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伪娘我的老板是女王

赵宇在农村考上的大学。苦读了四年却要自己找工作,家里父母身体不好,还有两个弟弟要读书,家里的重担全落在了赵宇肩上。

w650 (27).jpg 北京伪娘我的老板是女王 北京ts

城里的工作并不好找,赵宇最后在一家私企就职。这是一家只有五名人员的进出口出口公司。总经理姓王,都叫她语菲姐,她还有其它生意很少来,也很少过问公司的事,大小事都由总管薛美姐负责。会计冯姨年龄最大。二名业务员中,唯一的男性赵宇和最小的二十岁的淑英。公司的生意很好,赵宇脑子活络、业务好,公司里百分之八十的业务都是他做的。相比淑英的业务就落后了,公司每年都有指标,她总是完不成。为此她经常受到薛美姐的训斥。不但没了奖金,工资都快扣没了。整日里被薛美姐和冯姨呼来喝去的,有时还带着伤回来。淑英来自于农村,好不容易找到这份工作留在城里,她事事忍着。她恨赵宇。赵宇平日谨小慎微,看到淑英的遭遇,心里也害怕。公司人员少、再加上每年递增的业务指标,赵宇不想再呆下去了,他偷偷地与其他公司联系想跳槽。他打电话时,被淑英发现了,赵宇是公司的台柱子,他一走,公司就可能经营不下去,淑英也可能丢了工作,淑英思前想后,她把这件事悄悄告诉了薛美姐。赵宇要走,这不是小事情,语菲姐回来了,她找来薛美姐、冯姨一起商量。冯姨说:“没有别的办法,给他加薪吧,只有这样才能留住。”薛美姐不同意,她出了个主意:“我看赵宇胆子很小,上次,他去找我,正好碰上我揍淑英,他吓得脸都变了,话也不会说了。语菲姐,你不如把他彻底制服了,让他做你的奴隶,连工资也不用付了。”语菲姐性情高傲,她有着迷人的身段和从不向人低头的性格。听了薛美姐的主意非常高兴。第二天,语菲姐特意穿了一条浅兰色的牛仔裤、粉色的紧身上衣,长长的细高尖头皮鞋。说来也巧,这天,赵宇也正好要去递辞呈。敲了门进去,他不敢抬头,悄悄走过去,把辞呈双手递上。语菲姐看完后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赵宇淬不及防被打倒在地,刚想爬起来,语菲姐过去一脚踩到他头上,用脚使劲地碾。边踩边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你以为姑奶奶的地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薛美姐一直站在门外,听到里面语菲姐动起了手,又听到了赵宇的哭饶声,她拿起事先打印好的奴隶契约走了进去。语菲姐正要给赵宇上大刑,赵宇跪着、后背靠在一把老式的太师椅前面,脖子正好靠在椅面。语菲姐也背靠着太师椅站在赵宇的前面,她把屁股对准赵宇的脸,然后慢慢坐下,赵宇的整个脸被埋在语菲姐丰满的屁股里哭叫不得,屋子里静下来,赵宇的脖子被压迫着发出吱吱的响声,他的脖子象是要被折断了。大概有几十秒钟的时间,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语菲姐的屁股周围就被浸湿了一片,浅兰色的牛仔裤显得尤为明显。语菲姐没有再坐下去,她抬起了屁股。赵宇倒下去,半天才缓过劲来,他一副惊恐的样子跪趴在语菲姐脚下,拼命地磕着头。语菲姐斜躺在太师椅上,手摸着浸湿的屁股哈哈的笑着。欣赏着他畏惧的神态,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感。薛美姐在一旁踢了赵宇一脚说:“还不赶快求郭奶奶收下你作奴隶!”赵宇赶紧说:“求姑奶奶收我作奴隶吧!”语菲姐说:“我今天高兴就破例收了你,按照我的规矩,收奴隶要赏黄金吃,今天就一起赏了吧!”薛美姐赶紧喊淑英拿来一个盘子,淑英伺候语菲姐脱了裤子。赵宇还没有从恐惧中缓过来,薛美姐把盛着语菲姐大便的盘子推过来,又踢了他一脚说:“还不快谢谢姑奶奶!”赵宇又赶紧磕头道谢。直到大便的臭味扑来,赵宇才有些清醒。他有些犹豫,那味道太刺人了。他抬起头却看到了语菲姐的屁股,那浸湿的印记还在。赵宇感到巨大的恐惧,他毫不犹豫的趴下头吃了起来。赵宇头也不敢抬头,拼命地吃着,那一刻,肯定是恐惧把味觉给掩盖了。看着他的吃相,语菲姐和薛美姐都禁不住的笑。香便很快吃完了,薛美姐把准备好的奴隶契约拿给赵宇看,薛美姐说:“好好看看!别说我们欺负你。”契约的大致内容如下:王语菲女士与赵宇


关键词:北京伪娘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