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ts只剩下我

仍坚守在这个大院的儿时玩伴只剩下我、许正、许晴。大人们的事我们是不懂的,走马灯似的新面庞令人眼花缭乱,上面还多半挂有狐疑与危险的信号--不是我们有多么聪明,实在是这信号过于明显--被几条深深的皱纹纵横交错地刻在眉间唇角鬓发边,更糟糕的是,越来越多的雄性动物涌入那座日渐破败的大院,他们对橡皮筋、鸡毛踺、沙袋不屑一顾,咋咋呼呼地玩起了扔砖头、撞拐、打包,或者翻到大院那堵足有二人高的墙上挺胸站直雄纠纠气昂昂来回地走。

许晴就这样女大十八变越变越俊俏越变就越对我视若无睹。

当然,说这些都没多大意思,这都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是毛还没长齐的时候发生的事,不能当真。但每当许正提起我当年如何远远跟在许晴屁股后穿越一条条大街小巷并潜匿在屋角草丛林边满脸通红牙关紧咬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就使劲拍他后脑勺。许正最怕人家拍他后脑勺了,往后跳,甩头,被雅倩摩丝定型过的头发滑落几绺,双拳握起,嘴腔里喷出有力的气体,干吗?

姐夫给钱你买糖吃。喏,十块钱,可以买三斤大白兔奶油糖了。

现在市面上已经很难找到大白兔糖,所以许正拿我没辙,但我拿许晴也没辙,尤其当她鼻孔上翻时,我只好羞惭地低头,赶紧随手从桌上拿起本书挡住她灼人极富杀伤力的视线。

我真没别的想法,我真的就是随便溜了一眼。

我嗫蠕嘴唇,把这个“真”字咬得特别响,可它的发音还是让我更加觉察到内心的虚弱。

蒸的?许晴挑挑眉毛,从我手上夺过书,迅速翻动,嘴里咦道,喂,假如我是这个年轻人,你是那个公主,你会指哪个门?

这是一篇乏味的小说。年轻人爱上了公主,被国王置于两扇门前,一扇门后是吃人的老虎,另一扇门后是倾城的美人。除了国王及从国王梦呓中得知秘密的公主,就没有人知道这两扇一模一样的门后到底关着什么。年轻人若打开关有老虎的门是要被吃掉,若打开关有美女的门则要与她成妻。关键就在于选择,而年轻人因为与公主心心相印的爱情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了她,只要她往哪扇门看,他就将毫不犹豫地打开那扇门。这也是一篇抄袭国外一个叫斯托克顿人写的《美女,还是老虎》的小说。当然,这或许无耻,可我对此已无愤怒,被愚弄过N次后,我对那些使用汉语写作的人早已失去了信心。可不管我有多么平心静气,这显然不能解决许晴提出的问题。

我说,我是男的,你是女的。

许晴生气了,脸一下子就艳如桃花,脚往我腿上踹,鼻子里发出啉啉的吸气声,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选择,你必须回答。假如门后是一头老虎与一个帅哥,你会如何做?

许晴把我的腿踢得当当响,这得需要使上多大的劲!

关键词:德州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