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ts女性魅力不如自己

这番直截了当的宣言,是来自于一个约会被拆散之后的愤怒,还包括惊恐。当陈怡倩逃离现场之后,对赵紫薇多了一种恐惧,不是因为“偷情”被发现,而是仿佛一瞬间在赵紫薇面前抬不起头了。这种有点自卑的感觉,令她由惊慌变成愤怒,然后想发泄。

    在的士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陈怡倩叫停了。然后下车,打电话给rose,尽管她猜测人家可能也有事。但已经顾不得了,这时候就是要自私,因为回家之后只能对着电视或者电脑,这不是她喜欢的。

    这次陈怡倩没有进酒吧,而是进了一家咖啡屋。在等rose的时候,她打了电话给赵紫薇,可是赵紫薇没接。她明白,赵紫薇一定还在跟那个女孩在一起,可是她怎么会认识钟原的女朋友呢,可是她刚才的表情却说明,她并不知道钟原与那女孩是恋人。

    陈怡倩想来想去都不明白,事情怎么会这样,接吻的时候被钟原的女朋友撞见就罢了,偏偏赵紫薇也见到了。象赵紫薇那样正经的人,大概又要看不起自己了,陈怡倩越想越气,没从自己的方面检讨,却几下写了一条短信给过去:紫薇,我恨你,如果你陪我,我今晚就不会乱来了,我恨你!

    过了一会收到赵紫薇的回复:不要乱想,这段时间把公司的发展计划订好,老天给你磨难不是要摧毁你,而是让你成长成熟。

    陈怡倩看着发愣,她竟然没骂自己,可是她为什么不理自己。没想到过了一会又收到另一条信息:怡倩,女人的美丽不是完全源于男人的喜欢,而是自身的修养,自信的女人最美丽,我希望你自信,我也希望我会永远喜欢你!

    看到这条短信,陈怡倩眼睛湿湿的,这是怎么回事,赵紫薇没有恨自己。她现在完全明白,自己的确比不上这个女人,尽管她的女性魅力不如自己,尽管她的相貌不及自己,甚至肌肤也不够娇嫩。盯着这条短信,陈怡倩再也忍不住,眼泪滑落下来,好想将自己所有的困扰和徬徨都跟她说。

    在回复短信的时候,rose走进来了,陈怡倩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机收起来了。rose有点奇怪地问:“dy,你怎么啦,那个男人欺负你了?”

    “不是他!”陈怡倩拭一下泪水,然后道,“一个朋友发短信给我,说我以前的男朋友结婚了。”

    “噢,不要紧,过一阵子就好了!”rose拍拍她的手臂。“所有的感情都是这样的,有一些时间,有一段新感情,过去就会永远过去了。”

    陈怡倩点点头。这时她意识到,不必跟rose谈钟原了,因为这男人不会再继续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想到赵紫薇的短信,心里又多了一点暖意,如果她也在就好了,三个女孩一定可以玩得很开心。看着rose,陈怡倩忍不住将她与赵紫薇做对比,可是找不到本质相同的东西。可是,这两个人都有很明显的优点,见识广,朋友多。

    “dy,今晚的约会怎么样,那男人很让你失望吗?”

    “嗯,有点,不过,我也让别人失望了!”陈怡倩本来是想骂男人,可是赵紫薇的信息让她的烦燥降低了许多,虽然她刚得出结论,自己永远比不上赵紫薇,可是这个结论并不令她沮丧。

    听着她叙述刚才的事情,rose先是皱眉,然后便大笑。“你真是倒霉,打扮得那么漂亮,居然撞到人家的女朋友。也不知道是你做坏事太多,还是你的时运不好!”

    陈怡倩有些恼。“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还取笑我?”

    “不笑你笑谁?”rose呵呵地笑,“我在想,如果你们被捉奸在床,那就更妙了。”

    陈怡倩气得打她,可是,打了两下,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了。忽然她眨着眼睛道:“其实,我倒不是害怕被他女朋友撞见,不过,被sarah看到了,我觉得更难受。在公司里,她跟我最要好了,我担心她会改变对我的看法。”

    rose问:“你担心她会传播你的事情?”

    陈怡倩一愣,自己居然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她摇摇头,道:“她不是那样的人,她的嘴巴很严。我觉得,谁要是能够交到她的好朋友,一定是件很幸福的事。”

    “哦?”rose有些奇怪,“看来,你很佩服她啊?”

    “是的!”陈怡倩忽然羡慕地说,“以前我只觉得,上时代杂志的女人,才是我佩服的对象。可是,我现在明白她也是,如果她是男人,我会崇拜她的!”

    “啊?”rose低声地惊叫。

    陈怡倩笑笑,不再继续说赵紫薇了,不过,却忽然对她那个英文名sarah来了兴趣,周一上班后,再问赵紫薇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是不是喜欢那个歌手。

    “rose,干吗不买部车?”

    “去年就想买了,可是油价一直不停地涨,今年停车费又增加了。”

    “你说的也是,我也觉得有点贵,有时我宁愿搭的士。”陈怡倩自己有了房和车,其它的事情不用想太多,也许是习惯这样的思维,她有时并不了解别人的境况。有时她也曾想,是不是自己安逸惯了,不能够体会人家的心情,特别是以前男友高翔。

    rose问:“sarah还好吗?她好像也没买车啊!”

    “对,她也没买车,她多数是搭的士上班,如果人少就搭地铁。”陈怡倩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说法了,按道理,赵紫薇应该有部车的,以她的薪水早就是有车一族了。

    “你们最近不看表演了?我觉得sarah很喜欢的,上次看得特别认真!”

    “嗯,她挺好,不过她忙得很,工作忙,兼职忙,约会忙。”

    “哦,她跟刘宇很好吧?”

    “嗯,这个我不太清楚,因为她不说我也不好意思问。不过他们经常一起吃午饭,我参加过一次,他们居然从头到尾谈法律,好像很投机,可我闷得慌!”

    “是吗?”rose眨着眼睛。“她的兴趣似乎挺广的,她喜欢跟什么人来往呢?”

    陈怡倩忽然噗嗤一笑,拍拍她的手。“你都跟刘宇离婚那么久了,还担心什么,难道你还记挂着他?不过,虽然sarah有点男人性格,可是还是挺吸引男人的,现在章俊跟刘宇都在追她,估计她那个天秤已经偏向章俊了,你不用担心刘宇了!”

    没料到rose脸色竟然变了,但一瞬间却又恢复了原样。虽然只是不到半秒的时间,可是细心的陈怡倩还是发现,可是她不明白,难道rose与章俊有什么瓜葛。rose问:“你是说那个章氏企业的章俊吗?”

    “对啊,可能有许多人跟他同名,但肯定不如他有名!”陈怡倩假装不经意地说着,但眼睛仍然瞥了她一眼。“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有些面善,但一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你。”

    “哦,那不奇怪,你可能看过我的照片,因为有时我站在那些模特旁边,也被人家拍进去了!”rose道,可是眼睛却有点闪烁,明显已经开始心不在焉了。

    陈怡倩终于可以确定,她与章俊有关。那次去看时装表演,rose跟一个背影很像章俊的男人交谈,现在看来一定是的。她想到前些天看到章俊的八卦新闻,便决定套用上,于是装作随意地说:“章俊上个星期都送了三次花给sarah,还送了一条手链,我还试带了一下,是白金的。那天晚上sarah跟我出去打保龄球,可是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走了,第二天sarah来上班,我问她昨晚跟谁在一起,她说是男朋友。可是,我看到她的套裙跟昨天一样,耳环还掉了一只……”

    rose紧张地问:“这么说,杂志上说的都是真的了?”

    陈怡倩盯着她。“rose,你还爱着章俊,对吗?”

    “呯”地一声,rose慌乱中将将糖罐碰倒了。“不是,我根本不认识章俊,只是看到杂志有这些消息,八卦一下!”她刚扶好糖罐,可是又将咖啡打泼了,这一下,她真的发呆了,不动了。她只好看着陈怡倩,因为什么解释都没用了。

    陈怡倩握着她的手。“有些人,离开了就要忘记,记着不是一件好事!就象你刚才跟我说的,过一段时间,慢慢就会忘记了。”

    “你能忘记吗?”

    “不能!”陈怡倩摇摇头,“所以我们才需要朋友,需要工作,这不叫麻醉,而是寻找另一种寄托。不管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如果分开了,那就说明不合适!我们总不可能总是活在过去吧,即使全世界的男人放弃你,你也不应该放弃自己!”

    rose怔怔地,泪水慢慢涌了出来,然后把头枕在她的肩膀。陈怡倩拍拍她的肩膀,叹了一口气,鼻子也有点酸了。今晚也不知道是谁在安慰谁,不过,她觉得两人是站在同一阵线的,不仅对男人,还有对赵紫薇有相同的嫉妒。

    rose房子比陈怡倩想象的小,她问了才知道,rose与刘宇离婚后,两人都不想再住回原来的房子,便卖掉了。rose便买了一间较小的,自己一个人住,当然也有男人的痕迹,陈怡倩看得到。

    这一晚,她们聊了很久,工作、生活,甚至以前的大学生活、初恋。陈怡倩忽然有点庆幸,早知道不找钟原玩那种游戏了,跟赵紫薇或者rose聊天多好。她们相对躺在床上,一边说一边互相在对方身上乱捅,然后又大叫求饶,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就象以前跟姐姐一起。直到眼皮撑不住了,她们才昏沉睡去。

    朦胧中,她觉得似乎在跟rose及赵紫薇在林间漫步,一会儿携手而行,一会儿又停下细语。场景又转到另一个场面,她与赵紫薇各带着男朋友,四个人坐车出去玩。这一夜,她睡得很甜,似乎抱着情人睡觉一般,有温柔的抚摸和呢喃。

    清晨,陈怡倩睁开眼睛,看到那片刺眼的阳光穿透窗帘。一伸懒腰,才发现有人抱着自己,她回头看到rose还在沉睡的脸,不禁笑了。她轻轻将rose的手拿开,然后转身在她rose面颊吻了一下。没想到rose眼睛也不睁,双手圈住她的脖子,猛吻她。

    陈怡倩大笑,一下子推开她。“死丫头,竟然装睡!”

    rose被她在身上乱点乱捅,想装睡也不行了,只好睁开眼睛弹到另一头。“dy,不再睡一会吗?我还想再抱你一会,好舒服,很久没有这样了!”

    “呵呵,已经九点了,要起来了!”

    rose吃惊地问:“为什么,今天又不用上班!”

    “我要锻炼!”陈怡倩笑着解释,“我看到你有跑步机,我在家也经常用!”

    rose有点失望,但还是说:“好吧,你跑累了再叫我起来!”

    陈怡倩不理那么多,虽然穿着睡裙,却懒得现换了,反正房间里也没有男人。于是,她换上rose的跑鞋,上了跑步机。汗水淋淋让她觉得虽然累,但是畅快多了,冲洗一番后,她又变得精神抖搂了。

关键词:成都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