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女王的秘密

女子, 年轻貌美, 富裕
丽花香子:18岁,东京香奈女子中学女子 
高生,为日本超级女富姐丽花质子的千金 
w650 (5).jpg 南京女王的秘密 南京ts小姐。 身材妖媚,貌若天仙,高贵、美丽 

,对奴隶的虐待极端残忍。喜欢虐杀跪在 

她娇美屁股下的男奴。 

杉本彩子:18岁,东京香奈女子中学女子 
高生,丽花香子的女同学,出身日本贵族, 

生活极度富裕奢华,年轻貌美的女子高生, 

娇横、残忍,喜欢对男童奴隶残酷虐待。 

山崎优子:17岁,东京香奈女子中学女子 

高生,丽花香子的女同学,出身日本贵族, 

生活极度富裕奢华,年轻貌美的女子高生, 

高贵、残暴,对奴隶的虐待从不手下留情, 

经常从中亚和非洲购买贫困男童供她尽情 

残虐,被她残忍虐待至死的男童不计其数。 

丽花质子,日本东京超级女富姐,年仅三十 

五岁,嗜好虐杀黑人奴隶,为丽花香子之母, 

身为亿万富姐,且貌美如花,身材丰满妖媚, 

气质高贵,使无数男人甘愿跪在她裙下任她 

肆意残虐,其虐待男奴的手段可谓残忍极度, 

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爬过来,臭奴隶。” 

恍惚之中我听到女主人的命令,急忙用戴着手铐的手揉揉眼睛,只见丽花香子小姐正坐在血
红色的天鹅绒沙发上,翘起一只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小脚,嘴里叼着一根高贵的女士香烟。原
来女主人已经睡完午觉了,我这个猪一样的贱奴隶怎么没有及时伺候,真是该死。 

“爬过来呀,是不是想挨打了,臭奴隶。”小主人提高了嗓音。 

“是,我爬……我爬……高贵的公主,求您不要打我。” 

我急忙从铁笼里爬向女主人高贵的高跟鞋下,我已经在铁笼里跪了几个小时了,手铐的链子
比较长,敲击地面叮当作响,但并不妨碍爬行。爬到公主脚下,我低头跪趴在地上,等待着
美丽高贵的女主人命令。 

“臭奴隶,竟敢在小姐我休息的时候偷懒打盹,我看你这只贱猪是不想活了。” 

“奴隶该死,贱奴该死,望主人饶恕我。” 

我吓得浑身颤抖,一边磕头一边恳求着。 

香子公主用高跟鞋的鞋尖托起我丑陋的下巴, 

“要我饶了你,哼,今天小姐我要尽情地虐待你这个下贱的奴隶,要让你牢牢地记住应该怎
样伺候你高贵的女主人。” 

我发疯似的在冰冷的地板上磕着响头, 

“感谢女主人收留我这个肮脏的下贱狗奴,我卑贱的嘴脸愿意接受您任意的虐待、践踏和羞
辱……只要高贵的公主您开心……” 

“好了好了,抬起头来。” 

香子公主有点很不耐烦, 

“张开嘴!” 

我急忙抬起头张开嘴,公主把长长烟灰弹在我的嘴里。 

“咽下去,一点也不许剩。” 

发红的烟灰烫烧着我的舌头,可我不敢哼声,香子公主优雅地吸了一口香烟,又将仍然冒着
烟火的烟头毫不留情地扔进了我的嘴里。 

天哪,燃烧的烟头灼烧着我脆弱的舌头,发出“兹、兹”的声音,疼痛使我几乎要流出眼泪,
我忍不住剧烈的烧痛,“啊……啊……”象狗一样颤抖地呻吟,我悲惨的呻吟令高贵的女主人
非常兴奋,开始了对我这个卑贱奴隶极度残忍和疯狂的虐待。 
看着我跪在美丽女孩的脚下,嘴里含着灼烧的烟头,女主人娇美高贵的粉脸露出轻蔑的冷
笑,公主缓缓站了起来,粉嫩的玉手轻轻地褪下了质地柔软的高级丝质睡衣,此刻,我美丽
的女主人曲线玲珑的高贵身体半遮半掩地就在我不敢抬起的头前,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
高贵的女主人穿着华贵性感的黑色透明吊带内衣,在我的眼前,我能清楚地看到女主人穿在
脚上的高跟皮鞋,天哪,那足足有20公分高又尖又细的鞋跟令我不寒而栗,跪在香子公主的
脚下,我开始感到害怕,但我是下贱的奴隶,是可以被香子小姐任意虐待的狗奴隶,对美女
的崇拜令我下贱疯狂,我的生命是属于香子公主的,虽然害怕却又更渴求被公主狠狠地虐待,
为了仰慕我高贵美丽的少女公主,我不由自主地跪爬在地抬起我肮脏的头颅…… 

天哪,多么高贵的美丽仙子啊!那如鲜花一般娇嫩漂亮的脸蛋,如瀑布一般秀美的披肩长发,
如柳枝一般柔嫩的娇俏腰肢,当然更有那两条修长的粉嫩玉腿,微微轻耸而娇嫩无比地裹在
半透明小内衣里的高贵酥乳……,作为一个奴隶,一个极度下贱的专供美丽少女肆意虐待的
奴隶,我为香子公主的美丽而疯狂…… 

“啊……!” 

没有任何征兆,香子公主高贵的高跟鞋尖毫不留情地踢在了我的眼睛上,剧烈的疼痛使我发
出痛苦的惨叫,女主人狠狠的一脚使我的左眼破裂,伴随着我殷红的脏血流在我的脸上, 

“你这个贱奴隶,竟敢窥视公主我高贵的身体,臭奴隶,我踢死你……” 

“公主,我高贵的小公主,贱奴再也不敢了,求小姐您……” 

我哀求的话尚未说完,小主人却又抬起粉腿,狠狠地踢在我已经出血的左眼上,鲜血从被小
主人踢裂的眼皮里溅了出来,也许我的左眼已被女主人踢瞎了,但我的手脚都被小主人用铁
链牢牢地紧锁着,只能跪在女主人的脚下痛苦地接受,啊,美丽的香子公主,高贵而残忍的
女孩啊…… 

“哼!想求我饶了你,是吗?”小主人甜美而又残忍地冷笑着。 

“啊……,奴隶不敢苛求公主同情,但求公主可怜奴隶,饶奴隶一条狗命……” 

“哼,你的贱命一文不值,你这条喜欢被女孩虐待的臭狗……臭奴隶。” 

小主人弯下美丽的腰肢,拾起地上长长的铁链,铁链的另一端,牢牢地锁紧在套在我脖子上
的狗项圈,小主人嫩白的玉手牵引着铁链,然后,美丽的女主人高傲地抬起粉腿,骑跨在我
跪爬在地的身上,小姐尖细的高跟鞋跟踩踏在我的手背上,另一只玉手狠狠地拉扯着我零乱
的头发,娇横地命令我: 

“臭奴隶,现在,本小姐要骑着你去你梦想的地方,哈哈哈……哈哈哈……” 

小主人娇滴滴地诡密地笑着,玉手牵动着铁链,我急忙在地上开始跪爬着挪动着身体,顺着
小主人指挥的方向,我驮着美丽的女主人爬到小主人平时休息的卧室里。 

小主人平时是从不允许我这个奴隶进入她的卧室的,不知今天为何会骑着我来到这神秘的香
闺? 

只见小主人按了按手上的白金钻戒,然后,豪华的睡床竟缓缓挪开,原来在床下藏着一条密
道,但不知它通向何处,小主人就这样骑着我命令我驮着她爬进了迷道,原来是一个窄小的
楼梯,我缓慢而艰难地顺着楼梯爬行,好不容易拐了几次弯,才爬到一扇紧闭着的铁门前,
小主人又轻轻按动了玉手上的钻戒,铁门自动打开,同时,我听到头顶上睡床挪动的声音,
睡床自动挪回了原位,小主人骑着我爬进了铁门里,身后的铁门自动闭和,发出厚重的金属
撞击声,看来,这是地下两层了,小主人的睡床下竟藏有如此神秘的地下室,我又激动又兴
奋,更有些害怕,在这冰冷的地下室里,即使我发出再大的惨叫声,也不会有任何人能听得
到,也许这正是小主人带我到这里的原因。 

冰冷的地下室里,一盏昏暗的灯光微弱地照亮了房间,我得以看清楚地下室里的情景,窄小
的地下室里,粗糙的混凝土毛地面,阴冷的灰色墙壁上挂着一条黑色的很粗的皮鞭,角处似
乎是一个大便用的蹲坑,还有一个形状很怪的马桶,蹲坑边上有几张皱折的厕纸,地面的中
央有一个刚好能伸出头的黑乎乎的窟窿…… 

“看什么,贱奴隶,今天小姐我要尽情地虐待你,狠狠地滥用你的嘴脸! ” 

小主人优雅地从我身上跨了下来,命令我跪在粗糙的地面上,然后,小主人踏着高跟皮鞋取
下挂在墙壁上的黑亮的皮鞭,又高傲地站在我面前,我不敢抬头,怕又被小主人踢打,这时,
主人发出了命令 

“抬起你的狗头!” 

我立刻讨好地抬起肮脏的头来,我高贵的女主人将右脚的高跟鞋踩在我仰起的脸上,尖细的
金属鞋跟踩踏在我脆弱的嘴唇上, 

“奴隶,你这个下贱得跟猪一样的臭奴隶,看见那个窟窿吗?哼,给我滚过去!” 

我急忙连滚带爬地爬到那个黑乎乎的洞前,小主人冷笑着用高跟鞋拨开了窟窿旁的铁皮盖子,
原来,窟窿的下面还有一个狭窄凹槽,我想,这也许就是女主人专门留出让我下跪的地方了,
果然,小主人又命令我: 

“给我跪下去!” 

我不敢怠慢,立刻让自己的身体滚下槽里,天哪,槽底尖锐的混凝土棱角几乎折碎了我的膝
盖,忍着疼痛我只能跪在里面,小主人又用高跟鞋将厚厚的盖子封上,哦,此刻,除了我的
头从那黑暗的窟窿里露出地面外,我的整个身体都被紧紧地卡在那狭小的凹槽内,我愈发感
到害怕,不知道高贵的小公主将带给我多么残忍的虐待。 

小主人扭着高贵的小屁股走到我仰起的头前,两条粉嫩的玉腿跨立在我头部的上方,那条黑
亮的皮鞭在昏暗的灯光下令人不寒而栗, 

“臭奴隶,在我虐待你这条贱狗之前,先来调动一下气氛如何。” 

小主人就这样跨立在我脸的上方,按下遥控,我看见正面的墙上有一个大的超薄壁挂彩电,
原来小主人已放好了牒片,彩色的荧屏上出现巨幅的子样——[ 女子高生て男屎奴の虐待] ,
接着,荧屏上出现了一幕幕令我颤栗的极度虐待的画面: 

美丽高贵的日本少女穿着漂亮的学生制服,在女生厕所里用最极端的方式残虐着她们的奴隶,
有奴隶跪在女孩们拉屎撒尿的大便坑前,奴隶的头被女孩用高跟鞋踩进大便坑里毫不留情地
践踏,有的被女孩用铁链捆绑跪在女孩的屁股下,男奴隶张着大嘴,恳求女孩往他嘴里拉屎,
还有女孩把屎拉在蹲坑里,强迫奴隶用嘴将蹲坑里的屎叼起来,然后女孩用皮鞭狠狠地乱抽
奴隶含着屎的嘴,更残忍的是,一位极漂亮的日本女孩命令奴隶仰躺在大便坑上,奴隶的头
恰好搁进窄小的大便坑里,女孩将穿在脚上的高跟鞋对着奴隶的嘴乱踩乱踏,奴隶的声声惨
叫似乎更令日本女孩兴奋,直到奴隶的嘴已被践踏得血肉模糊,然后,日本女孩才娇滴滴地
褪下小内裤,蹲在奴隶的嘴上扭着小屁股往奴隶嘴里拉屎,那奴隶张大着下贱的嘴,追逐着
日本女孩拉着屎的屁股为女孩接屎,女孩拉的屎并不多,但都拉在了那奴隶的嘴里,女孩拉
完屎后,就跨立在奴隶的头上,命令奴隶吃她刚刚拉进奴隶嘴里的屎,看着奴隶象饥不择食
的猪一样疯狂地咽吃日本女孩的大便,美丽高贵的日本少女娇滴滴地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还
有一位看样子只有十五六岁的日本少女,她留着一头美丽的披肩秀发,娇美的脸蛋如同天使
一般粉嫩,她身着美丽的日本学生裙,粉色的小内裤褪在那美丽的粉腿上,在她娇美、高贵
的屁股下,跪着一个被铁丝死死捆绑着的黑人男童,男孩的眼里流露着无比的惊恐和害怕,
黑人特有的厚厚的嘴唇在微微地颤抖,…… 

正当我看得出神时,高贵的小主人突然从将那尖细的高跟鞋跟踩在我的嘴上,娇淫地对我说: 

“臭奴隶,看到了吗?你的下场将会比这些屎奴更惨,哈哈哈哈……” 

话音未落,小主人的高跟鞋已无情地开始践踏我的嘴,天哪,那尖细的高跟鞋跟狠狠地践踏
在我脆弱的嘴唇上, 

“砰!砰!……” 

我的嘴唇和嘴角立刻溅出殷红的鲜血,我痛苦地惨叫着,混浊不清地哀求我高贵的公主,然
而,小姐看到我满嘴的血,却更加兴奋地乱踩乱踏,一边扭着小屁股践踏我的嘴,一边娇媚
地发出甜美的娇喘 

“贱猪,我要踩烂你的脏嘴,我要把你的臭嘴践踏得看不出来那是一张嘴,哈哈哈……,狗
奴隶,把嘴张大……让小姐我狠狠地踩!” 

虽然恐惧和痛苦但又不敢不听女主人的命令,我颤抖着张开自己的嘴,小姐冷蔑地看着我的
嘴,扭动着美妙高贵的身体,将高跟鞋跟狠狠地踩进我张大的嘴里,开始残忍地践踏我肮脏
的口腔,小姐狂乱的践踏着我的嘴,我的嘴唇,我的嘴角,我的牙齿,我嘴里的一切,甚至
那高贵的尖细鞋跟毫不留情地乱踏在我的咽喉深处,我疯狂地惨叫,我的嘴角被小姐的鞋跟
狠狠地踩裂,长长的裂痕冒着鲜红的血渍,我的嘴里被小姐践踏得鲜血淋漓,染红了女主人
高贵的鞋跟……,听着我的惨叫,欣赏着我被她狠狠践踏的悲惨景象,小主人越发兴奋,一
下比一下更狠,那高贵的鞋跟沾染着我的鲜血无情地在我嘴里乱踩乱踏, 

“奴隶,你的臭嘴竟然还有牙齿,我要把你的牙全踩下来,这样才不会碰疼我高贵的屁股,
一个没有牙齿的奴隶的嘴才是女主人最好的大便坑……” 

也许过了很长时间,高贵的小姐终于结束了对我嘴脸的践踏,而此时的我,却已被残忍的虐
待践踏得奄奄一息,我试图企求女主人的饶恕,却发现我已说不出话来,我的舌头已被小姐
践踏得血肉模糊,而我的左眼则已被女主人彻底踩烂,只能勉强睁着朦胧的右眼,我嘴里的
牙齿已经被女主人践踏得一干二净,唯有满嘴被践踏的血痕。 

“臭奴隶,从现在起,你的嘴就是我的厕所,我的痰盂,我要随心所欲地使用你的脏嘴,我
高贵的身体里所有的排泄物都要排进你嘴里,你这个臭奴隶,是不是想吃漂亮女孩子的屎都
想疯了,哈哈哈……,” 

女主人高傲地娇笑着,将我从凹槽里放了出来,但我只能跪在女主人的脚下,女主人狠狠地
对着我已被她践踏得血肉模糊的嘴踢了一脚,冷冷地命令我: 

“听着,臭奴隶,看见那个大便坑了吗?给我爬过去!” 

我立刻跪爬着爬到角落处的大便坑前,坑里有一疱黄色的粘粘的屎,虽然不多只是小小的一
堆,女主人娇淫而高傲地命令我: 

“臭奴隶,这是小姐我昨天拉的屎,你是不是很想吃?……跪在我的大便前,用你的嘴把我
的屎含在嘴里…… 

听着女主人的命令,面对着我疯狂渴望的美丽女孩的屎,我颤抖着嘴唇将我裂开的嘴张大到
不能再大,谨慎地伸向大便坑里那条软软的屎,当我的嘴唇碰到冷冰冰的大便坑底时,我知
道小姐高贵的屎已完全含在了我下贱的嘴里,我几乎激动地要疯狂了,天哪,我终于成为高
贵美丽的日本女孩的屎奴啊,从小我就极度渴望能被一位漂亮高贵的日本少女把我当作她的
奴隶一样虐待,尤其渴望能有一位高高在上的高贵小姐把我的嘴当作她专用的厕所,往我嘴
里拉屎、撒尿、吐痰、冼鼻涕,而现在,在我的嘴里,正被我紧紧地含着美丽女主人的大便,
我颤抖,我疯狂,我让自己的嘴唇张大紧紧地贴在大便坑底,慢慢地合拢我流血的嘴唇,终
于,我将女主人拉的屎完全含进了嘴里,那软软的、粘粘的屎充满了我的口腔…… 

“奴隶,哈哈哈……,你这个吃屎的贱奴隶,现在,用你的脏嘴咀嚼我的屎,我不说停就不
准停!” 

小姐高贵地命令着我,那漂亮的一双美目闪烁着残忍和兴奋。 

我急忙开始将已噙在嘴里的屎疯狂地舔咬,虽然已没有牙齿,但小姐拉的屎是那么柔软, 我
在极度的兴奋和昏眩中细细地品味着美女的大便,略微有些发苦,一股屎臭充斥了我的嘴,
啊,我终于跪在美丽女孩的脚下吃女孩子拉的屎啊,我神圣的公主,高贵的公主,您的屎就
是奴隶最丰盛的饭食…… 

突然,小姐抬起粉嫩的玉手,那黑色的皮鞭狠狠地抽打在我正在吃屎的嘴上,美丽的女主人,
扭动着娇美的高贵身体,丰满的一对嫩乳伴随着女孩娇体的扭动而轻轻晃动,小姐一边狠狠
地抽打着我下贱的嘴,一边娇声辱骂着我: 

“你这条喜欢吃女孩大便的臭狗……,你这肮脏的猪嘴……,你只配吃我们高贵女孩的屎,
小姐我要狠狠地虐待你,吃屎的奴隶,说,说你喜欢吃我的屎……,我抽死你这个下贱的屎
奴……” 

我一边疯狂地咀嚼吞咽着美丽女主人的屎,一边含糊不清地哀求着高贵的小姐: 

“高贵的……女主人,奴隶真……真的喜欢……吃……吃您的大便,奴隶愿……愿永远生存
在您……美丽……高贵的屁股下,吃您的屎……喝您的尿,奴隶的贱嘴……生来就是您……
拉屎撒尿的便坑,高贵的小姐……美丽的公主,请您更残忍地虐待奴隶吧!” 

美丽的公主听着我下贱的呻吟,娇媚的脸蛋上露出满意的冷笑,那已粘满我的脏血和女孩子
的屎的皮鞭更狠狠地抽打在我吃屎的嘴上……, 

女主人兴奋的娇喘声,皮鞭抽打奴隶嘴的“叭、叭”声,奴隶痛苦的惨叫声,奴隶吃屎的呻
吟声,哦,多么高贵的女孩,而又多么下贱的奴隶。 

在被小姐尽情地抽打了几乎半个小时后,此时我的嘴脸早已无法辨认那竟是一个人的嘴和脸,
我的嘴和嘴角附近遍布着被抽打的血痕混合着女主人的大便,我已被这高贵美丽的女孩子虐
待得奄奄一息,我试图说出求饶的话来,却已无法发出声音,因为我的咽喉深处已被女主人
的高跟鞋践踏得血肉模糊,我的嘴脸充满了剧烈的被虐待的伤痛,我不知道我所谓的“嘴”
还能不能称之为一张嘴,因为我的嘴角在被小姐的高跟鞋残忍地践踏和皮鞭的无情抽打后早
已左右撕裂开很大的血痕,嘴里的牙齿被小姐的鞋跟狠狠地践踏得一干二净,我的嘴里还残
留着尚未完全咽下的女孩的屎粘在我渗血的口腔和咽喉,由于呼吸困难,我不得不张大我的
嘴渴望着空气的吸入,天哪,嘴角的裂痕又被重新撕开,晕眩的疼痛使我昏死过去

关键词:南京女王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