包得密密实实,让妳的清纯无邪的小穴穴被处女膜封着。妳让妳的丝袜美腿、妳的美少女E奶,还有妳的小穴穴,受够了深闺寂寞;妳实在罪大恶极。我要好好惩罚妳,把妳调教得春心大动,任我强奸蹂躏,妳才对得起妳的青春玉体美肉!”我揭开翔子的套头黑丝袜,解下她的红口球,想听听翔子那银铃般的声音。

岂料翔子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眼涙汪汪,一开口就一边抽泣,一边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堆日语;而我只听得懂“雅美蝶”。可这偏偏激起我更强烈的兽欲,因为我觉得我好像成为日本AV男主角,正要来一回“处女狩”(又名“童贞狩”),奸淫一个如假包换的樱花妹(只不过翔子这个“现役女子校生”兼“素人”还差三年才满18歳,如果真的要出演AV,那可是违反了”世俗”的法律的)。

翠欣事先交待过我这翔子第一次接受SM调教的“尺度”,我得拿揑得好,不能性虐过火。我刮了她的俏脸一巴掌,她“哇!”的一声。我伸一只手揑着她的裙底越来越湿的“要害”--被小小白内裤和肉色丝袜紧裹着的黑森林和小穴穴。她的反应是倒抽一口气(她心想:“我被男人摸了!我第一次被男人摸了。。。摸了我那里!羞死人了!”),又喘了一口气。我又刮了她一巴掌,骂道:“妳这个扮纯情的小淫妹!明明华语讲得比日本话还好,干嘛跟我叽哩咕噜讲一大堆日本话?妳是要提醒我,妳是个淫荡好色的日本人。。。等着我调教奸淫妳这具变态的美少女香躯?妳要扮无辜的色诱我去又嗅又舔妳的臭丝袜和臭美脚?妳就算要羞死又痛死自己的处女小淫穴,也要吃我的美少女小鸡鸡,要我的珍贵的公主圣淫精液去滋润妳的小淫穴里的日本人的淫到骨子里的基因?”

翔子嘤咛着说:“雯。。。雯苓姐姐,饶了翔子妹妹吧!。。。翔子妹妹只是。。。只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翔子妹妹。。。有。。。15歳就有。。。有E奶。。。不是妹妹的错。。。妹妹今天才第一次穿薄裤袜。。。以前没有穿过。。。妹妹穿裤袜。。。穿得妹妹的日本娃娃小美腿。。。很害羞。。。穿丝袜。。。实在羞死人了。。。姐姐脱掉妹妹的小鞋鞋,露出妹妹臭臭的丝袜小美脚给姐姐看。。。更羞死人。。。妹妹不要。。。雅美蝶。。。雅美蝶哦!”

我的天!这个完全没有跟男生交往的经验的小妹妹,说起话来,明里在害怕的抗拒,暗地里却是句句挑逗。我看是“雅美蝶妹妹”翠欣教她的。我一把抓起翔子的一撮秀发,使她吃痛而唤了声:“伊太!”(日文中的“痛”),整个头顺着我拉扯的方向而抬起。我又啪啪刮了她左右脸庞各一巴掌,然后张嘴吻向她的樱桃小嘴。我的小蛮舌长驱直入,要“调戏”她的美少女小香舌。翔子的玉体微微挣扎,一双丝腿磨蹬着地板,口中发出“呜呜”声,像是在抗拒受辱,可她的小香舌却在咱俩相连的嘴里勾勾搭搭,倒像是她在“非礼”我的舌头。

不知吻了多久,我俩的嘴巴才分开。翔子又再那儿叽哩咕噜的意图抗拒。我喝道:“住嘴!坦‘荡’从寛,抗‘奸’从严!。。。还不住嘴?看我怎么让妳住嘴!”翠欣早已跪在我的身边,双手捧着我之前在货车上从翔子的玉脚上咬褪下来的短白袜。我用口衔起第一只袜子,用舌头舔了一会儿,享受翔子的短袜微臭,然后意图塞入翔子的嘴里。

翔子刚刚还在啰嗦,一看到她的臭白袜就快沾上她的小红唇,立刻住嘴,还闭上双眼别过头去,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就是不想尝她的小袜袜。翠欣硬把她的头扳过来,另一边跪着的翠琳则硬硬扳开翔子的嘴。在翔子“啊啊”叫声中,我把又沾了我的公主圣口水的小袜袜送进她的嘴里。翠琳立刻按着翔子的嘴,不让翔子把袜子吐出来。我淫笑着说:“妳看,妳还是住嘴了吧?”又衔起第二只袜子,按向翠琳的手;翠琳立刻松手,让我把这只袜子也塞入翔子的嘴里。翠欣迅雷不及掩耳的拿着一条中间打了个结的及膝白袜,绑好翔子的嘴以固定她的嘴里的两只袜子,再拿了一条日本SM片所爱用的白底黑斑手帕绑住她的口鼻。我说:“怎么样?妳自己的小臭袜袜好吃吗?尝得到妳的小美脚的汗臭中带有的淡淡15歳处女的清纯体香吗?”

翔子依然梨花带雨,看表情,她还真觉得她为公主我准备而结果却先塞进她的樱桃小嘴的小臭袜袜,有点恶心。小妮子平日冰清玉洁,15歳的少女肌肤柔白胜雪,一定很爱干净。现在有这尝臭袜的反差,自然是很好的后宫丝奴调教。

接下来,我硬要拉开翔子紧闭的一双丝腿。翔子又“呜!”的一声,拼命夹紧双腿。我喝令:“张开腿!”翔子再“唔唔”的一声,猛摇头,却流露出顽皮小娃儿的眼神。我睁大双眼假装生气,说:“妳不张开腿是吗?等着瞧!我等一下就要妳不肯夹腿!”翔子一双日本漫画美少女般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不知我是要狠狠打她一顿还是怎么着。

岂料,我先是伸手到自己的忍者装裙底脱下丁字小内裤,然后掀起裙子的前襬塞入腰带。曼芸和翠欣一见我已露鸟,不敢自己再包得密实,赶紧脱下女忍者连身裙和丁字裤,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只穿吊袜带加长统丝袜、中统及膝袜、短靴、长统手套,和蒙脸的布块。

翔子第一次亲眼看到一根剑拔弩张的大鸡巴,流露出害怕的眼神。我跪在她的跟前,握住自己的这根金枝玉棒,先用我的龟头拍打她的丝袜玉膝数下。翔子吃惊而想闪开,结果香肩和双脚分别被翠欣和翠琳按着,动弹不得。我开始用我的龟头在她的丝袜玉膝上画圈圈摩蹬,好让龟头细细品味裹着美少女肌肤的紧绷丝袜的柔嫩质感。然后,我忽然挺棒塞进翔子的玉膝的正下方,两只丝袜小腿之间的空隙。

翔子意识到我正要“强奸”她的丝腿,又“唔唔”两声,玉体微微颤抖--刚刚才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勃起的大鸡巴,现在自己的美腿肌肤却马上要透过一层淫荡的丝袜跟鸡巴性交。我开始缓缓抽送时,她才反应过来,拼命想撑开双腿。曼芸把她的双腿紧紧按在一起,使她无法张腿,还真是“求开腿不得、求夹腿不能”,连她的超短校裙都在挣扎中被掀起,露出丝袜裹着的白内裤。

我继续抽送,让我的大鸡巴享受丝袜、享受日本妹的美腿。翔子已挣扎得累了,只好任由我摆布,而她的小白裤又似乎更湿了。我抽送了数十下,忍精不射,抽起之后,向美惟使了个眼色。10歳的小美惟立刻取出一根早准备了的细藤条,跪在我的面前,双手奉上。

藤条?翔子之前给我的“调教剧本”写得简单,调教的部分让我自由发挥,唯一的要求竟是。。。要我用藤条打她一顿!我不知道为甚么她要受这皮肉之苦,这可能是她第一次被SM调教所能承受的最大疼痛吧?但翔子看到藤条,假装大惊,又呜呜哭了起来。翠琳硬生生的剥下她的超短裙,而翠欣则脱去她的上衣和奶罩(因手仍被绑在一起,所以上衣和奶罩都堵在手腕处)。

E奶!翔子的E奶!也就是我的E奶!我有了曼芸的D奶、蜜穴妈妈的F奶,现在补上了E奶。DEF,还没打她之前先淫一下E。至少用我的双手淫一淫,摸一摸,揑一揑,翔子隐约好像在念“雅美蝶!雅美蝶哦!”苦于嘴巴被堵住。摸够了,我稍微拉下翔子的内裤和肉色裤袜至大腿中间,露出她的已被削成一条小长形的耻毛黑森林。翔子已羞得无地自容,闭上眼睛。

翠琳把翔子的双脚也绑在一起。我起身扬鞕,如暴雨般的鞭打在翔子幼嫩的肌肤上。三点尽露被捆绑的翔子在地毡上翻滚,痛苦哀号。其实我还怜香惜玉,不想第一天调教就下重手,所以打得不轻不重。但这毕竟是一根真藤条,会比之前打翠欣、翠琳姐妹俩用的道具皮鞭还疼哦!翔子的肌肤上已经起了微微的红色鞭痕,这教我更舍不得了。我侍会儿还要奸淫她的处女淫穴呢!我是那种感知型而非暴力型的S(或M)(恋袜的人很难会是暴力型的S吧?),特喜欢把白白净净的女奴捆绑塞嘴后才奸淫,但不喜欢奸淫被虐待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奴。

(三十一)母女同奴

我这样露出阳具,挥藤鞭了翔子3分钟,翔子也口呜呜,泪汪汪,身滚滚了3分钟,活像一粒被绑个结实的美丽肉球在地毡上滚来滚去。而在翻滚的过程中,一个发育中的美眉香躯上最性感最神秘最羞耻的三点,时隐时现,其中两点所在的两大肉球更是和我的两粒睪丸一样的蹦蹦跳跳,当然还有一再摩擦着地毡而发出悉悉声的肉丝美腿。

打够了,我一扔藤条,立刻蹲下,紧紧抱着翔子,好好安慰她。翔子呜呜咽咽,眼泪汪汪,像一个幼稚园年龄的小妹妹一般,埋首在我的假B奶胸前,闭着眼睛,一语不发(当然她的小嘴仍被塞着),却是一派小娃娃撒娇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可她那对压向我的肚子和裸露着的肉棒的E奶,以及曲着膝斜倚在地上的修长的丝袜美腿,实在跟这幅装嫩的神情大不相称。我对她耳语:“小乖乖,别哭。。。不痛不痛。。。妳来吃吃苓苓姐姐的棒棒糖,就不痛了。。。用妳下面的小穴穴来吃。。。就不痛了。。。”翔子好像吓了一跳,睁开一双妙目望着我,又拼命摇头,好像又想说“雅美蝶”。我说:“姐姐的棒棒糖很甜的哦。。。因为妳的小穴穴‘舔’久了,就会舔出黏黏又有一点点甜甜的东西哦。。。”

翔子挣扎着脱离我的怀抱。她原可马上翻滚玉体逃开,但她只是斜倚在我的身边,表面上是要拒绝我,其实她的卧姿才真是诱人;尤其是她的小淫穴和后庭小香穴在她背后的玉臀之间明显露出,而她并没有刻意遮掩。虽然她不能开口,可她的“雅美蝶”表情,已经从惊吓式的、斩钉截铁式的“不要!。。。救命啊!强奸啊!”,变成了娇嗲式的“嗯~~不要嘛~~讨厌~~”

怎么啦?刚刚才把她鞭了一顿,她就。。。难道是她越痛就越想要?虽然她的半张俏脸被白底黑点布条所蒙,可她脸上的羞怯红潮还是清晰可见。那我也不用等啦,拿起一条肉色长统丝袜套了她的头,然后斜倚在她的身后,握着我的金枝玉棒,缓缓插进她的小淫穴里。插。。。插。。。插。。。我的龟头“吻”上了翔子的处女膜。。。今天的第四个处女膜,也是我有生以来的第六个处女膜,又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个日本妹的处女膜。。。

翔子透过塞嘴袜袜、绑嘴长袜、蒙脸布块和套头丝袜,发出一声闷哼,阴道口又似乎紧急一缩,好像要把这根不速之客给挤出去--当然没辙。我一手非礼摸揑她的E奶,一手非礼抚摸她的丝腿,一棒就地冲破“禁忌”,长驱直入。翔子大呜一声,又开始哭泣。而我稍一抽出肉棒,就看到沾上的处女血。翔子知道她已经“痛失红丸”,忍哭忍痛任我抽插。哇!当我在三天前开始“迎娶”、奸淫我那五个早已相识的女奴时,我真作梦也想不到,三天之后的我居然可以夺走一个不算熟识的日本妹的贞操,让一个日本妹自愿被捆绑塞嘴任我操。异族妹妹的处女穴有没有甚么不同呢?大概是大脑感受的差异吧?我那三天内操太多妹妹而操得有点疼龟头,以及被这位新妹妹的阴道壁像弹性丝袜一般紧紧裹着的阳具表皮,就无法分辨她跟原本同是处女、年龄相差不远的翠欣、诗仪和美莹有何差别。反正都是渐渐的越来越湿。淫穴的湿度,大概与妹妹的当时心里的淫荡度成正比吧?

三分钟后,翔子高八度“淫呜”一声,全身抖了一下。。。她泄了。。。“依固”了。我抽出肉棒,解开她双脚的束缚,把她仍“挂”在大腿上的丝袜和内裤完全褪去。她的下体终于完全一丝不挂了!我先用“正常位”奸淫她,然后换成翔子扮“母狗”的背朝天撑起香屁股的姿势,然后再给她尝试一下“骑乘位”,让她仍在手被反绑嘴被塞头被套丝袜的情况下骑在仰卧着的我的肉棒上主动起落。我又让她多泄了一次,然后把她推倒在地,拔出的肉棒便即把那“有一点点甜甜黏黏的东西”射在她的两只晶莹剔透的可爱小脚板上。

我俩瘫倒在地上。不一会儿,翠欣过来扶起翔子跪在我的跟前,褪去她的套头丝袜,解开嘴巴的束缚。翔子先又叽哩咕噜的说了一段日语,保持她的日本AV味,然后自己用字正腔圆的华语翻译一遍:“奴婢小早川翔子,叩见阳具公主。奴婢年方15歳,就被公主拐带回家,先脱掉奴婢的超短裙,又脱掉奴婢的上衣,再脱掉奴婢的奶罩,又脱掉奴婢的丝袜和小内裤,使奴婢赤裸裸三点尽露,露出纯真又淫荡的E奶。公主还捆绑了奴婢的手脚,用奴婢的臭袜袜塞奴婢的嘴,用丝袜套奴婢的头,鞭了奴婢的细皮嫩肉,然后用公主神圣的金枝玉棒来刺破奴婢保存了15年的最珍贵的处女膜。调教奸淫之恩,无以为报。奴婢愿将奴婢的这个日本血统的未成年美少女香躯,毫无保留、纤毫毕现的奉献给公主。奴婢的15歳日本E奶、从清纯变淫荡的小淫穴,和可以穿丝袜的修长美腿,任由公主处置!奴婢恳请公主收奴婢小早川翔子为恋袜SM少女帝国的第七个至淫至贱的恋袜美少女性奴!”

我能说不吗?“好!现在进行收奴仪式!”简单点,就三个步骤。第一步,美莹和美惟为双手仍被反绑的翔子穿上白色长统丝袜和吊袜带--这是翔子有生以来穿的第一双长统丝袜,而且还连着吊袜带穿,象征她成为彻底的丝奴。第二步,翔子跪着趴下来,以口相就,用牙齿拉下我的红色短统靴的拉炼,咬脱靴子,再咬脱我的红色中统袜,露出我的红色长统丝袜美脚,然后嗅舔吮吸我的两只丝袜脚。第三步,翔子重新跪好,为我那已经软下来的金枝玉棒口交,好让“棒棒糖”重新勃起。

仪式结束,这个全身赤裸裸只穿着一双长统丝袜和吊袜带,且双手被反绑的15歳E奶日本娃娃,正式成为我的女性奴。翔子仍跪在我的面前,低着头道:“禀公主,奴婢还有下半场的剧本。。。”我说:“翔子,妳现在已经是我的女奴了,妳可以呈上剧本,要不要照妳的剧本演是我的事!”翔子道:“奴婢知道。奴婢保证公主一定喜欢。如果公主不喜欢,奴婢愿受公主惩罚!”我说:“好!剧本呢?”翔子跪着挪动到地毡的另一角,穿着白丝袜的小腿和脚摩擦着地毡,不知会不会产生静电,电到她的丝袜美腿?只见她挪到刚被我们脱下的日式水手校服上衣,弯腰从胸前的小口袋里咬出一张折好的小纸片(她的E奶往下垂,好像很重的样子,又很有弹性的摇摇晃晃)。然后挪回我的面前,像一只小狗狗似的把纸片咬给我。

我接过纸片,摸了摸她的头,说:“乖!Good Girl!”她居然伸伸舌头,轻轻发出狗儿“Ha~ha~ha~”的声音。只是她的双手被反绑,不能模仿狗儿前脚站起来的动作。我打开纸条一看,下巴立刻掉了下来。。。是惊喜!

翠欣和翠琳等我示意,我对她俩点点头。于是,翠琳先取了刚才翔子为我咬脱下来的一双“汗臭中带有我的‘有阳具少女’的‘体香’”的红色及膝袜,塞进翔子的嘴里,再取红口球绑好嘴以固定袜子。翠欣道:“现在翔子妹妹又不能讲话了,奴婢这就打电话给她妈妈!翔子要喊出声叫她妈妈不要来,也不行!”

翠欣拨了电话,道:“阿姨,我是翠欣!。。。翔子姐姐现在在我家里。。。她的身体不太舒服,刚刚睡着了。。。您过来接她吧!。。。好!等一下见!”在整个通电话的过程中,翔子又做戏,口发呜呜声,好像要提醒妈妈不要过来,以免送羊入虎口。当然她妈妈听不到。

挂了电话,就等她妈妈了。我脱下忍者裙和红色吊带丝袜,换上连奶罩连吊袜带的黑色束腰带、黑长统丝袜、黑过膝长统靴。为了打发时间,我把翔子按倒在地,玉体横陈。我骑在翔子的小蛮腰上,把我的金枝玉棒插进她的乳沟,又把她的E奶两边往内按以夹紧我的玉棒,然后缓缓抽插,享受她的E奶。

没多久,翠欣接到电话,然后对我们说:“翔子的妈妈五分钟以内就到了。”我便站起身,坐在沙发上。翔子被曼芸、诗仪押到我的跟前,背对我骑坐上我的阳具。翔子开始采取主动,玉臀起落,使我的阳具在她的小淫穴里一进一出。说是采取主动,翔子却眼涙汪汪,好像是被我强奸的样子。

门铃响了,翠欣披上一条浴衣,前去开门,道:“阿姨,妳来啦!”翔子妈妈说见翠欣的浴衣下面露出穿着黑丝袜、及膝袜和短靴的小腿,以及戴黑手套的双手,奇道:“翠欣,妳怎么穿成正样?”翠欣神秘的一笑,说:“阿姨,妳先进来再说。”翔子妈妈即脱下高跟鞋进门。一踏入客厅,她的笑容即刻凝住。

她看到亲女儿翔子正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双手被反绑,口塞红球,被一个打扮性感有阳具的小美女强奸她那“小便的地方”!翔子一见到母觑进来,便开始“呜呜呜”,想说话却说不出,脸上羞得绯红。而其他数个妹妹也穿着三点尽露的女主人装--黑色系的吊带丝袜、短统靴、长统手套、黑丝袜套头。只有曼芸穿着深蓝色吊带丝袜。


关键词:TSD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