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ts在做之前

 一见面,黄燕梅就开始逼供了。当然,她不逼,陈怡倩也会告诉她的。毕竟也是多年的朋友了,以前都一直无话不说,最近因为黄燕梅准备结婚,而她处于失恋状态,她们才有点疏远。(起点中文网签约作品)

    听着她的讲述,黄燕梅时而睁大眼睛,时而紧张,后来竟然掩住嘴巴。“天,怡倩,你太放荡了……”

    陈怡倩有些羞,也有些恼,见好友都这么说,不禁瞪她一眼。“放荡什么,你知道我多久没做了?”

    黄燕梅的嘴巴好久没合上,惊讶地看着她。“怡倩,我一直以为,我们都是有色心没色胆的人,你几时变成这样的人了?”

    “变成什么人?”陈怡倩脸红了。可是,她脑海里,又闪现上午那刺激一幕。她有点心痛了,是啊,那并不是自己所爱的男人,这样岂不是形象尽毁?

    黄燕梅道:“你一向最讲求浪漫的,我猜你在做之前,一定沐浴更衣,斟一杯红酒,点两支大蜡烛,洒满玫瑰花瓣,换一件若隐若现的睡衣……”

    陈怡倩眨着眼睛,这的确是她一直设想的场景,可是,男人并不如她想象的,她也不可能将浪漫强加到别人身上。想着今天那放纵的情景,她有些羞愧了,不但这坏了自己的名声,还几乎破坏了一对情侣。终于,她叹了一口气,道:“燕梅,我真的很难受,我觉得我已经不再喜欢男人。今天跟他做,可能只是想证明我对男人还有没有感觉,可是,我觉得很糟糕!”

    “傻丫头!”黄燕梅揽着她肩膀,“不管失恋,离婚,还是炒鱿鱼,天塌下来,有些事情是不能随便做的。不是别人会看不起你,而你自己会后悔,你告诉我,你后悔了吗?”

    陈怡倩咬着嘴唇,可是她不想承认。“我也想有个浪漫的爱情,可是,现实中有吗?跟你说吧,这世界浪漫的男人已经绝种了,不但女人现实,男人也一样。现在还有谁花时间去培养感情,感情和婚姻一样,就像吃快餐!”

    “怡倩,你在讽刺我的婚姻像快餐!”

    “不是!”陈怡倩立即拉着她的手,道,“你们的感情比海深、比山高,你们的婚姻不是肯德基快餐,而是广东靓汤!”

    “这话怎么说?”

    “火候足,时间长,回味无穷,留恋忘返!”

    黄燕梅终于笑了。“这才是好话!”

    “可是,我为什么找不到?”陈怡倩开始发呆了,是啊,为什么别人都能找到适合的另一半,而自己却处在寻觅之中。并不是自己的条件不好,自己也没将物质条件看得很重,而只是寻找一份可以托付的感情。

    “怡倩,你会找到的,有点波折,将来你的生活才可能好起来。”

    陈怡倩听了这话,心定了一些。“燕梅,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放荡啊?”

    “那倒不是!”黄燕梅眨了几下眼睛,然后皱着眉头道,“可是,有一件事必须是要面对的!你不能那么自私,只想着自己的感受,如果我是那个冯志明,我会认为你对我有意思,以后经常会想到你,回上海还可能想到要刺激一番;如果我是那个女孩,发现我的男朋友跟另一个女人在家里共赴,我一定会……”

    陈怡倩立即问:“会什么?”

    黄燕梅做了一个狠狠的手势。“喀嚓喀嚓!”

    陈怡倩吓了一跳,仿佛看到了血淋淋的场面。她虽然已经设想过这样的场景,可是由黄燕梅嘴里说出,她还是受了刺激。

    “傻丫头,把你吓坏了?”黄燕梅则哈哈大笑,猛拍她的肩膀。

    “当然不是!”

    下午,陈怡倩开车到了黄燕梅家,准备和她去逛街。这是一栋古旧的老式洋楼,已经被市政府征了地,年底前她家就要搬出去了,房子也将被拆掉起高楼。黄燕梅对这老房子是不喜欢的,所以就等着结婚迁新房,可是那新房又没那么快。她的父母早亡,现在便陪着年迈的爷爷奶奶,也就因为这样,她要求结婚后丈夫过来一起住。

    “怡倩,你为什么不愿意做我的伴娘啊?”

    “你到现在还没找到伴娘?”

    “如果你不答应,我再找其他人!”黄燕梅皱着眉头看她,“我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我想把这个位置留给你!”

    “燕梅,我也想,可是,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定性,根本无法静下心来陪你彩排。”陈怡倩解释。可是,这个理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是啊,因为她曾经想过,如果自己先结婚,一定找黄燕梅做伴娘。

    “不是不定性,是你不负责任!”黄燕梅盯着她。

    “随你怎么说!”陈怡倩也不反驳。“张全呢,定好伴郎了吗?”

    “不知道,他说原来定了一个人,是个什么狗肉朋友吧,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定下来,这个朋友突然失踪了,怪怪的!”

    陈怡倩陪着黄燕梅的爷爷奶奶说了一会话,然后两人便离开了。

    最近几天,她真的有些迷惑。跟苓苓在一起的时候,又想到黄燕梅;而跟黄燕梅的时候,却又想到苓苓。黄燕梅是多年的好朋友,是知己,什么话都可以说,说什么她都明白。和苓苓在一起,她能感受到刺激,这种快感是平常正经的女孩找不到的。

    一上车,黄燕梅便说:“怡倩,你真的变了,再不是那个开朗的女孩了,以前你爱说爱笑,男孩们都喜欢接近你。现在有点深沉,有点冷冰冰,不是别人来熔化你,而是你将人家的熄灭了。”

    “每个女孩都会经过这一步的,不是吗?”陈怡倩看着她,“你要结婚了,也很快会有一个大的改变,这是不可逆转的!”

    “可能有点吧!”黄燕梅点点头。“真的很怀念以前那些时光,我们多开心啊!”

    “可是,我并不怀念,我觉得人应该长大,应该成熟,哪怕付出代价!”陈怡倩淡淡地说。

    于是,她们沉默了,也许是这半年见面不多,而黄燕梅忙着踏入婚姻,这两个星期见面,她们竟然觉得有点陌生了。黄燕梅只顾着即将生成的婚姻,话题也多数在这,而陈怡倩却觉得婚姻离自己越来越远。

    车子开动没半分钟,陈怡倩便问:“燕梅,你说,我今天跟冯志明这么做,是不是真的错了?”

    黄燕梅皱着眉头道:“嗯,你也有半年没跟男人亲热了,其实怎么算,这都是很正常的行为。每个人都有生理需要,只是……”

    “只是什么?”

    “我希望你找到合适的人,即使一天做三次,你也不会觉得难受,觉得内疚!”

    陈怡倩沉默了,是的,她的确很内疚,可更多的是痛苦。过了一会,她说:“燕梅,我准备以后找女人算了,不要男人了!”

    “哈哈!”黄燕梅大笑,“喜欢你的人一定不会答应的,别说你自己愿意,男人不会答应的!再说了,两性相吸是永恒不变的原则,你需要男人!”

    陈怡倩瞥了她一眼,笑着说:“你今晚陪我睡觉,看看是什么感觉!”

    “哈哈,我们一起睡过好多次了,如果真的有感觉,早就不是这样了!”黄燕梅只当她是说笑,“算了吧,怡倩,我想,你还是等待缘份的来临吧,不属于你的东西,别去想别去动,不然你只会更痛苦。”

    陈怡倩心痛,可是,她却不想反驳了。

    这一下,黄燕梅反而有点奇怪了,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脸。这一下,两人都不说话了,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显然,今天陈怡倩那惊人的动作,令今天的气氛不太好。黄燕梅觉察到她的痛苦,可是也无法安抚,大概只能花点时间陪她了。

    陈怡倩以瞥她一眼,趁她开口之前先说了:“燕梅,你不是说去照婚纱相吗,几时啊?”

    “月底了!你想来看吗,来吧,说不定下次到你拍了,就容易应付了!”

    “到时候再说,不知道忙不忙!”陈怡倩心里说,去看你拍,岂不是显示我是没人要啊。她心里不舒服,以前自己的条件一直比黄燕梅好,没想到到结婚这档事,却输了。

    黄燕梅哼了一声。“怡倩,你还是放不下,对吧?算了吧,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别想他了,他都不属于你!”

    陈怡倩心里不悦,可是她还能说什么。忽然她想到一件事,问:“燕梅,你的婚期跟怡慧差不多,一起举办婚礼好不好?”

    黄燕梅笑笑:“不用了,我们都各自选了日子,而且,酒席都订了。”

    “是吗?还有两个多月啊!”

    “你不知道了,春节和国庆这两个日子,结婚的人特别多,要提前半年订才行呢!”

    她们就是挑天黑的时候才出来,就想着逛完街就一起吃饭了。黄燕梅的男友也一样,不太喜欢陪女友逛街,男人一直将逛街当成是痛苦的差事,据说是看电脑电器除外。对于女孩来说,逛街除了一种乐趣,还是沟通感情的方式。可惜许多男人不明白,以为那痛苦不仅源于被当成提款机,还是一种可怕的折磨。

    将商场逛了一通,已经过了七点钟,两人各自提着购物袋,准备找餐厅吃饭。不管黄燕梅直接或者间接地提出,要她来充当伴娘,可是陈怡倩仍然没答应下来。黄燕梅很失望,可是也没办法,总不能跟好朋友决裂吧。

    正当她们一路寻找餐厅的时候,却看到了张全,似乎有些紧张。

    “张全,你在这里做什么?”

    张全有些慌张,看到是未婚妻,立即停下脚步。“燕梅,嗯,怡倩!”

    陈怡倩开起了玩笑。“张全,你该不是跟女人约会吧?”

    黄燕梅奇怪地看着陈怡倩,不知她怎么会这样的玩笑。

    “怡倩,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张全有些紧张,“我刚才跟客户吃饭,聊些事情。”

    黄燕梅哼了一声:“跟客户还是朋友啊,陪我逛街都不愿,肯定又是跟狐朋狗友吃饭了!”

    “不是,不是!”张全还是有点紧张。

    陈怡倩看着这情景,便道:“要不,你们两公婆逛街吧,我先回去了!”

    张全立即道:“不了,你们自己逛吧,我现在要赶回公司去,有急事呢!”

    黄燕梅问:“张全,今天又不开市,能有什么急事啊?再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还要加什么班?”

    张全道:“公司有急事,刚才总经理打电话给我,说公司的资金有问题,要我回去一起查一查!”

    “哦,那你去吧,工作重要!”黄燕梅虽然不满,但还是放他走了。

    可是,两个女孩望着张全离开的背影,脑门上都写了问号,然后对视一眼。

    “燕梅,你相信他说的话吗?”

    “告诉我,你在想什么?”黄燕梅眼睛盯着未婚夫上了的士,消失,才转过头来。

    陈怡倩笑笑,知道不应该发表意见。“你是他最重要的人,你们很快就成为夫妻了,你应该相信他!”

    “当然,我相信他!”

    口是心非通常是形容女人的,而这两个正是典型。

    她们正商量着进哪一家餐厅,却见到赵紫薇低着头走过来,似乎刚从前面的餐厅出来。陈怡倩觉得挺奇怪,自从第一次见面是在餐厅,就再也没有在公司以外的地方见过她,似乎她的生活有点隐秘。

    陈怡倩一直盯着她,却发现赵紫薇根本没留意到有人盯着,这样的警觉性似乎有点差。她有点奇怪了,赵紫薇平时在公司都喜欢穿花裙,怎么今天是休息日了,反而穿了套裙。她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赵紫薇第一天来新海上班,便是穿这一身套裙。

    “紫薇!”陈怡倩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

    赵紫薇吓了一跳,抬头看到是她。“哎,怡倩!”

    “一个人逛街吗?”陈怡倩这下更诧异了,这个精明的女人,怎么会有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难道她又失恋了?

    赵紫薇笑笑:“不是,刚才跟一个朋友吃饭!”她忽然看到陈怡倩旁边的同伴,愣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

    “哦!”陈怡倩觉得她似乎很沮丧,或者应该说是伤心,还有点想哭的样子,难道她又跟男友谈崩了。“紫薇,要不,跟我们一起逛一下,你回家也是一个人吧!”

    “不了,我还有事,你们玩得开心点!”

    陈怡倩有些失望,她一直想跟赵紫薇有更多的交流,可是,两个人仿佛有时差,时间怎么也对不准。上一次,她们一起去看了时装表演后,还以为两个人变成好朋友了,没料到

    两个人同时转过来,看着这个紫裙女孩消失。两人的心情各不相同,可是都充满了疑惑。

    黄燕梅皱着眉头。“怡倩,她是什么人?我好象在哪儿见过她!”

    “是吗,你在哪儿见过?”陈怡倩有些惊讶,她一直想了解赵紫薇的情况,可是,除了简历上的,她真的一无所知。“她是我们公司的新总监,年纪很轻,不过好像挺厉害的!很奇怪,我从来没听说过上海有这一号人!”

    黄燕梅道:“哦,我明明见过她,可是我想不起来了。如果不是同学的朋友吧,就可能我们公司的人,要不,就是分公司的。”

    “是吗?”陈怡倩眨着眼睛,“如果你了解到她的情况,告诉我,我也想知道是什么来历!”

    “怡倩,你是经理,你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来历?”

    “这有什么奇怪的,认识你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你是那么急着结婚!”

    “呵呵,怡倩,你是嫉妒吗?”黄燕梅笑起来,“要不,我让张全也介绍一个人给你吧,他有几个朋友也不错的,当然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辞。”

    听到她说张全,陈怡倩心里忽然格登一下,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联想到刚才张全那副紧张,和赵紫薇那神不守舍的样子,难道是这两个人在约会?连黄燕梅也说见过赵紫薇,这说明他们一定有联系,或者根本就是情人……想到这里,陈怡倩打了个冷战。

    “怡倩,你怎么了?怪怪的!”

    “没什么……我们去吃饭吧!”

    陈怡倩道可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测,否则,黄燕梅听了肯定要跳起来。可是,刚才的情形,让她更坚定了对赵紫薇的怀疑。这个女人太怪了,一定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也许,也藏着许多男人吧,特别是她那个按摩的理论,最令人怀疑。

    那么赵紫薇到底有几个男人,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后来又搭上一个律师,现在是不是跟张全有一脚?还是说,他们早就是地下情人,只是瞒着黄燕梅,而赵紫薇从来不愿提起的前度男朋友,是不是还在来往?

    陈怡倩越想越可气,越想越乱,可是,这是女人的天性,八卦根本不用学习天生就晓。以前,她从来不关心下属的私生活,认为那可能是探听别人私隐。但是,赵紫薇来到新海之后,似乎成了新海的主人一般,陈怡倩想忽视都不行。这个赵紫薇在以前公司是怎么样的人,她说的离开公司的借口,是真的吗?也许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男人吧?

关键词:长沙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