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ts这样的女孩

在黄燕梅家,陈怡倩一边帮助收拾房间一边说着话。这是一栋古旧的两层式洋楼,外墙已经斑驳陈旧,因为已经列入旧城区的改造范围,年底就要拆掉了。黄燕梅的父母在两年前遇车祸过世了,所以只剩下她与祖父祖母生活,虽然请了一个钟点工,但祖父母仍然喜欢自己去买菜做饭。所以,她结婚的唯一要求,就是张全过来一起住,这样对老人也有个照应。

    “你有那么听话,我才不信呢!”黄燕梅哼了一声,

    “确实是啊,我想你一个人陪爷爷奶奶挺寂寞的,所以过来跟你说话。”陈怡倩瞥了另一边的张全,“不过,我有点像电灯泡,影响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虽然我不相信你的话,但我还是谢谢你!”黄燕梅了解她的性格,“张全不喜欢逛街,他会留下来,我们上街就行了。好了,你现在告诉我,为什么愁眉苦脸的,出了什么事?”

    想到上午的冲突,陈怡倩就不舒服,打了钟原那一下,不知会不会闯出祸来,后来也没听赵紫薇提起。现在更担忧的事情是,赵紫薇会不会辞职,打过几次电话,赵紫薇都不曾接,看来还在生气中。“燕梅,我今天闯祸了,我打了人,而且是客户。”

    “啊,你打人?你一向是最理智的,怎么可能打人?”

    张全听到这边的惊呼声,也忍不住走过来听。于是,陈怡倩将事情说了一遍,听得黄燕梅和张全嘴巴张开都合不上了。张全看着未婚妻,眼睛里仿佛在说:“幸好你不是这样的女孩,不然我就下地狱了!”

    黄燕梅虽然跟她相识六年多,但这样的事仍然让她震惊。“怡倩,如果他要告你怎么办?”

    “他为什么告我,这只是小错误而已,跟他道歉就行了。”

    “你相信你自己说的话吗?”

    “不信!”陈怡倩老实地回答。可是,她不敢将酒吧里的放纵举动说出来,这可是影响形象的事。所以,她只是轻描淡写,那个男人想追求她,以生意做要挟。

    黄燕梅知道事实一定不止这些,可她不说,问了也是白搭。张全看了一眼陈怡倩,那惊诧仍然没有消失,然后又回他的电脑前去分析股票了。张全十分敬业,连工作之外的时间都搭上去了,有时黄燕梅也会抱怨几句,认为这样少了一些情趣,可是有事业心的男人总是可敬的,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关系。

    陈怡倩想,男女就是不公平,男人醉心于工作,女人更爱。可是,如果一个女人工作有成就,却令男人敬而远之。这是千年的传统,看来改变是不可能的了,照这样看,自己只能找个门当户对的男人了,而不是寻找爱情。似乎赵紫薇那样的强势女人,大概也不容易吧,不然之前怎么会分手。

    盯着一直在摆弄电脑的张全,她又开始疑惑了,他到底跟赵紫薇是什么关系。即使不是前度恋人,也必定是熟悉的人。可是,要怎么探听到这些消息呢,也许他们曾有约定吧。想到上午与赵紫薇的争吵,她心里就不舒服,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意那个女人。

    张全忽然抬起头来,问:“怡倩,几时带个男朋友一起来啊?”

    “快了!”陈怡倩笑笑,“张全,你要照顾好燕梅啊,别让她生气,更不能让她受委屈!”

    “当然,她就是我下半辈子,没有人比我更爱她!”

    黄燕梅在另一头陪着祖父母,听到谈话便望过来,一脸的甜蜜,偏偏嘴里却说:“这个人,整天都对着电脑,他那些股票价格记得很清楚,就是菜市的肉价不知道,现在连米是多少钱都不知道!”
杭州ts这样的女孩 情感文章 第1张    陈怡倩道:“我也不知道啊!”

    “所以啊,你们不会当家。”黄燕梅自豪地说,“张全找到我,是他的幸福!你呢,难道你想找一个会打理家的男人?”

    张全再次把目光从电脑转过来,看着幸福的未婚妻,不禁也笑了。

    陈怡倩哼了一声。“我现在看到有人在炫耀了,害怕全世界不知道你幸福啊,到处唱啊!”

    “不行吗?”黄燕梅反问。这一下,连她的祖父母都笑出声来了,对两位老人来说,孙女的幸福就是唯一的牵挂了。

    陈怡倩笑笑,不说话了,她忽然想起来,高翔似乎上个周末举行婚礼了。那个男人已经不能再让她心痛了,只是想到还是有些难受,也许该大方一点,写句祝福的话给他吧。虽然她想过几次,可是真要装这种潇洒却不易,现在看到黄燕梅的幸福样子,她不禁有点发愣,如果学会包容一点,自己是不是可以幸福呢。

    黄燕梅的祖父母,只是坐在厅的另一头,轻声地说着话,在沙发上看着这三个年轻人。虽然在不同的世界,可是,每个人对亲人的愿望都是一样的,祝福!

    张全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了。“你们还是去逛街吧,待一伙我陪爷爷奶奶去超市!”

    陈怡倩问:“怎么,你到现在还不习惯陪燕梅逛街?”

    “你说呢?”张全反问。

    黄燕梅瞪了他一眼,道:“他喜欢陪我逛电器城、电脑城!”

    “哈哈!”陈怡倩大笑,“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一副德性,拉他上街就像拉他上刑场一样!”

    张全也笑了。“怡倩,有时你们女孩也要讲道理啊,哪有一逛就几个小时的?这就等于一天的时候都投进去了,我还要做其它事了!”

    “这是联络感情的最好方式啊!”陈怡倩眨着眼睛,“除了你们在房间里卿卿我我,你们也需要其他途径啊,去看电影,郊游也行啊!”

    张全道:“我们感情好着呢,牢不可破,不用担心!”

    黄燕梅正在祖父母旁边,听到这话便说:“再好的感情,也要浇水施肥啊。我们将来到爷爷奶奶这样年纪,再自豪吧!”

    陈怡倩有些羡慕,可是,她又觉得这种幸福离自己太远了。今天看到张全也在,她忽然联想到赵紫薇,猜想他们到底是不是认识,是不是前度情人的关系。这时候,黄燕梅正在另一头跟祖父母说话,距离有点远,这时打听正好吧。

    “张全,我买了两只股票,可以帮我分析吗?”

    “哦,好啊,还是去年那两只吗?”张全说着,将电脑重新打开了。

    陈怡倩道:“换了一只了,现在是万科地产、招商银行!”

    张全有点奇怪。“哦,为什么不买你爸爸的陈氏地产呢?”

    陈怡倩摇摇头。“我觉得不好,我要是陈氏地产上赚了钱,没人相信我有能力,就会认为我靠内部消息。所以,我还是找其它股票,正好可以测试我的分析能力。”

    “哦,这样也对!”张全道。很快,张全就将股票趁势图调出来了,然后讲解了一番。

    可是,陈怡倩听得并不认真,她只是想要个答案:最近该不该卖。当她确定黄燕梅没有看过来之后,便轻声问:“张全,紫薇让我向你问好!”

    “谁?”张全一时没反应过来。

    “紫薇,赵紫薇啊!”

    “哦,谢谢,她还好吗?”张全随口答道,他已经明白她说的是赵子强,可是他脑子忽然疑惑起来:难道赵子强跟她说明了身份,他要自己保密,怎么可能轻易告诉别人?

    陈怡倩这时可以确定,赵紫薇跟他有关系了,可那是什么关系呢。她决定再冒一次险,看能否得到答案。“紫薇跟我说起你们以前的事了,我也觉得挺可惜,有情人成眷属是个美好愿望,每个人都想实现。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你们都是理智的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怡倩,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张全道。但他想笑,因为他明白了,陈怡倩只是乱猜一气。

    陈怡倩以为他不敢认。“你和紫薇的事,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就要结婚了。即使你的旧情人再好,你也应该忘记的,以后有机会再补偿吧!”

    张全终于忍不住,连咳了几下,用手捂住嘴巴,几乎笑岔了气。这女孩竟然误会他跟赵紫薇是旧情人,真要命了,那可是男人啊。他忽然庆幸,还刚才没有回答几句,不然什么穿帮了。“怡倩,你真逗,我刚才没听清你说什么,还以为你说我那个大学同学呢。”

    黄燕梅见到这边情况有点特别,不由得望过来。“你们在聊什么啊?”

    “股票!”陈怡倩大声应了一句,然后轻声问,“不对吧,紫薇明明认识你,你们还在餐厅吃过饭,也通过电话。”

    “怡倩,建议你把万科地产的股票卖掉,这段时间地产政策要变,短期之内有风险。”张全明白她是试探后,立即将口风收紧了,然后将音量降低道,“怡倩,你已经认识我一年多了,你和燕梅是六年的朋友,我的事你可能都知道。如果我认识你公司的其他人,你和燕梅肯定是第一时间知道的,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陈怡慧皱着眉头。“可是,我刚才没说她是我们公司的人啊,你怎么知道?”

    张全吃了一惊,但还是道:“你刚才说了,还说她是你们公司的总监!”
杭州ts这样的女孩 情感文章 第2张    “是吗,我真的说了?”陈怡倩歪着嘴轻轻哼了一声,这次终于抓住了。她瞥了远处的黄燕梅一眼,然后轻声道,“张全,你有很多东西没告诉燕梅吧,你从来不敢跟她谈前一个女朋友的事,难道这不是可以说明吗,你心里还装着这个人吧?”

    张全有点诧异她的逻辑。“怡倩,不要乱猜,很多事情就是因为起疑心才坏事的。你是燕梅的好朋友,应该帮她做些实事,不是添乱。”

    陈怡倩淡淡地说:“反正我不相信男人,你一定隐瞒了很多东西!”

    张全刚要说什么,黄燕梅走过来了,双手扶在他肩膀上。“谈哪只股票呢,脸色那么严肃?”

    “万科地产!”

    陈怡倩笑笑。“他就是劝我卖,说我挑错股票了。还是燕梅好,挑对人就行了,不用考虑什么股票。”

    “老公就是最好的股票!”黄燕梅在张全的脸轻轻拍了一下,笑着道,“千万别掉价啊,我看中你了!”

    然后说笑了一番,然后决定外出了。张全依然留下来,一是可以陪两位老人,二也可以做一些自己的事。他们请的钟点工,每天做两次饭,做一些简单的收拾便离开了。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黄燕梅陪着老人,张全也不时过来。政府拆掉这房子,给他们一套新房和现金补偿,只是新房的钥匙还没拿到,所以也难说几时搬走。

    上了车,黄燕梅问:“怡倩,你几时带我去看你的房子?”

    “那只是一间公寓,又不是家!”陈怡倩慢慢地将车驶离小巷,“我还想着只是暂时住一阵子,没想到竟然半年了!”

    “你为什么不住以前的房子?那可是你名下的啊!”黄燕梅问,“你想躲你父母到什么时候,一年两年?”

    “燕梅,说一些高兴的事情吧,譬如你的婚姻!”陈怡倩说到婚姻这两个字,又立即想到张全那闪烁的眼睛了,他一定跟赵紫薇有名堂。对于男女来说,如果极力否认,那只能说明他们曾经亲密过,甚至可能上过床。

    “那好,你答应做我的伴娘!”

    “我们去步行街吧,你想买什么?”

    “陈怡倩,你这个混蛋!”黄燕梅气得大叫。

    陈怡倩吓了一跳,方向盘几乎打歪了。然后,她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抚着心口。然后她慢慢将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燕梅,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在你的婚礼上弄点不好的气氛出来。”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想让你沾点喜气,你不可能只想以前的事,要看将来。”黄燕梅道,“再说,你有多点事做,就会忘记烦恼了!”

    “唉!”陈怡倩叹了一口气。最近的记忆都不太好,跟家里闹翻了,公司的生意刚见起色,赵紫薇又可能要走了。虽然她极少想到高翔了,可是,黄燕梅的婚礼无疑是一种提醒,高翔跟另一个女人结婚了。

    黄燕梅也沉默了,用婚礼来刺激她,显然不是什么好办法。她尝试过想介绍朋友给陈怡倩,甚至还有张全的同事,可都被陈怡倩拒绝了。“怡倩,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要做点改变,不能这样生活了!”

    “我知道,所以我不打算找男人了,找女人!”

    “什么?”黄燕梅睁大眼睛。

    “跟女人上床,很奇怪吗?”陈怡倩瞥了她一眼,启动了车子

关键词:杭州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