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ts|上海cd交友|上海人妖变装|

昨晚跟姐姐吃饭时母亲悄然出现,然后就被母亲和姐姐说了一通,只好仓惶逃跑。然后赶到酒吧里,又听到rose一番牢骚,陈怡倩听了一轮也不清楚她骂的是什么人。接着,两个人拼命灌酒,然后动作也有点放肆了。rose说想到她家来,陈怡倩没答应,她也不愿意去rose家。对于rose那失望的表情,她只能装作没看见了,这样的关系,她不敢想像太多,觉得有这样的好朋友就行了,其他不必。可是,这样能骗得过自己吗?

    她忘了是几点离开酒吧的了,反正喝成这样,她是不敢开车的,便搭的士回来了。这段时间,她无人可恋,放纵的事只能偶尔做,所以多数时间她都是玩电脑游戏。

    洗脸之后,陈怡倩并没有觉得有多清醒,头有些痛,尽管这样,她并没有想到要休息。她觉得,公司才是真正的家,这公寓不是,陈家大宅也不是。想到今天要到总部去开会,她只好住址地化妆,之后,她觉得有点改善了,只是眼皮还是有点沉重。

    刚上的士,她便接到方小玲的电话,说今天的会议推迟了。陈怡倩便通知司机改变目的地,然后她开始哈欠不断,那中年司机忍不住从镜子看了几次。看着熟悉的上班线路,相同的塞车地点,她觉得有点不同了,自己真的需要改变了。到了这样的年纪,还要家人担心,无疑是糟糕的,甚至连……连赵紫薇都说我幼稚,可是,这女人只比我大一岁,为什么却这么成熟?

    走出的士,陈怡倩又变得精神抖擞了,尽管这只是一种假象,但加上她这身宝蓝色的套裙,骗人已经足够了。

    小梅看到她走近了,奇怪地问:“怡倩,你今天走路来的?”

    “呵呵,小梅,我要是走路来,光这路边的烟尘就令我减寿几年了!”陈怡倩问,“星期六玩得尽兴吗?”

    小梅道:“太热了,什么都玩不成,就跑去打保龄球了。你呢,星期六跟紫薇说服客户成功了吗?”

    不提这事还好,陈怡倩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难道说那天打了钟原?“效果不太好,估计没有消息了。”

    小梅看到她表情不对,既然她不说,也就不问了。

    走进公司,小梅停下来,在梁晶那儿领取传真,陈怡倩便先进去了。经过总监室,她朝里面扫了一眼,赵紫薇已经在盯着电脑屏幕,双手快速地敲击着键盘。看样子,她已经开始工作了,不像其他人,前半个小时是热身。陈怡倩有些奇怪,这女人总是精力充沛,似乎从来没累。

    刚走回房间坐下,蒋芳便跟进来了。“怡倩,你没睡好啊?”

    “啊,不是啊!”陈怡倩虽然这么回答,却打了个呵欠。没办法,她只好解释,“昨晚玩得太晚了,两点钟才睡!”

    “哦,又玩游戏了?”

    “不是,约会!”陈怡倩将手袋放好,几乎又想睡觉了。

    “哦,那就好,希望你经常有约会!”蒋芳看她又掩着嘴,不禁有点担心这形象,“怡倩,今天不用到总部开例会吗?你现在去还来得及吗?”

    “当然去,他们将例会推迟到十点半了,听说是总裁早上从北京回来,可能还没上飞机吧。”陈怡倩打开电脑,再看一眼下午将与华建地产的合同,当然,还要拉上赵紫薇一起去,他们可是好朋友呢。

    她打了电话给袁嘉,跟他说明情况,稍后将合同草稿发过去给他。她刚想走过去找赵紫薇,电话响了。

    “怡倩,昨天你跑得太快了,妈妈给你的营养品没拿。你想我怎么交给你,到你公司,还是到你的狗窝?”

    “姐,别过来!”陈怡倩急了,她知道姐姐的脾气,什么事都做得出。“下次吃饭的时候,我再拿,千万别把妈妈招过来。”

    “如果昨晚不是有事,我跟妈妈就冲到你的地方去了,后来打电话给你也不接。”

    “姐姐,求你了,现在不是时候,过一段时间我一定回家,可以吗?”陈怡倩自然不敢说,昨晚电话响的时候,她正在酒吧里买醉。

    “那好吧,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不听话,我就先带爸爸上去!”

    陈怡倩只能答应了,没有其他路可走。她可以在母亲面前撒娇,做一下无赖,可是对父亲是不敢的,因为父亲有种自然而然的威严。

    准备好下午的合同,陈怡倩的倦意渐浓,虽然有浓茶提神,但没几分钟,她眼皮一沉,竟然伏在桌面睡着了。蒋芳看到了,只能笑笑,然后把门掩上了。

    待醒过来,已经将近十点十分了,她跳起来大叫:“芳姐,我迟到了,你为什么不叫我?”

    蒋芳立即跑进来,道:“怡倩,别急,刚才方小玲打电话来,说例会取消了。”

    “哦,是吗?她说了什么原因?”陈怡倩松了一口气,却有点失望,虽然她有点害怕父亲,但还是希望见面的。另外,她想借此机会问清楚赵紫薇的背景,算了,这也不是紧急的事。

    蒋芳解释道:“小玲说,陈氏地产那边有重要的会议,主要高层都过去了,可能有紧急事件。”蒋芳跟她解释,“刚才你父亲打来电话,也是说例会取消的事!哦,另外紫薇找过你,她手里拿着一封信给你,看你在睡着了,又回去了。”

    “信?”陈怡倩心情紧张起来,该不是辞职信吧?她看着蒋芳,“是什么样的信封?”

    蒋芳回答。“嗯,一个可以装a4纸的大信封。”

    陈怡倩暗松一口气,那应该不是辞职信。

    蒋芳盯着她,问:“怡倩,你好像怕紫薇突然辞职,对吧?”

    “你说呢?”

    蒋芳想了想。“如果我处在你的位置,我会担心的,这对公司的运作不利!”

    陈怡倩点点头,这也正是自己想说的。当然,她还害怕会少了一个朋友,尽管与赵紫薇的交流不多,可是她仍然认为,两人会是好朋友。她一直有种感觉,认为赵紫薇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她本想立即过去找赵紫薇,可又不想那么急,于是在写字楼转了一圈,跟同事聊了一阵,又回到了房间。于是打了几个电话,跟客户礼貌地说了几句,然后才打给朋友。跟黄燕梅啰嗦了一番,再轮到苓苓,因为已经好些天没见面了。

    可是电话里苓苓告诉她一个惊人的消息,她听得呆了。“什么,苓苓,你想结婚?你不是疯了吧,还是那个男人疯了?”

    “呵呵,现在不疯了,清醒的时候就没人愿意了。”

    “可是,你不是说打算独身吗,你认识那男人多久了?做什么的,年轻多大了?”

    “怡倩,别急,肯定有机会给你认识的,他人不错。我们认识快一个月了,我想,趁早把他抓住,不然这么好的男人又要给别人抢走了!”苓苓说到自己的新男友,语气里十分兴奋,显然已经忘记了那个天天咒骂的前夫。

    “可是,你真的确定他是你的真命天子?”

    “将来是不是我不知道,但现在他是!”苓苓声音激动,道,“怡倩,这还不够吗?我想,你也应该这样,如果看到合适的男人,别犹豫,勇敢一点!”

    陈听得头皮发怵,这叫什么话,一向都是她对苓苓说这些话,现在却反过来了。“苓苓,他已经向你求婚了?”

    “不,是我准备向他求婚?”

    “什么?”陈怡倩的电话掉了下来,这叫什么世道,什么都倒过来了。她慌地拿起电话,问,“你确定他也有这个意思吗?别表错情了,而且你现在没有工作,人家喜欢吗。”

    苓苓道:“怡倩,放心吧,我已经找到工作了,上个星期开始上班了,虽然工资不算好,可是有个寄托了。我以后没空陪你了,我要陪我的未来老公,呵呵。”

    “你才认识他一个月,就认定他是你的未来老公,太快了吧?”

    “不快,刚刚好!怡倩,我有事要做,不陪你聊了,有空再打电话给你!”

    陈怡倩放下电话,还在发愣,没想到半个月不见苓苓,她居然被男人把魂勾走了。为什么朋友问题快自己一步,难道自己真的不行吗?这一下,她开始不舒服了,许多比自己差的女孩,都一个个走进围城了。

    过了一会,她忽然想到了钟原,这个男人虽然可恶,但倒不是没有可取之处。既然要向他道歉,还是当面比较好,这样才显得诚心。可是,这样会不会给这男人一个信息,认为自己对他有意,或者只是认为自己为了合约。

    果然,钟原在电话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什么,你请我吃饭,我不太相信你的诚意。”

    陈怡倩道:“你放心,我不会跟你谈合同的,因为我们已经放弃了。”

    钟原问:“是吗?你老板怎么说的?”

    陈怡倩这才想起,那天冒充赵紫薇的助手,后来还大吵了一架。“嗯,我被老板骂了一顿,她说,如果你不接受我的道歉,我只有收拾东西离开了。”

    “听你的口气,好像只是应付了事,根本不是诚心道歉啊。”

    陈怡倩有点急了。“不是,我是真心的,工作是另一方面。”

    “嗯,那好吧,我相信你了。”钟原道,“不过,我还要再看看,再决定是否向你老板写投诉信。”

    陈怡倩心里暗骂,又在威胁自己,真该死。可是她还要笑着道:“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最多我让你踩我一脚,行了吧?”

    “哈哈!”

    陈怡倩忐忑地想像今天的晚餐,到底将会是什么情形。这个男人会不会趁机提出约会的要求,或者又再次要挟什么。其实,陈怡倩对这个男人并不反感,可是,对于酒吧认识的男人,她总觉得不踏实,这种男人大概经常胡来。

    她脑子里尽是一堆杂乱的景象闪过,手指点击的着电脑里的文件,忽然在一个文件停了下来。那赵紫薇给她的,关于公司管理章程的一个提纲,这份提纲收到几天了,可是她只粗略地看过一次,可是现在意识到,赵紫薇可能随时会离开新海,她开始认真了。

    为提纲添加了一些内容,陈怡倩发现自己的灵感不错,写了好一阵,直到写不下去了,她才起身离开房间。她手里拿着合约草稿,准备在签约之前,再让赵紫薇看一眼。在签字之前,她不敢放松,特别是刚与钟原冲突,再找新客户不是那么容易。

    可是在总监门前,小梅拦着她,指着关闭的门道:“怡倩,先别进去,紫薇忙着呢!”

    陈怡倩奇怪地问:“小梅,你怎么了,紫薇有客人?”

    “不是,紫薇在跟外国通话呢!”小梅道,耳朵在门玻璃上听了听,“她告诉我,至少要谈半个小时,让我别打扰她!嗯,现在过了十五分钟,估计快了。”

    于是陈怡倩便在小梅身边,看着合同草稿,可是脑子里想的尽是上午放风筝的情形。当躺在赵紫薇的大腿时的欢喜,竟然有以前与高翔温存的感觉,特别是赵紫薇第一次吻她的面颊,那种悸动的感觉。

    张莉经过的时候说了一句:“怡倩,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陈怡倩抬头对她笑笑:“我在排队等候紫薇接见呢!”

    张莉一愣,立即道:“真奇怪,我一直以为你是老板呵!”

    陈怡倩眨着眼睛,笑笑没回答,可是小梅在一边立即瞪着张莉,她不容忍有人明讥暗讽赵紫薇。张莉不以为然,对着小梅轻蔑一笑,转身离开了。

    这一下,陈怡倩有沉不住气了,便敲了两下门,然后推门进去。只见赵紫薇正戴着耳机,嘴巴说个不停,正在与人交谈。看到她进来,赵紫薇点点头,示意她别打扰。陈怡倩这时才发现,赵紫薇今天穿的是白色套裙,那白十分的纯。她有点发愣,尽管一直以为赵紫薇有点隐藏不露的高傲,今天这这一身纯白衣裙,完全将她的成熟与高傲表现出来了。

    “……yes,iagree,butyoudon’tuandthegoverhis’sa,notada,,yes,soon,trustme!”赵紫薇一边说,一边点击着鼠标,手嘴都不停。

    开始陈怡倩没反应她在说英文,等回过神来,竟然只听了后面几个字。但她立即明白了,赵紫薇正在用网络电话,因为这种方式是免费的。

    赵紫薇将麦克风拉开一些,对她说:“怡倩,我还需要一点时间,你先等等!”然后便继续对着话筒道:“no,,buttheexpetdateiswrong,pleasecorrectit!……yeahi’msure!ispentfourmonthsinthisreport,iknewyou’reprofessional,buti’mbetter!haha…”

    陈怡倩坐了下来,眼睛装作看墙壁,但耳朵却认真地听着赵紫薇的每一个字。听到后面,她又气又好笑,这女人真狂,居然自卖自夸,一点谦虚也没。她心里存疑,赵紫薇显然不是在谈公事,因为公司里目前还没有外国客户,即使是外企客户,也都是用中文交谈的。

    “thoughwesharethedatum,,,ok,i’llcallyoulater!”

    赵紫薇终于摘下了耳麦,将电脑里的通话界面关闭,似乎不用一秒钟,她便将自己的思想从另一个世界转换过来了,对她笑笑,问:“怡倩,有事吗?”

    陈怡倩一下没反应过来,还在猜想她刚才那些会话,虽然听得懂,却不明白什么意思。“哦,我跟你跟说说,华建地产的合同!”

    “对对,刚才我过去找你,也是这件事!”赵紫薇又坐下来,将桌面的一份文件放入抽屉,然后锁了起来

关键词:上海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