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ts蒋芳相对无言

按照蒋芳打听来的情况也差不多,甚至还知道,赵子强曾经写过几篇轰动的文章,这种不务正业的行为,也是世豪公司老板恼怒的原因。后来,陈怡倩曾经以联系业务为名,打了电话跟张莹谈,可是张莹仿佛察觉了,不再提供任何资料。

    就在她与蒋芳相对无言地时候,赵紫薇走进来了,开口就问:“怡倩,袁嘉有没有打电话给你,说派人过来新海?”

    “没有啊!”陈怡倩将手里的名片放下,她犹豫着,是否用文件盖住。

    “那就奇怪了,他也没打电话给我,可是有个自称华建地产的人来了,说来找我。如果是袁嘉自己过来,找我还说得过去,派人来应该是找你啊!”赵紫薇说着,走近她的桌边,“我让小梅领他到会议室了,嗯,我过去看看。”

    蒋芳却低声叫道:“糟了,一定是记者混进来了!”

    赵紫薇吓了一跳,立即扭过头来看她,因为一听到记者就会神经过敏。陈怡倩也有些吃惊,不知蒋芳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蒋芳没等她们说话,又道:“我先过去看看,紫薇不要出现!”

    看着蒋芳出去,她们俩,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显然,被记者追逐不是什么好事,赵紫薇不是真女孩,即使虚荣也达不到那个程度。陈怡倩了解“她的为人”,虽然曾经为她穿那样性感的裙子去跟章俊约会而生气,可是,她相信赵紫薇不是那样的人。

    陈怡倩寻思着,姐姐的提议该如何说起,或许,自己也有这种想法吧。她甚至想起当初“撮合”的动机,可是在生日派对后,她觉得与赵紫薇只会更亲密,甚至比黄燕梅可能还要亲密。如何开口呢,陈怡倩抬起头,却发现赵紫薇正在盯着那张名片。她有些紧张,不知赵紫薇会不会发作,因为有这两张名片意味着她去调查过。

    赵紫薇拾起名片了,可是她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提醒自己不要手抖……糟了,她去哪里找来的这两张名片,这说明她调查的离真相越来越近了?不知为什么,她竟然念起自己的旧名片来了:“赵子强,世豪广告公司设计部高级主管,英文名ericzhao!”

    陈怡倩看着她的表情变化,心里也有点担心,尽管以前曾告诉她这回事,但仍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盯着那熟悉的名片,赵紫薇明白,那才是自己的真正身份、真正生活。然后她又拾起张莹的名片,那个相处两年的活力女孩,也许她更加了吧。想到以往的日子,又不禁遐想起来,毕竟那曾经带给自己许多快乐。

    “这个女孩张莹,是个很细心的女孩,跟子强是最佳拍档。我听子强说起,他离开世豪的时候,张莹挺想跟着他一起到新公司。可能是杭州有点远,女孩舍不得家人,也舍不得男朋友,所以没走。他们的关系,就象我跟小梅一样……”

    “紫薇……”

    赵紫薇身体一震,才意识到自己只顾着编故事,不过这故事却是真实的,只是叙述的人身份不同而已。她看看陈怡倩,又看看手里的名片,对,还差一个解释,赵紫薇灵光一闪,立即指着她:“哦,我知道了,你…,嗯,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

    “哈哈,你喜欢子强,我说过介绍给你认识,你嘴里说不要,却暗地里去打听他是什么样的人!”赵紫薇采取先发制人的战术,先认定她是这样。“真是个傻丫头,想了解人家,直接问我就行了,偷偷去打听,手段不太光明啊。怡倩,告诉我,打听到什么了?”

    “紫薇,我没有!”陈怡倩有些紧张,“我……”

    赵紫薇不等她说完,便拍拍她的肩膀。“不要紧,我下次介绍给你认识,说不定你会喜欢上他。他比我更能干,经常在杂志上写文章,上次我写给陈氏的报告,他出了很多力,可以这么说,没有他,那份报告根本写不出来。他经常周末也回上海的,虽然他说是回来陪父母,我看啊,他不是找旧情人,就是跟袁嘉出去疯癫。”

    陈怡倩终于忍不住了。“紫薇,你说个不停,能不能让我说两句!”

    赵紫薇停了下来,心想,好了,听她说几句赞美赵子强的言辞吧。

    “紫薇,很抱歉,我……”陈怡倩做个手势,“我不是很欣赏你弟弟,不错,他在工作上很能干,甚至还是个经济专家,可是他没有足够的责任。他跟老板吵了几次就辞职不做,说明没有学会妥协,不管是对客户还是对老板,这说明他不成熟。另外,女朋友到谈婚论嫁的时候,还跟他分手,说明他肯定有致命的严重缺点,不然的话,一个憧憬结婚的女孩不会跟他分手……”

    赵紫薇整个人呆住了,脑袋翁翁直响,连她后面的话都听不到了,天啊,这竟然是自己给她的印象……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就是赵子强,可那有什么分别。等意识过来,她听到了陈怡倩的最后一句话:“这样不成熟的男人,我是不喜欢的,紫薇,很抱歉!”

    赵紫薇脸色变了。“这是赵子强给你的印象?你甚至还没有见过他!”

    陈怡倩犹豫了一下,仍然缓缓地点了头。赵紫薇伤心地放下名片,颤抖地转身,可是才迈出两步便一个趔趄,整个人几乎摔倒,幸好右侧就是沙发,她用手撑住了。陈怡倩慌了,立即走过来扶着她,可是赵紫薇苦笑一下,轻轻推开她的手,那脸上的笑实在太苦、太难看了。

    看着她推开自己的手,陈怡倩害怕地叫起来:“紫薇,别走!”她知道坏事了,又去拉她的手臂。她鼻子酸酸的,意识到说赵子强的那番话惹来麻烦了。“紫薇,别走!”

    赵紫薇冷冷地道:“还要说什么,骂完赵子强,就该骂赵紫薇了吧?”

    “紫薇,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怡倩急了,“紫薇,对不起,我口无遮拦,我没心没肺。”

    “无心说的更加是真话,可能你对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赵紫薇的脸冷得象冰,“你做错任何事都是合理的,别人有错就是活该。你从来没有认识过赵子强,凭什么对他下定论,如果刚才那番话是我这样说你,你心里好受吗?你生活的环境就是这么大,你又认识了多少男人,你失恋一次就叫家人陪你受罪,跑到酒吧去鬼混,你成熟到哪里?你的朋友呢,是你不要他们,还是他们不要你了,天天晚上看电视玩游戏很容易打发日子吧?”

    陈怡倩听到这番冷冰冰的话,有点急了。“紫薇,难道你不能听我说两句,你太霸道了吧。你不能因为他是弟弟,就要求全世界都喜欢他。他女朋友为什么不要他,他老板为什么不留他?难道这不能说明问题?”

    赵紫薇火了,立即道:“是的,我就是霸道,因为他是我弟弟,我必须维护他。如果我在这里说你姐姐的坏话,说她勾三搭四,朝秦暮楚,背着男朋友偷人,你会高兴吗?”

    陈怡倩脸上出现了愤怒:“紫薇,你不讲道理,胡搅蛮缠!你这不是评论一个人,而是诋毁一个人。”

    “怎么,就许你不讲道理,我不行吗?你太自私了,从来没顾别人的感受,不爱自己的家人,不爱自己,你又值得谁爱?你这么看我做什么,准备对我大叫:赵紫薇,我要炒掉你!还是说:赵紫薇,你去死吧!”

    “紫薇,我……”

    可是赵紫薇不再听她说什么,已经快步走出了房间。陈怡倩看着那身红色消失,又气又急,几乎要哭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可是走到门口她就不敢追出去了,她害怕在写字楼里拉扯,所以只能垂头转身,坐下。

    陈怡倩真的好伤心啊,昨晚才与赵紫薇倾诉心事,以为终于找到知音了。没想到今天一些意外,却将事情改变了,她不明白今天为什么会失言,而且说了那么难听的话,以前一直标榜自己成熟,没想到对着赵紫薇却一再失态。她暗里羡慕赵紫薇的成熟和优雅的气质,也将她当成自己的学习目标,可今天昏头昏脑说了她弟弟一番难听的话。

    过了一会,她无法安坐,想着蒋芳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知道那个记者的事解决没有。虽然她害怕面对赵紫薇,还是要过去的,本来在她这个年纪,应该有个人依赖一下,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或许要强的人都不可避免地孤独,就在她庆幸在工作上找到赵紫薇这个知音,现在却变成了另外一番情景了。

    刚走出房间,却见到蒋芳走过来了,一脸惊讶的表情,仿佛看到了外星人。

    “芳姐,你怎么啦,那记者走了?”

    蒋芳张了两次嘴,竟然说不出一句话,陈怡倩立即将她拉进房间,一双眼睛热切地望着她。蒋芳憋红了脸,终于吐出一句话。“紫薇请那记者到总监室了,说是接受他的采访,什么都可以谈!”

    “啊?!”陈怡倩低声地惊呼,不到半秒钟,她的心已经沉到了湖底。她忽然有种恐惧的感觉,生日那天晚上的亲近不会再出现了,甚至……

    ……

    跟蒋芳相对沉默了一会,低下头,又抬起头,可是两个人都从对方眼里看到忧虑。陈怡倩心里慌乱,还没想到赵紫薇这反常的举动会演变成什么,她会不会很快就离开新海,即使她不离开,她还会像以前那么对待自己吗?

    终于,她声音颤抖地问:“芳姐,告诉我,你对紫薇是什么感觉。你说她野心很大,你说她很狂妄……”

    “怡倩,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就是很担心。我只希望她仍然喜欢你,仍然愿意为新海、为陈氏做事,不然可能会有麻烦了,如果不是刚才看到她的眼神,我还没那么害怕。那种眼神只有仇恨的人才有的,可是我刚才看到了,怡倩,我只能说,她比我以前想像的更加可怕!”

    陈怡倩不出声了,可是她想像不出蒋芳认为的可怕是什么,赵紫薇即使有点恼,也一定不会报复吧,更何况,这几天她一直跟自己讨论公司的发展计划,这对于一个踌躇满志的人来说,是不愿轻易放弃了。

    忽然电话响了,陈怡倩发愣了一会才接了。

    “怡倩,星期六有空吗?”

    “嗯,你想约我?”陈怡倩有些意外,袁嘉居然打电话来约自己,她一向觉得袁嘉是个有趣的人,可是他是赵紫薇的人。“你为什么不约紫薇,她可是你的好朋友啊?”

    “哈哈,我对她没兴趣!”

    陈怡倩吃了一惊,这家伙说的是人话么。“怎么,你跟紫薇分手了?”

    “哈哈,从来没开始过,又何来分手!”袁嘉在电话电话里笑起来,“你可以带男朋友来,我们这边大概三四个人。吃过晚饭,然后去打保龄球,怎么样,有兴趣吗?”

    “你从谁哪儿探听我喜欢保龄球的,是紫薇吧?”陈怡倩笑了,暂时忘记了刚才的烦恼,“看来,我想不答应都不行了,你可能了解过我的嗜好吧,不然怎么一说就中?”虽然跟袁嘉交往不多,可她挺喜欢袁嘉那样直露的性格,虽然嘴巴有点“滑”,眼睛有点“色”,可却是女孩喜欢交往的类型。

    袁嘉道:“那我就当作是你答应了,记住,带上你男朋友,不然你的孤单的。如果男朋友不肯陪你,带个女朋友来也行。”

    “放心吧,只要我愿意,带上三五个都不成问题!”陈怡倩问,“你邀请紫薇没有?”

    “没有,如果你带她来也行了,我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不过,跟你提个醒,她到周末很忙的,我都很少见到她。听说她现在又多个章俊,看来她的日程表会很紧凑了,我猜你想找她的话,可能也要预约啊,哈哈!”

    “是吗?她有很多人要应付吗?”陈怡倩眼睛转了几下,猜想这个周末赵紫薇是不是跟章俊约会呢。“袁嘉,那我们星期六见了!”

    放下电话,陈怡倩却开始忧愁了,去哪里找个男朋友呢?要不,找钟原吧,他肯定是乐意的。那次去道歉之后,他们还通几次电话,还谈得挺投机的。有一次蒋芳还问她,是否交了新朋友,她只是笑笑不答。

    这时,赵紫薇带着记者周杰过来了,陈怡倩作为老板象征性握一下手,便让他们继续参观公司了。众人看到一个人拿着相机在公司里拍这拍哪,觉得有些奇怪,便问小梅那是什么人。

    陈怡倩心里不舒服,可是没有上前同赵紫薇一起陪记者,因为她没有嫉妒,也不是那种“她更像是我的老板”的感觉。她跟蒋芳面面相觑,两人仿佛从对方眼睛里读到了相同的信息,这信息令人不安。虽然赵紫薇主动牺牲自己,为公司做这件事,可是陈怡倩却更加不安。

    终于,蒋芳叹了一口气:“怡倩,你做错事了!”

    “你有什么建议?”

    “去问怡慧吧,我想她可能会有补救的方法。”

    “为什么问她?”陈怡倩吃惊地问。“你刚才还说应该请示我父亲的建议!”

    “因为怡慧……比我们更明白怎么跟别人相处,我想,跟紫薇也不例外!”

    陈怡倩盯着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们真的知道一些特别的事?可是她还没问,蒋芳已经走到另一头去了。为了避免同事们分散了注意力,陈怡倩也坐不下来,走到同事中间,说几句话,开个玩笑,可是她都觉得自己心不在焉。

    过了一会,张莉走到她身边,可是眼睛仍然盯着另一头的赵紫薇。陈怡倩知道她想什么,没有主动说话,而是坐在李勇军的空位上。她当然知道,原来赵紫薇也要出去开会的,因为今天的事情才改变了。

    张莉哼了一声,道:“我现在才明白,原来她将李勇军支开,是为了在记者面前摆谱啊。真厉害啊,我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女人,本事真不小!”

    “张莉,别乱说,这是我的主意,紫薇刚才一直在反对。”

    “怡倩,你上当了,这种人口口声声说跟章俊没关,现在可好,连记者都请上来了!”

    陈怡倩面上不悦,这女人居然说她上当,岂不是讥讽自己低能?“张莉,是我想借助记者帮我们宣传新海,不是紫薇要表现。”

    张莉扭过头来,看到她生气了,立即明白自己说话的重点有点偏差。“不过,我挺佩服她的,不但会骂同事,还能装出一副有本事的样子。但我更加佩服她勾引男人的本事,这种戏我就不会,就像有的人辞职只是为了老板挽留,为了加薪水一样。哈哈,欲擒故纵,厉害!”

    陈怡倩皱着眉头,她心情不好,如果不是有个记者在公司里,她真的想拍桌子了。“张莉,你那份计划呢,拿给你看看!”

    “等一下吧!”没想到张莉眼睛仍然盯着另一头,“她跟章俊是一类货色,可能也会碰出火花吧。哼,都是那么贱,男人为女人贱,女人为钱贱!”

    陈怡倩沉声道:“张莉,去拿计划书给我书!”

    张莉终于吓了一跳,走回座位去了。

    陈怡倩盯着总监室,可是那门已经关起来了。可是,她感觉到房间里不是记者,而是章俊,她仿佛看到了赵紫薇与章俊在亲热,甚至幻象里,章俊正在为赵紫薇轻解罗裙,抚摸身体

关键词:成都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