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ts绿裙姑娘

绿裙姑娘说:“好好好。”摸出手机来问道:“你的手机号是多少?”
我告诉了她,她打了我一下手机,说:“这是我的号,记清楚了,小鸟要放飞的那天打手机通知我。不过平时不要打我的手机,如果你打了,那我的承诺就不作数了。”
我连忙答应了。

回到家里我买了一只非常好的鸟笼,精心地喂养着小鸟。一晃二十多天过去了,我肯定整天在笼子里上蹿下跳的小鸟已经完全康复了。那天上午我拨打了那个我一直想打,但却一直没敢打的号码。电话一拨就拨通了,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声音在里面欢快地问道:“大哥哥,是你吗?”
我说:“是我呀。”
她又问道:“是那个喜欢女人丝袜的大哥哥吗?”
我说是呀,她就在电话那边咯咯地笑。笑完了以后就问:“怎么,可以放鸟了吗?”
我说是呀是呀,你来做个见证吧。她爽快地答应了,说约个地点吧。于是我就选了一家酒店,说到那里去,我顺便请她吃饭。她说好呀好呀,有请客的为什么不去?我说不要忘了许诺我的东西,她说放心吧不会忘的。
中午我和绿裙姑娘、黑裙姑娘在那个饭店里碰面了。当然这一次她们的衣服已经变了,为了区分,还是这样叫着吧。一回生,两回熟,这一次我们见面就好像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了。两个姑娘首先关心笼子里的小鸟,见到小鸟在笼子里那样欢实,都很高兴。我们约定吃过饭后就到郊区放飞小鸟。吃饭的时候黑裙姑娘小声问我:“大哥哥,那双丝袜你还保存着吗?”
我说:“那样珍贵的东西,我永远也舍不得扔。”
一边吃饭,一边和两个姑娘谈丝袜,谈恋足,她们似懂非懂地倾听,不过再也没有奚落我,那样的美妙的氛围令我终生难忘。
吃过饭之后我们搭出租车来到了郊区,当我把鸟笼打开的时候,小鸟欢叫着飞了出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两个姑娘象小孩一样拍手笑了起来。这时候绿裙姑娘和黑裙姑娘一同从衣兜里摸出用塑料袋包着的东西递给了我。黑裙姑娘说:“那一双都烂了,现在给你双好的。”
绿裙姑娘说:“这是我俩跟你见面之前刚刚换下来的,味很大,臭死你。”说完后就笑个不停。
我极力忍住了当着她们的面去闻一闻两双丝袜的冲动,一个劲地道谢。正当我们要往回走的时候,没有想到那只鸟又飞了回来,先是站在我的肩上,又跳到笼子上,最后居然从笼门钻了进去。绿裙姑娘说:“看吧,小鸟也恋旧的。”说着就把小鸟掏了出来,捧到手中往上一扬,说:“小鸟,飞吧飞吧,大自然才是你的家。”
小鸟再次飞走了,但是这一次只飞了一圈,又钻到了笼子里。我们又试了一次,依然是这样。我说:“算了吧,看来它娇生惯养惯了,只怕离开鸟笼子连食也打不吃了。”
坐在出租车上,一贯嘻嘻哈哈的绿裙姑娘忽然变的那么安静,呆呆地盯着鸟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两位姑娘,也不知道她们家在那里。绿裙姑娘的手机号也换了。正在我以为永远也见不到她们的时候,却在一个令我意外的场所邂逅相遇。
那是自上次放鸟半年后的一天中午,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喝的高兴后大家说找一家按摩院按摩一下,放松放松。这样我们就去了一家挺豪华的按摩院。一进门,就看到十几个花枝招展的小姐坐在大厅里。让我吃惊的是在这里我居然见到了绿裙姑娘和黑裙姑娘。她们也见到了我,两人都连忙低下头去。那一瞬间我的情绪很复杂,因为我认识她们的时候她们都那样素装淡抹,纯真可爱。我本来以为我得到了三双最珍贵的丝袜,可是没有想到她们会是按摩小姐。按摩小姐其实都出卖自己的肉体,所以要得到她们的原味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要肯花钱。现在坐在我面前的绿裙姑娘和黑裙姑娘的脸上都画着夸张的妆,不再是我印象里的清雅少女。我想转身走开,又怕伤害了她们。正胡思乱想呢,同伴圈子扯起黑裙姑娘的手就要往房间里拉。这时候我看到黑裙姑娘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仿佛在征求我的意见一样。我连忙过去推开圈子,说:“我要这个小姐给我按摩。”圈子也没有生气,又去拉绿裙姑娘,这时候我看到绿裙姑娘也向我发来异样的目光,于是我说:“这个姑娘我也要了。”
圈子恼了,好像要挥拳揍我一样。我没有理她,随着两个姑娘往里走去,撇下了身后朋友们的不解的、惊奇的目光。
一进屋,绿裙姑娘首先说:“大哥哥,你会看不起我们了吧?”
我说没有没有,我不是也来到了这种场合吗?我如果看不起你们,那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吗?”
我与两个MM进行了一场推心置腹的长谈。交谈中我知道她们姓赵,是两姐妹。黑裙姑娘是姐姐,二十岁。绿裙姑娘是妹妹,十八岁。两人都是从几百里地外农村过来的。去年姐妹俩都考上了大学,可是家里根本供不起她们。我说现在不是有希望工程吗?她们说困难的学生太多了,希望工程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指望不上。于是两人决定到城里打工,赚足了钱再复读。可是到了城里以后,灯红酒绿的生活,以及无休无止的出卖自己,令她们都麻木了,陷在温柔窝中无力自拔。起初两人想赚够钱再复读再高考的想法,几乎都烟消云散了。妹妹说:“大哥哥,那天放飞小鸟的时候,对我的触动很大。连小鸟在安逸的窝中呆久了都不愿意飞往大自然自食其力了,何况我们惯于享受生活的人呢?所以我和姐姐商量我们再也不能在这里干了,这几天我们就要回家去了。”
我说:“小妹妹,你们的选择我非常赞同,毕竟靠这个吃饭不是长久之计,人一生几十年,美貌的时光一闪而过。以后的路还长,要得到幸福的未来还要靠自己的实实在在的付出。”

关键词:宁波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