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ts朝这个方向发展

“你也知道了?”陈怡倩有些惊讶,没想到这样八卦的事情父亲也关注。“爸,请你告诉我,赵紫薇究竟是什么人?她在人力资源部没有档案,她的简历是假的,可是,她是个难得的人才。”

    “嗯,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是猎头公司介绍来的,他们向我保证,可以帮助新海走上正轨。因为我相信他们,所以我就接受了,她的资料的确不在人才资源部。”陈牧简单解释了两句,这些话还是跟以前一样。“怡倩,我只是想问清楚,如果赵紫薇不在,你的计划还能够能行吗?也许她过几天就会离开,跟章俊结婚去了。”

    陈怡倩有点失望,父亲的解释等于什么也没说。“爸,你放心吧,紫薇跟我订这份计划的时候,已经考虑了,以后她或者我都离开了新海。这实际上是一份长远计划,并不是她或者我的计划。紫薇跟我说,一个正常的公司,应该是离开了谁都行,我想,我们也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

    “哦,这说明她还是有职业道德的!”陈牧仍然是一副惯常不动声色的表情。

    陈怡倩吃惊地问:“爸,你跟紫薇达成了什么协议?爸,你告诉我啊?”

    陈牧扬一下眉。“怡倩,别乱想。”

    “爸,我是你的女儿,你有什么话不能说啊?关于紫薇的事,你为什么不敢说,她是你请回来的,你怎么可能请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而且,像紫薇那么能干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被你收买,除非……”陈怡倩忽然想起母亲的行为,惊恐地叫起来,“除非,你做了对不起妈妈的事?除非紫薇是……怪不得妈妈那么讨厌紫薇,我一提起紫薇的名字她就反感,原来你……”

    陈牧皱着眉头。“怡倩,你说的什么话?”

    陈怡倩表情依然惊慌。“可是,妈妈为什么讨厌紫薇?她连紫薇都没见过,我说带紫薇一起吃晚饭,她听了很不高兴。爸,你告诉我,紫薇到底是什么人?”

    “怡倩,不要胡思乱想,认真做事。可是,我要提醒你一点,有什么要学习的,尽快跟赵紫薇学,也许,她随时会走的。”

    陈怡倩听到这个消息更加不安了。“爸,坐下来不到十分钟,你已经说了几次紫薇要走,为什么不能告诉我,难道我没权知道吗?”

    “怡倩,我看到你认真做事,我就放心了。新海的发展,不要急躁,一步一步来。如果有什么问题,再来问我。”

    陈怡倩见父亲避开话题,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可是她心里更难受了,想不出母亲为什么讨厌赵紫薇,可是,父亲不可能与她有关系啊。想到赵紫薇隐瞒了许多事,想到袁嘉与赵子强说的赵紫薇,似乎都不像自己接触的人,这到底为什么呢。

    陈牧道:“怡倩,你今天愿意跟我一起吃饭,说明你已经改变了,我觉得很高兴。有空过去画廊看看妈妈,陪她吃饭,现在一家人都忙,聚在一起的机会不多。”

    陈怡倩点点头。“好的,爸,你也要注意身体。”

    陈牧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信封。“帮我交给赵紫薇,里面有张支票,这是她的报酬。”

    陈怡倩吃惊地问:“爸,你真的付给她二十万啊?”

    “对,我原来的预算是十万。可是,她正在写另外一份报告,是关于陈氏地产,也有可能是陈氏集团的。我不知道她会写什么,但如果落到别人手里,可能对我们不利。”

    “爸,紫薇真的那么厉害啊?”

    “嗯,我也说不准。不过,按她上次那份报告来看,有这个可能。所以,如果你能看到她的报告,或者提纲之类的,就告诉我。如果看到以后再决定,你也知道的,即使投稿给杂志,人家编辑也要先看的。”

    “爸,你想看,直接跟她说不就行了,你都命名她是陈氏的特约分析员了。”

    “嗯,只怕她不给看,有些人是这样,作品没有完成之前,是不给人看的。”陈牧当然不会说之前在电话里的冲突,而是认真地说,“怡倩,我知道你和赵紫薇很要好,不过,你在某些时候,不要投入太多的个人感情。我们说的某些话,你更加不能跟她说,因为她是外人。”

    陈怡倩眨眨眼睛。“爸,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聘她做陈氏的顾问,上次你们不是谈得很好吗?为什么到后来又变卦了,是你不愿意,还是她不愿意?”

    “嗯,起初她也有这个意思,但后来不知为什么改变了。”陈牧眼睛转了一下,道,“前几天还问过她,可是她却不答应了。我想,这里可能……可能有章俊的因素,她现在不是在跟章俊谈恋爱吗,我想可能是章俊在拉拢她!”

    陈怡倩道:“爸,你别理那些八卦杂志,她不会喜欢章俊的,她只是帮我说服章俊,将广告交给新海做!”

    “哦,是吗?”陈牧装作醒悟的样子,然后又马上皱着眉头,“怡倩,帮爸爸做一件事,你要多留意赵紫薇的报告,看那份报告写成什么样子,但不要让她知道你在关注这个。最重要一点,那份报告不能落在章俊手里!”

    陈怡倩松了一口气,这话似乎在说明,赵紫薇并没有那种暧昧关系。“爸,你放心吧,紫薇不会跟章俊好上的,我了解她的性格,而且,章俊配不上她!”

    “怡倩,也许她不会跟章俊好,但那份报告仍然可能卖给章俊,那是商业决定。这个人很有主见,在工作上几乎不带个人色彩,怡倩,在这一点上你比不上她。不过,你在生活和感情上很有主见,虽然这主见不一定对,我估计她在这方面不如你。虽然我对她的前卫意识有点意外,但她的能力不能低估,唉,我真的不了解现在的年轻人。”

    “爸,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牧笑笑:“到目前为止,她在工作和商业很有远见,她的野心比我想象的更大。怡倩,我只是提醒你,你要学会真正的,赵紫薇不是你的依靠,你只能靠你自己。”

    陈怡倩惊讶地问:“爸,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紫薇跟你辞职了?”

    “没有!”陈牧摇摇头,“不过,我想,她始终会走的,新海这个池子太小,不够她施展。我很希望她能来陈氏,可是现在看来,不太现实。怡倩,你问过我几次了,赵紫薇是什么人,可是我回答不出来,因为我也想了解。”

    “爸,这怎么可能,你既然不了解她,怎么会聘请她,付她那么高的薪水?”

    “我也不知道,有时做个决定只是一念之间的感觉。”陈牧脸上没有笑容了,“怡倩,我希望你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将来她是否继续为陈氏效力,可能要取决于你了。即使她不愿意来陈氏帮手,至于不要与陈氏为敌,我想,只有你能影响她。”

    陈怡倩道:“我会尽力的,我也喜欢跟紫薇一起工作。爸,不怕你笑我,有紫薇在的时候,我的心就会定。有几次我有种错觉,仿佛她才是新海的真正老板。”

    “怡倩,其实她不是在乎我们付的那点薪水,我想她在其他方面赚的更多。其实,如果她善于利用她所写的报告,可能收入会多十倍,二十倍,可能是她还没找到合适的投资者,当然也有可能她一直在这么做,我们不知道而已。怡倩,认真听我说,你找个机会,将她的电脑文件拷贝下来。”

    陈怡倩吓了一跳。“爸,这不是偷窃吗?”

    陈牧道:“怡倩,不要这么想,为了保护自己,有时一些必要的手段是需要做的。如果不这样,陈氏早就被人打倒了,要顶住别人的那么多攻击、陷害,不是那么容易的。”

    陈怡倩不说话了,尽管她以前听姐姐说,商业活动都是很丑陋的行为,充满了尔虞我诈,每个人都踩着别人的肩膀、甚至人家的尸体向上爬。以前父亲只是跟她说一些商业策略和技巧,她从来没想到,现在自己也要用到这一招。她犹豫地问:“爸,这样不择手段,我做不来,我宁愿少赚点钱,也不想这样。”

    陈牧一愣,可是那张脸仍然象平时那样不动声色。“怡倩,不要把它当作亏心事,这是很平常的事情,跟道德无关,跟生存有关。譬如说你跟另一家公司竞标,譬如你跟另一个女孩争一个男人……”

    陈怡倩叫起来:“爸,你在说什么啊,紫薇不是我的敌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怡倩,你就是这么情绪化,有的时候,你需要心狠一点,你姐姐就有这个头脑,可惜她不愿做商业。举个例子,如果你想炒一个员工,不要想这对他有什么影响,会不会影响他的家庭,而应该想到的是,炒他对公司有什么影响。做大事有时是要绝情一些,个人感情要放在其次……”

    陈怡倩心里难受,虽然听着父亲说话,心思却不在了。父亲这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话,虽然她以前也听到过,可是却从来没想到自己做。她忽然想到赵紫薇拍桌子骂张莉的情景,是啊,那是自己做不出的。看来,赵紫薇忍耐有点可怕,她明明不必对张莉客气的,这就意味着,她比自己更适合商业竞争。

    可是,赵紫薇在写什么报告呢,连父亲都想了解,她为什么不愿将报告给陈氏。赵紫薇的电脑,她碰过好多次了,有时也好奇她的私人文件,可是从来没想到要“偷”她的东西。想到“偷”这个字眼,陈怡倩心里不舒服了,这不是自己想象的商业活动啊

关键词:南京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