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D-超火爆的CD TS SM全属性视频交友APP

走着走着,终于找到了曼芸。她和三位穿着一模一样的辣妹同事正站在旋转着的圆形舞台上,搭配展示一台价值超过十五万美元的新车款。她似乎是主角,懒洋洋的斜倚在车前,伸展一对修长的丝袜长靴玉腿,玉脚就搁在半空中。曼芸真是魅力四射,吸引了多少人在那儿拼命抢拍。咱们六个相对娇小的美少女几乎挤不进去,只能高举照相机来拍。当然,除了我们七人(台下六人、台上一人)之外,没有人知道此刻如此风光的17歳展场辣妹于曼芸,在三小时前还半裸露出D奶被吊绑起来窥淫--”母女“四人集体乱伦之淫;更没有人知道她昨晚才被一个小她一歳的初识的有阳具美少女捆绑恋袜奸淫;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恢复展场女郎的神采飞扬的她,在制服和裤袜底下的私处淫穴里还塞着象征我的主权的我穿过的丝袜,而她的长统靴里的丝袜美脚还沾有已经干掉的我的淫精液。

曼芸看到了我们,脸上露出一丝娇羞绯红。旁边一身OL黑色超短裙装的漂亮女司仪念完车子的介绍词之后(当然我们也没放过偷拍她的黑色网袜丝腿),曼芸下了车,跟她的三位同事走了位,向台下参观者道别。司仪宣布,下一场介绍将在一小时后进行。

现在四位展场辣妹似乎有点时间休息。曼芸对我们使了个眼色,然后私下通知司仪说要上厕所,司仪点头后,曼芸就朝厕所走去。我跟五女奴说了一声,便和翠欣一起尾随曼芸,沿路偷拍曼芸的背影--翠欣拍全身,我拍丝腿,好像我们素不相识,而我和翠欣正以女同志的身份色瞇瞇的跟踪她。

进入女厕,正好没人。我立刻从背后抱着曼芸(双手正好按着她的D奶),亲吻她的粉颈。曼芸回过头来吻我的嘴,一边走进女厕内的隔间当中唯一一个淋浴间(也就是有莲蓬而没有马桶的隔间)。而我因为抱着她,也被牵引着进入隔间。门一锁上,曼芸转身面向我,迫不急待的抱紧我,D奶往我的胸口压,跟我吻得销魂。我对曼芸耳语:“妳的淫穴里的丝袜还在吗?”曼芸回话:“还在。公主没命令奴婢拿出来,奴婢哪儿敢拿?”我命她张腿蹲下,伸手到她的裙底,稍微拉下她的打底裤和裤袜,只见她的淫穴口果然有一小截湿漉漉的丝袜露出来。

我说:“曼芸,尿尿!”曼芸的确有点尿急,可她自懂事以来,还没在别人面前尿过,不禁大羞道:“公主,我。。。”我瞪了她一眼,她立即说:“奴婢遵命!”羞红了脸之际,晶莹的淡黄色尿液从尿道口汨汨流出,一部分还流到塞在她的淫穴里的丝袜。

听到有人进来补妆兼八卦,我一语不发,曼芸收了一下尿,估计不会被发现,又继续尿,直到尿完为止。我很想把她的淫穴舔干净,但她的时间紧迫,我以后有的是机会。但在她用卫生纸抹过后,我伸手狎玩了她的淫穴一会儿,又伸手到她的上衣底下剥去她的NU BRA,摸了她的D奶一会儿。

她必须在五分钟内回到展场。我的大鸡巴现在有四个奸淫选择--要奸曼芸的嘴、D奶、淫穴,还是丝脚?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恋袜之淫心占尽上风,因为她腿上的这条丝袜已经连续穿了两天半,大部分时间又被长统靴焗着,昨晚还被我射精过。我命她坐在地上,然后脱去她的长统靴。曼芸看着我也面对着她而坐,知我心意,便抬起左丝脚按到我的脸上,右丝脚则开始“欺负”我的大鸡巴。我一深呼吸,哇塞!不止比昨晚更有味,甚至堪比我曾嗅过的最臭的臭豆腐。。。我想起臭豆腐嗅起来越臭,吃起来就越香的道理。。。那么,这臭丝脚越臭,我就越想咬一口。。。还是用舔的好了。。。

我捧着她的左丝脚,又舔又吮;而她的右丝脚则以如同开车时踩杀车的动作来踩我的大鸡巴,而且还摇动她的五根丝袜玉趾来按压挑逗我的龟头(就像钢琴师用十指弹钢琴一样)。我的龟头感到有种发炎感染般的轻微刺痛,大概是一种心理作用,因为它正被一只臭气冲天的辣妹丝脚所蹂躏,可能丝脚面上有不少细菌吧?管她的!我的大鸡巴也很恋袜哦!

曼芸自动换脚,让我嗅舔吮吸她的右丝脚,并用她的左丝脚来狎玩我的大鸡巴。我悄声说:“我要射在妳的两只淫丝脚上。”曼芸点头,两只丝脚便夹着我的大鸡巴,不断磨蹬。。。“我。。。受不了。。。射了。。。”我颤声说。她立刻抬起双脚,两只丝袜脚板对着我的阳具。我摇晃着阳具射出淫汁,确保均匀射在两只脚上。我顺手拍了曼芸的布满精液的丝脚照,一张有把我的阳具拍进去,一张则没有。

三分钟后,曼芸先我一步走出厕所,一脸的若无其事。我又跟在后面偷拍,而在厕门口等我们的翠欣也跟着拍她。只有我和曼芸知道,曼芸的长统靴里的一对丝脚,沾满我的新鲜淫精液,可说是我重新宣示我在她的丝脚的主权--而且是在展场里、她穿着制服工作时进行此宣示,意义特别重大。她走到旋转舞台一旁停放着的另一辆车子,继续表演“香车美人”的甫士,任人拍照。她还开了车门坐进去,又把丝腿长靴伸展出车门,诱惑至极。拍吧!视奸吧!朋友们!可于曼芸是我的!她的D奶香躯是我的!她的长统靴里的丝腿是我的!你们只能眼看手勿动,我却不止可以手动,也可以用鸡巴“动”她!

(二十五)绑架展场辣妹

时间是下午两点多。展场都逛得差不多了,可曼芸要等到晚上八点钟才下班。阳具妈妈开了货车回来接我们回家。这回在货车后面,我们没有被捆绑。大家玩成一块儿,互舔丝脚。我可还是第一回一次过舔五种不同颜色的丝脚。当我躺下来舔吃翠欣的粉红丝脚时,翠欣也侧躺下来舔吃我的浅蓝丝脚,形成恋足/恋袜版本的69姿势--“传统”的69是两人互舔私处,咱们是互舔丝脚。我灵机一动,有了新花样,不过留着等曼芸晚上“归国”时用。

回到家,咱们脱下高跟鞋,穿上第三层短白袜,再换上靴子,头套丝袜,出去林子里慢跑半小时,把两层丝袜焗够本,再回来剥光猪,把两层丝袜分别放入保鲜袋里。咱们又穿回“制服”--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仅穿着肉色长统丝袜、头套丝袜。所以人家买长统丝袜是一双双买的,我们倒希望有一包三只长统丝袜的。

午睡时间,诗仪、美莹和美惟分别去翠欣和翠琳的闺房睡。而我“点”了两个老婆翠欣和翠琳姐妹一起“陪睡”。咱们一进房,上了床,两姐妹四只丝腿就给我来一轮脚交。我的大鸡巴还真能忍,命她俩背朝天撅起香屁股,两个亲妹妹的美少女淫穴任我左插插、右插插,活像一个打着两只鼓的鼓手。两姐妹都热情的在叫春,并不时与与对方舌吻。正当我在奸淫翠琳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后庭菊花一阵冰凉,她知道我刚给她涂了润滑剂。。。

翠琳忽然闪到一角,双手挡住自己的玉体,哀求道:“公主,雅美蝶!雅美蝶!”我厉声道:“甚么?”知妹莫若姐,翠欣把小嘴凑到我的耳边,耳语道:“公主,琳琳的菊花还是处女之身,而且她一直都怕痛。在正常情况下,她不可能答应让您的鸡鸡去鸡奸她。她其实是在恭请公主把她捆绑起来,然后公主硬上弓。琳琳要感觉到无助的辣手摧花,她才会试着去接受肛交。”我悄声回问:“妳是在说斯德哥尔摩症候羣?”这“肉票爱上绑匪”的心理反应,我和翠欣都是从电影里学来的,还聊过怎么把它当成咱们帝国里玩SM角色扮演的题材。翠欣说:“应该是。但是琳琳不懂那个啦!她只是说过她希望被绑着失去她的菊花的贞操。您知道的啦!只要过了破处的痛那一关,以后她的菊花就任由公主处置啦!”

翠琳看着我俩在咬耳朵,脸上掠过一丝小女孩的顽皮神色,然后又恢复惊慌的神态,趁隙起身跳下床逃跑。我下床追翠琳,没一会儿就把她扑倒在地。我的光滑的屁股就骑在她的可爱的12歳小女生的屁股上。翠琳挣扎而尖叫:“啊~~雅美蝶~~啊~~啊~~”我硬把她的双手扳到她的背后,然后从翠欣手中接过一条丝袜,把她的手反绑在一起。我又把刚才去车展时穿过的浅蓝色裤袜(除了我的脚香外,还沾有一点曼芸给我脚交时,我留下的精液)塞进她的嘴里,把她的12歳樱桃小嘴塞得鼓鼓的。肉色长统丝袜套上她的头后,最后一步就是以肉丝蒙眼。

在她的不知是害怕还是美少女撒娇的呜呜声中,我横抱起她,把她扔到床上,顺手拿起假皮鞭,如暴雨似的但又不轻不重的打在她的身上。“可怜”的12歳恋袜美少女性奴翠琳现在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只穿着一双肉色长统丝袜,双手被反绑,口塞及头套丝袜,眼也被丝袜所蒙,在床上蠕动翻滚呻吟。可这只有使我更兽性大发,扔下皮鞭,翻过翠琳的小香躯使她俯卧,双手扶着她的小蛮腰往上一扳,使她的玉臀撅了起来,下体的两穴一目瞭然。我取了自己刚脱下的肉色连裤丝袜,塞进翠琳的淫穴里。这样,翠琳三穴中的两穴已塞着带有公主我的体味的丝袜,只剩尚未破处的第三穴--菊花。

我这神圣的公主鸡巴在过去一天半内,已经奸淫过三个菊花--翠欣的14歳菊花、蜜穴妈妈的菊花,和阳具妈妈的菊花。可这即将被我征服的第四个菊花,年仅12歳,实在卡哇伊、超口爱。而我就要辣手。。。不是,是辣“鸡”摧“花”了。。。我把我的辣鸡巴轻轻插入。。。接下来的情况,就跟我昨天夺走翠欣守了14年的菊花贞操一样,先用温柔浅插让她适应,然后才加快速度挺进抽出。

因为我是跪在翠琳张开的双腿之间“鸡”奸她的,善解人意的翠欣不想让我那恋袜的鼻子和小嘴闲着。她要在这张单人床上有限的空间里找出一个姿势,好向我奉献她的丝脚香。她看到翠琳的姿势是头按在床上,屁股撅起来,使得她的躯干、大腿和床面形成一个三角形。她决定面向我骑坐在翠琳的后颈(也就是用她那淫香四溢的阴唇来“亲吻”翠琳的粉颈),身躯稍往后倾,让翠琳的头支撑她的后腰。她把一双丝袜美腿往前伸,就直接把两只丝脚板踩在我的俏脸上,揉啊揉,揉啊揉,让我有机会嗅舔她的脚板的每一吋肌肤和袜丝。

终于在翠琳的直肠深处爆发了。翠琳一边被我插肛,一边被翠欣骑着后颈,实在有点透不过气来。可受虐的感觉,又令她的私处淫水充盈。我伸手一摸,她的塞穴丝袜也湿漉漉的。

我拔出之后,翠琳下意识的缩肛,使得我的精液和她的肛门的“处女血”(其实是初次被插,磨擦生血)缓缓流出。翠欣竟然过来为亲妹妹服务--为她舔肛,要把妹妹舔干净。舔好之后,我取出刚才从自己的脚上脱下的一双短白袜,塞入翠琳被“攻陷”的最后一穴。现在,两个幼齿老婆都已经把她们的美少女香躯上的所有三个可奸之穴,毫无保留的奉献给我的小鸡鸡了。

我侧躺在床上,把翠琳那依然被捆绑的娇弱裸体抱在怀里,与她沉沉睡去。翠欣不愿被排除在外,硬挤上床,从背后抱着我,把她的B奶压向我的皓背,也陪着我们睡了。

醒来之后,没啥淫荡之事。咱们依然光脱脱只穿着丝袜及头套丝袜,在客厅里商议明早的婚礼。既然剩下未嫁的女奴美惟、美莹和诗仪都决定嫁了,甘脆三个一起嫁。我一个人能应付三个新娘子的洞房之“晨”吗?走着瞧吧!我告诉女奴们,恋袜似乎有助于我延长鸡鸡的战力,因为边插穴边嗅舔丝脚丝腿,可以分散我的鸡巴的注意力。。。明天好好实验一下。

转眼间到了晩上七点多,除了诗仪又得先回家之外,我只叫大老婆翠欣陪我去展场“接”曼芸。而翠琳、美莹和美惟则被我们吊绑在我的闺房里,塞嘴套头。其中,即将在明天嫁给我的美莹和美惟姐妹的吊绑方法是两女被斜绑在半空,四只丝腿交叉使到两个淫穴紧挨在一块儿,互相摩蹬;摩得热络的时候甚至可以“交换”淫汁。

我们虽然没给她们蒙眼,却故意闗灯锁门,使她们虽能睁眼,所见却是一片黑暗,有一种被幽禁的无助感。她们还得请求菩萨保佑,待会儿不要有人破门行窃,否则看到三个年齢分别是13歳、12歳和10歳的美少女全身光脱脱的被吊绑,那还真是肉在砧板上。

两位妈妈的情趣店晚上生意才够旺,所以她们就不接送我们了。不过曼芸早上才借了我们的私家车开去展场,我和翠欣得去开回来。我俩穿回下午去展场时穿的超短娃娃裙,但我的裤袜换成紫色,而翠欣穿了橙色。

叫了计程车,咱俩坐车后座。那中年司机好像时不时就通过望后镜在偷窥咱们俩个美少女,尤其是超短裙下露出的超抢眼的彩色丝袜美腿。翠欣在跟我如同一对姐妹般的闲聊,一边又察觉到我还没习惯女生的坐姿,透过望后镜瞪了正在偷瞄我的裙底春光的司机,然后提示我把腿夹紧。我立刻把右大腿翘在左大腿上,跟翠欣相视一笑。如果司机知道我这裤袜底下有何“底细”(目前是细的,等一下去绑架D奶展场辣妹曼芸的时候,就难说了),不知他会作何感想--欵。。。谁知道他也有特殊癖好呢?那我可不依,我可是只愿奸淫或献身给美女的“有阳具女同志”!

车到了展场,车展刚刚“收档”。距离跟曼芸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我取出曼芸下午交给我的车钥匙,把车开到展场后巷等她。不久,曼芸果然从展场后门走出来,依然是那一身超辣的制服,包括那穿了将近三天,还两度沾了我的淫精液的肉色裤袜。曼芸若无其事的经过我们的车子,坐在车后座的翠欣忽然发难,开车门把曼芸拉上车。曼芸一跌倒在车后座,翠欣就立刻关上车门,而我就开车绝尘而去。

曼芸趴在后车座位上,大叫:“啊~~不要~~干甚么~~”翠欣早把高跟鞋甩在地板上,两只橙色丝袜美腿跪坐压在曼芸的腰间,道:“妳这淫贱恋袜的无耻车展辣妹,给我闭嘴!”先将曼芸的双手用丝袜反绑,然后给她堵上红口球。曼芸的两只丝袜长靴美腿在翠欣的屁股后面不停的踢,似在挣扎。岂料翠欣拿出两张曼芸的裸照,正是蜜穴妈妈前晚给她拍的,不只三点尽露,连妹妹都掰开了。翠欣说:“还听不听话?”曼芸眼泪汪汪,闭上双眼,看似很屈辱的点点头。翠欣便让她坐好,先脱下自己穿着的橙色裤袜,套上曼芸的头(现在此裤袜当然有翠欣的下体的幽香了),再取一个黑布袋给曼芸罩头。现在,曼芸不时口发呜呜声,但已不再挣扎。

晚上的交通顺畅,半小时内就回到家。但我今晚要换个方式奸淫曼芸。既然我们是从展场直接把她“绑架”回来的,假设我和翠欣在路上就已淫念大起,把曼芸载到荒山野岭。。。咱们就把家的旁边的林子当成荒山野岭吧!

我们押着曼芸走,到了距离大路约三百米的林子里,这个比我还高半个头的展场辣妹就这样被我俩剥去上衣、NU BRA、超短裙、打底裤、长统靴。曼芸的D奶和超长的裤袜美腿又呈献在我的眼前。我将她的双手高举在头上,把她吊在树下。她那对娇弱的奶子葡萄粒,还被乳头夹伺候,弄得她呜呜呻吟,在微风中全身晃动。

曼芸在展场忙了一天,其实已经够累的,却还要配合演出。翠欣宣布:“展场辣妹女奴于曼芸,妳竟然一连十天在公众场合穿着如此贴身暴露,修长的美腿还穿着淫荡无比的丝袜,任人拍照放上网、视奸、性幻想,淫大猥极,该打!”便把假皮鞭交给我。我先把曼芸的裤袜拉下到膝上,使她的耻毛、淫穴、玉臀和大部分的大腿毫无阻隔的暴露在空气中。我扬鞭猛打,曼芸也拼命呜呜呻吟,黄金比例的模特儿窈窕香躯晃动不止,如同花枝乱颤。

鞭够了,我把近乎奄奄一息(其实是疲倦啦!)的曼芸放下,改为反绑她的双手,揭开她的罩头黑布袋和套头丝袜,将她的塞嘴红口球改成我刚脱下的紫色丝袜,再重新以丝袜套头。当然她的淫穴里仍塞着我昨晚给她塞进去的我穿过的肉色丝袜。现在,她的三穴中有两穴都充满着我的体味。这么说,就像我曾对翠欣和翠琳做的,我就要蹂躏她的。。。第三穴。。。而翠欣既然在场,也想插一脚。。还是插一穴?

(二十六)恋袜式69捆绑

“可怜”的17歳展场辣妹于曼芸,十天来在夏季车展美人配名车,一身窄紧制服暴露得光鲜、两腿被丝袜包裹得亮丽,魅力四射的成为“只可视奸而不可亵玩”的万人迷;如今车展落幕,拖着疲惫香躯的她居然被我绑到荒郊里剥光猪、三点尽露、D奶被夹的鞭打了一顿之后,还要有生以来第一回在野外被奸淫蹂躏(也是我的第一次)。被捆绑塞嘴的曼芸在淫淫呜叫之余,不知心头是否闪过一丝悔意--自愿当我的SM美少女性奴,却被我玩得那么过火。可现在她真是肉在砧板上,只能任我为所欲为了。

曼芸被放下来后,已经全身软绵绵了--吊绑被狠狠鞭打,居然也挺耗体力的。曼芸的裤袜已被褪到双膝的上面,但我舍不得把它完全脱掉,因为她连续穿了这条裤袜已近三天,特别珍贵。。。在网上买原味丝袜或内衣裤,当然是连续穿越多天的越贵了。我重新反绑曼芸的双手,取下她的黑布袋和套头的橙色裤袜。仍被红口球塞嘴的曼芸头发零乱、眼神涣散,似乎只是在神志不清的轻轻发出“呜。。。呜。。。”呻吟。我抓起她的一把头发,她吃痛而闭眼尖“呜。。。”一声。我不轻不重的刮了她左右脸颊各一巴掌,道:”贱奴!妳着17歳的恋袜淫荡的小香躯就要被强奸了,妳还想睡觉!“她只能“呜~~呜~~”啜泣,眼泪又沿着脸颊流下。

曼芸被蹂躏到这种程度,连翠欣都有点看不过眼了。翠欣脱下自己的超短裙,一丝不挂的压在曼芸的香躯上,以女同志的细致,亲吻曼芸塞着口球的上下唇、小鼻子、大眼睛、粉颈,还轻咬曼芸的耳垂,又手脚并用,爱抚曼芸的D奶、玉腿、淫穴。如此缠绵绯恻,不止令曼芸从啜泣慢慢变成轻轻的娇喘嘤咛,连我都看得痴了--不止是眼神痴了,我的鸡巴也痴了。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