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ts喜欢长裙加红酒

陈怡倩一直喜欢这夜晚的风景,可是,她也曾经为了爱情放弃了这灯红酒绿。以前她觉得,为了心爱的男人,放弃一些东西是应该的。当然,最后她放弃的不止是这些,她没有感觉过什么值不值。如果爱一个人,为他做一些改变,那是应该的。所以,以前为他放弃,现在再重新拾起也是正常的。

    她一直是个很懂得享受的女孩,这享受倒不是特指名贵的衣裳、高档的餐厅,当然这也是个前提。她一直喜欢衣香鬓影的场面,喜欢长裙加红酒,喜欢高雅的场所,这两年压抑得太久了。有时候,女孩高估了爱情的力量,忽视了生活最基本的要素,这样,即使你再怎么努力,得到的答案仍然与期望不同。

    “hi,dy!”
201912031575382378114294.png 杭州ts喜欢长裙加红酒 情感文章    看着rose上来一个拥抱,她笑了,用手拍着rose那裸露的背。这个动作她丝毫不觉得别扭,仿佛自己一直都是这样跟人相处的,可是,她跟苓苓却做不到,跟姐姐陈怡慧也是多年前才有的了。

    “rose,怎么,你的男人呢,都被你踢走了?”陈怡倩坐下来,拍拍她的大腿。

    rose握着她的手道:“靓女来了,谁都要让路!”

    “呵呵,你这样说,我会骄傲的!”

    “那是应该的,你有这个本钱!”

    “呵呵,那当然,我本来不想那么谦虚的!”陈怡倩笑了,忽然大胆起来,在她面颊吻了一下。

    rose只是笑笑,没有什么特别反应,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跟她聊着工作的事。看着rose那件挂颈式的露背式暗红色裙子,陈怡倩有些羡慕,做模特的确是可能比许多人新潮,这样的衣裙虽然自己也有,但不是派对的话,就不那么敢穿了。

    “dy,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行,前几天有点麻烦事,但还是过来了!”陈怡倩手臂抚着她的手臂,忽然她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就是那个酒吧里遇到的男人。那个男人显然跟刘宇是朋友,rose一定知道,可是她不好意思问。

    rose干脆躺了下来,头枕着她的大腿,一只手摩挲着她那轻柔的雪纺裙,或者说,是有意识想抚她的大腿吧。“dy,你跟男朋友分手多久了?”

    “两个月了!”陈怡倩不想那太多的实话,虽然她喜欢rose。“rose,怎么没听你说过你的男朋友?”

    “你想知道什么?”

    “想知道你们一天做几次?”陈怡倩顽皮地拍拍她的脸。

    “你就想问这个?”rose盯着她。

    “当然不是!”陈怡倩笑笑。她虽然有女孩的八卦天性,只是很多东西也没兴趣去打听,如果别人愿意说就说吧。在公司里,张莉经常说这类事情,所以她自然也听过一些,特别是有一次,公司里的人猜测,赵紫薇是不是常做所以胸前才大。

    rose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怎么,你对我这里有兴趣?”

    “呵呵,我在猜是什么尺寸呢!”

    “摸摸看不就知道了!”

    陈怡倩吓了一跳,没想到她这么坦白,于是老实不客气地在她胸前捏了一把。

    没想到rose撇撇嘴,说:“你这样怎么试得出,当然是伸进去了!”她抓住陈怡倩的手伸进衣服里,带着这手到正确的位置,然后将一条丝巾遮住,便闭上眼睛养神。这举动显然是在鼓励陈怡倩,不用顾虑什么,这都是很正常的事。

    陈怡倩的手有点抖,尽管她不是第一次这样做。可是,她却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如果真的想抚摸住,那可能是……赵紫薇。怪事,怎么老是想到她,她明明是个异性恋者。

    “dy,你那个朋友还跟刘宇见面约会吗?”

    陈怡倩一愣,将手抽出来了,她看到rose有些失望。她想了想,才意识到rose问的是赵紫薇。她不高兴了,为什么人们都在关注赵紫薇,难道自己的魅力不如她?这该死的女人,在公司抢我的风头,在外面还抢我的朋友,这算什么?“我不知道,我们只是同事,许多生活里的事,她都不跟我说的。”

    “啊,你不知道?”rose显然不信,她直身坐着,“不可能吧,你跟她出来看演出,喝酒,这是好朋友才有的。”

    “说实话,我只知道她有男朋友,但不知道是谁!”陈怡倩说了实话,问题是,她都觉得这样的实话有问题。赵紫薇当她是好朋友,她也当赵紫薇是好朋友,可是,为什么两个人一点都不了解对方呢。“我到现在都没见过她的男朋友,她很少提到。”

    “她那么神秘吗?”rose盯着她,还是不信,这一下,连陈怡倩也开始怀疑了。她一向认为,应该和赵紫薇成为好朋友,可是直到现在,自己连对方的朋友、家庭情况都不知道。这算是哪面子朋友,莫非是她一直防着自己?

    “rose,上次跟刘宇一起那个男人是谁?”

    rose奇怪地看着她。“你和sarah、刘宇是朋友,居然还要问我?”sarah是赵紫薇的英文名。

    陈怡倩笑笑:“嗯,我不太习惯问别人的私事,除非他们主动告诉我!”

    “呵呵,你不太像女孩了,有哪个女孩不八卦的!”rose忽然笑了,又侧过身躺在她的大腿上。陈怡倩轻轻抚一下她脸,这一下,rose也还了她一下抚摸,又笑了,“你真可爱,虽然你很成熟,可就是这样还像小女孩!”

    “人不可能一点天真都没有了,你不是也一样吗?”陈怡倩道。

    rose道:“我告诉你他的资料,有什么好处?”

    “我给你吻一下!”陈怡倩笑了。她倒不是很想知道,可是她喜欢跟rose说话,喜欢听那些记者见闻,和模特圈里的美艳事。

    “吻一下有什么?”rose不以为然,她侧了一下身,将刚才的丝巾遮在大腿上,防止走光。“dy,你几时开始对男人失望的?”

    “什么?”

    rose轻轻抚她的手臂,“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要强的女孩,如果不是受了大的打击,你不会那么悲观的?我很喜欢你这个朋友,不过我也知道,你不是我们这类人。但只要你需要,你随时只可以找我,你如果想离开这个环境了,告诉我一声就行。”

    陈怡倩一震,这人怎么看穿自己了,赵紫薇这样,她也这样。这阵子遇到的女人怎么都这么厉害,难道她是自己找的朋友,而不是赵紫薇?“rose,每个人都有悲观的时候,那并不能代表将来也是这样。我觉得,谁都在寻找自己的位置,以前失败了,那只能说没找对位置而已,并不是人生就失败了!”

    “哦!这话有点像我以前的报社主任说的,她也说,人最主要是寻找自己的位置。”rose盯着她,“dy,你比我想像的坚强,上次你有点柔弱呢!”

    “坚强是逼出来的,在顺境中的人不会明白这个道理的!”陈怡倩淡淡地说。忽然,她对rose多了几分好感,一只手也不由得抚了rose的脸一下。

    “dy,我说话很直,希望你别见怪!”rose眨着眼睛看她。

    “你说吧,对朋友,我是不会生气了的!”陈怡倩笑笑,“即使生气,最多只是打你两下!”

    “是吗,那我先下手为强!”rose开始住她腋窝里捅了两下,开始了一场小战争。

    陈怡倩不够她动手快,所以老是被捅中,干脆抱住了她。当两个人胸口贴在一起了,所有的运作都停了下来,两人都意识到有些特别,立即松开了手。周围的人望了过来,看着这两个奇怪的女人,这样的胡闹在酒吧里是不多见的。

    于是,两个人便沉默地喝了一杯酒。很快,rose又靠到了她的肩膀,半闭着眼睛。她们都喜欢这种依靠的感觉,有点亲密,又不会脱轨。陈怡倩轻轻抚着她的手臂,心里却想着其他人,一会儿是高翔,一会儿是赵紫薇,一会儿又是苓苓,甚至还有章俊。

    “dy,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都喜欢!”陈怡倩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也是!”rose顺势倒在她怀里,一双眼睛充满了柔情,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喜欢的人。

    陈怡倩忽然弯下腰来,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没料到rose就是在等她这个动作,立即伸手圈住她的颈吻起来。陈怡倩这次倒没有吓一跳,因为她有准备了,她觉得rose比苓苓更适合自己。当然,这仅仅是她个人的想法,或许她以为自己见多识广的时候,事实却总是朝她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dy,你真的很棒,我没见过你这么好的女孩!”rose喘气称赞道。

    “当然,这还用说吗?”陈怡倩微笑。

    “今晚到我家来吧,好吗?我有一瓶红酒,在冰箱里放好久了。我们可以换上性感的长裙,端着一杯红酒……”

    陈怡倩一愣,这一直是自己设想的与男友的浪漫场景,没想到要与女人这样共度。她握着rose的手,笑笑道:“我们有一个好的开始,别太急,好吗?”

    “好的,我也是这么想!”rose抓住她的手,在手背吻了一下。

    陈怡倩发现,相对于rose来说,苓苓是业余选手,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显然,不仅是学识,在诱惑上,rose更是一个高手。这一次,吻的过程中,她没有想到赵紫薇,而在吻完之后才想起了。

    为什么,为什么老是想到那个该死的赵紫薇?

    ……

    夜,还是那么沉寂,人,也是那么孤独。

    陈怡倩放下了小提琴,呆呆地望着那熟悉琴身,终于,她叹了一口气,将它放进了琴盒。近一年没拉,手指已经不听使唤了,仿佛那记忆有点遥远了。她看着自己的手指,嫩嫩的,红红的,痛得厉害,看不到以前练琴时生成的茧了。

    她打开音响,让那熟悉的旋律响起,然后来到阳台,眺望远处的灯光。她分明怀念那个久远的年代,那悠扬的音乐陪伴的年代,小提琴曾经是她的最爱。那时候最喜欢与姐姐一起练习了,姐姐吹黑管,妹妹拉琴。因为家里大,她们有各自的房间,但经常都是练着练着,便会冲到一起,然后似的对练,结果总是姐姐陈怡慧输。因为陈怡慧用嘴吹,需要换气,她就不停地做鬼脸,说话逗姐姐,于是结果每次都差不多,姐姐用黑管追着打她,追着她到处跑,直到妈妈出来劝止。

    她忍不住翻出相册,看着以往跟姐姐的照片,想起了许多事。想到以往的情形,陈怡倩不禁莞尔,忍不住拿起电话。

    “姐姐,没有跟姐夫在亲热吧?”

    “没有,他在洗澡呢,再晚半个小时你就真会打扰我们了!”

    “呵呵,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

    “其实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房子有了,就差摆酒席了。”陈怡慧问,“怡倩,最近有没有认识到什么新朋友啊?”

    “嗯,没有!”陈怡倩犹豫着,最近的事情该怎么跟姐姐说。特别是她担心,如果赵紫薇将那骚扰的事件当作一个要挟,借此来控制她,可能是大麻烦了。

    陈怡慧道:“哦,如果别人约你,别立即拒绝吧,交个朋友也可以,又不一定是男朋友。一个人很孤单的,找点节目也好,别放纵就行了。”

    “我知道了!”陈怡倩想到跟rose的那一幕,却不知这样算不算放纵,“姐,刚才我翻相册,想起了许多事。那次你拿走我的相册,后来一直没拿回给我啊!”

    “哦,反正是放在家里,有时爸妈也翻看一下。你怎么想起看相册了?”

    “嗯,刚才我练了一会琴,手指好痛。姐,还是一起练有意思,你觉得呢?”

    “哦,我也很久没碰黑管了,可能你不在了,我也没什么心机练,如果你在就好了。”

    陈怡倩笑了:“呵呵,你每次都练不过我,然后每次都骂人!”

    陈怡慧骂道:“臭丫头,练就练,哪有一边练一边说话的,你用手拉,我用嘴吹。”

    “哈哈!”陈怡倩终于大笑,想到以前的事情,她就开心。“姐,我们几时再一起练一练啊?”

    “好啊,你把地址告诉我,下次我去那里。”

    陈怡倩头皮发麻。“要不,我去你那里吧!”

    “怡倩,你以为你住的地方很隐蔽吗,我要是想找一样可以找得到。我们不去找你,只是希望你自己说出来而已,傻丫头,你以为你骗得了人吗?”

    “嗯……”陈怡倩明白,以姐姐的性格,自己跟踪或者找私家侦探都可以。

    “怡倩,你找紫薇吧!”

    “找紫薇做什么?”

    “哦……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跟她有很多话说吗,她也没结婚啊,多跟她在一起。我看得出她很能干,经验多,待人也不错,而且年纪比你大,有些事你可以征求她的意见。不只是工作上的,有些烦恼也可以跟她说的。”

    “姐,你才见她一次,就认定她好了?”陈怡倩有点奇怪,“姐,你觉得紫薇这个人怎么样,她像不像很有野心?”

    “我说不出,应该是有的,不过有能力的人都有点野心,你不也是吗?我只见过她一次,说不出什么,反正她有点特别,但特别在哪里又说不出!你跟她多点相处不就行了,如果你真的害怕她离开新海,就应该跟她多相处,这样才能了解她。”

    陈怡倩道:“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即使她真要离开新海,至少也要让她不恨我们,不要与新海为敌。我觉得她有点可怕,如果她是新海的敌人,我们不好对付。我一直害怕她是总部派来的,现在这样子,我又希望她是总部派来的算了。”

    “怡倩,你真怪啊。不管她有没有本事,即使值得交朋友,你也应该理智。爸爸不是说过吗,一家成熟的公司,任何人离开都不会影响公司的运作,这样才是正常的吗?”

    陈怡倩叹了一口气。“姐姐,你不知道了,赵紫薇是个很特别的人。才一个多月时间,她已经控制了局面,不仅是公司的,连客户都这样,那些人喜欢跟她打交道。不是说她漂亮迷人,而是人们相信她的能力,公司里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

    “哦,她真的那么厉害?”陈怡慧有点吃惊。

    陈怡倩道:“是啊,要是不事先知道她的年纪,我还以为她做了十年八年了。我想,如果她离开新海,公司的业务一定受影响的。姐姐,你帮我问过没有,她是不是赵伯伯是女儿?”

    “她不是赵伯伯的女儿,至于是不是亲戚,我就不知道了。可能要问爸爸了,你想自己问,还是我帮你问?”

    “嗯,还是我自己问吧,反正我星期一也要回去开会。”陈怡倩道。可是,一想到父亲那严肃的脸,她心里主有点发怵。

    放下电话,她又拿起小提琴,谁知又练了几分钟,手指太痛了,只能放弃了。她想,要恢复不是那么容易,一天一天增加练习的时间算了,反正晚上也是无聊。于是,她上网玩了一会游戏,虽然她觉得,这样简直是浪费时间,但不这样无法排解寂寞的感觉。

    最近她不太找苓苓苓玩了,反而是跟rose通过几次电话,也一起吃过饭。她觉得rose还不错,待人很热情,有点豪爽女人的气势。当然了,主她若即若离的原因,是有时她看到rose那炽热的目光。可是,对于rose和赵紫薇,她都想接近,可是似乎都是近了身,似乎离心有点远。她想,难道是自己的心不诚?做了老板之后,她变得有占过敏,不但不想让知道这个身份,甚至经常只说自己是管三个人的小主管

关键词:杭州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