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欧洲妓女的故事,让无数中国人感动

19世纪中叶,一位举着白茶花的巴黎风尘女,曾穿行于巴黎上流社会。贵族们盛传她言语高贵,举止大方。 “她身材修长,面色粉白,满头秀发垂挂及地。柔和而透明的面容里,隐约有淡蓝色的静脉穿过,仿佛在暗示她柔弱如柳,随时可能倒入你的怀里。毫无夸张地说,她的高雅无与伦比、独一无二。倘若她举起一朵白色茶花,则在表明她可以出售。” 19世纪法国作家古斯塔夫·柯罗丹曾如此描述她。

这位绝色佳人原名阿尔芳西娜·普莱西, 1824年出生于诺曼底。阿尔芳西娜家境贫寒,童年和少年时代历经困苦,小小年纪就干着洗衣女和佣人等贱活。14岁时,她被一个70岁的孤老头儿包养,尝尽被戏虐的滋味。15岁时,她回到手工粗活的困境,但不久被一位年轻公爵相中,又成了玩物。不堪忍受玩弄的阿尔芳西娜设计逃离了魔掌。之后,她改名为玛丽亚·杜普莱西,以自己的美貌和优雅体态,开始混迹于巴黎的上流社交圈。很快,她名声大震,被众星捧月般捧成了一朵奢华的交际花。

个欧洲妓女的故事,让无数中国人感动 变装短文 第1张

玛丽亚举着白色茶花卖身。见之,总有许多贵族蠢蠢欲动,渴盼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不过,包养她是一件昂贵之事:她的豪宅装饰极尽华丽,讲究封臣式的排场,她甚至拥有如许豪华马车和佣人。
“为何我要出卖自己?因为按部就班的工薪不可能让我如此挥霍地生活,而我渴望这样的生活。我并不认为自己因此就腐败堕落,也不会心生妒恨。我唯一希望得到的,无非是快乐、享受和高贵文明的环境。”玛丽亚如是说。
作为高级交际花,玛丽亚吟诗赋词,习文作画,还擅长歌舞。她附庸风雅,与当时诸多才子交往共游,如匈牙利作曲家弗朗茨·李斯特。传言李斯特曾对阿古尔女公爵坦白过:“她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子……”。法国作家亚历山大·小仲马同样魂不守舍,为她写下名作《茶花女》。然而,基于玛丽亚原型的绝色佳人薇奥丽塔,却被小仲马毫不留情地抛弃,她患上肺结核,并死在遭人唾弃的羞辱里。
▲匈牙利作曲家弗朗茨·李斯特
《茶花女》写于1848年,即玛丽亚去世后的翌年。最先将这作品搬上剧场的,也是小仲马。作为茶花女玛丽亚曾经的情人,小仲马在他那封众所周知的辞别信里坦白道:“亲爱的玛丽亚,我既无巨资助我如愿以偿地爱您,又非穷得可让您由着性子爱我。所以让我们彼此相忘吧!对于您,我这个名字无足轻重;对于我,您的青睐是不可企及的幸运。无需赘言,我是多么悲伤啊,您知道我多么爱您!就此别了!”

▲法国作家亚历山大·小仲马

个欧洲妓女的故事,让无数中国人感动 变装短文 第2张

玛丽亚去世前一年,曾与一位公爵结为秦晋,可惜这段姻缘昙花一现。那时,她已病魔缠身,而本性难移,不愿放弃花天酒地的社交场所。她无法忍受经济窘迫,胡乱接客,惹怒了不少男人,她也因此不断受到威胁。当她病入膏肓,自知生命即将结束时,突然写信给李斯特:“我将不久于人世。我也早厌倦了此世令人难以忍受的生活,并不留恋。带着我去旅行吧,我不会成为您的障碍。白天我睡觉,晚上去看话剧。夜里,您可以肆无忌惮地对我行事。”
1847年,年仅23岁的玛丽亚因病去世。本已身败名裂的她再次成为公众舆论的热点,她身后遗产,包括房屋及其奢华物件,悉数被拍卖甚至抢夺。不仅她的细软和服饰,连她的头发和情书,都在市场待价而沽。
好在巴黎蒙马特的墓碑上,她终于恢复了真实姓名:阿尔芳西娜·普莱西。玛丽亚·杜普莱西是否销声匿迹了?不,时至今日,游客们依旧兴致勃勃,在她的墓前搔首弄姿,拍照留影。
当年小仲马的《茶花女》问世4载后,意大利歌剧家朱塞佩·威尔第于1852年完成了同名歌剧。相比于小仲马对薇奥丽塔结局的毫不留情,威尔第让薇奥丽塔幸福地死在了阿尔弗雷多的怀中。
威尔第对女性的同情,有目共睹。在他的歌剧中,女性通常被迫成为社会的牺牲品,或因疾病折磨,或受他人胁迫,甚至无奈自残,往往以悲剧告终。她们的死亡,有时被定性为罪有应得,有时却被阐释为凛然之举。无论如何,活路没有,唯有死,方能证明她们曾经的生命痕迹。
花谢花飞花满天,
红消香断有谁怜。
白茶花,
欧洲女人曾经的哀婉,
从男人指间缓缓滑落,
沾着土腥,消失殆尽。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