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ts权威就是权威

她将房地产广告的意念移植到空调,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她忘记了一点,上海靠在海边,湿度大是最明显的感觉,这跟内陆不一样。防潮和去湿应该成为根本的要点,她没留意到,是严重的失误!”

    陈怡倩皱着眉头,刚才张莉才来控诉一番。“紫薇,你不能否定她的时候,把语气放轻些,态度缓和些?”

    赵紫薇笑了。“首先,我语气很缓和,其次,我单独跟她说的,没有在同事面前落她的面子。”

    “要不,以然你先把意见告诉我,我来跟他们说!”

    赵紫薇奇怪地望着她。“怡倩,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老板,难道你怕他们受伤害?你这样纵他们,以后迟早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权威就是权威,跟尊重没有关系,我尊重他们,但我仍然要保持我的权威。”

    陈怡倩脸色一沉。“你是想说,我的管理有点不合适了?”

    “怡倩,我没有说这里管理怎么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你不必赞同我的所有做法,但是,请你支持我,让我去做这些事,这就表示这是对我的支持。”

    陈怡倩不悦,这明明是说明自己管理。“紫薇,我希望你对事不对人,大家都知道张莉跟你有矛盾。站在我的立场,我必须平衡你们的争论,不要过于偏激,带了个人情绪到工作来!”

    “你放心吧,这一点我没有带个人情绪。如果这是针对,那么我对李勇军的批评也有,我没有分开对待。怡倩,你有三个月时间检验我的成绩,现在只是第一个月。”赵紫薇用温和的证据说话,可是,她说的内容却丝毫不让人感觉是让步。

    陈怡倩没有再说下去,如果继续,不免又要争论一番了。她们已经争过好几回,虽然多数是“闭门会议”,但下属都知道她们的冲突厉害,从来没有在她们闭门时走来“请示”工作。

    争论升级时,赵紫薇隐约觉得有点不妥,但却说不出是什么。开始这么做是为了引起陈怡倩的注意,后来却是真正融入工作中,想停也停不下来。有时看着陈怡倩发青的脸,她心里不安,因为她(应该说是赵子强)没试过不留面子给女孩,更不要说这女孩还是老板。

    按小梅的说法,她们简直就是一对冤家。她崇拜这位新总监,把她当成了偶像,自然有些担心。“紫薇姐,你跟怡倩简直是两个极端。你们都很坚持,不过你有错的时候会认错,怡倩从来不认错。”

    “哦!”

    小梅凑近她耳边说:“紫薇姐,有时看着你们这样争吵,我都有点提心吊胆!”

    “担心什么?”赵紫薇睁大眼睛看这个好奇的女孩,“是不是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跟她吵?”

    小梅道:“对啊,她是老板,又是女孩子,那种自尊更厉害了。以前的陆总监从来不跟她正面吵,只是悄悄回来改方案就行了!我真的替你担心,怡倩脾气不好!”

    赵紫薇笑了。“既然这样,总要有第一个做这件事的,那我就是第一个!你放心吧,怡倩虽然自尊心很强,可是,她不会记仇的!”

    “紫薇姐,你真的这么想?”

    “是的,她一定不会报复我的!”赵紫薇道。

    这自然是一句谎话,跟过那么多女孩相处,她怎会不知道这一点。明显的原因,作为女孩子,陈怡倩会记仇,但作为老板,她不能记仇。或许这只是赵紫薇的一厢情愿吧,谁又能真正了解女孩子呢,她穿上裙子做女孩的历史只不过是一个月,虽然她有了全部女孩的形象,可脑子里仍然是用男孩的逻辑来思考。

    忽然手机响了,赵紫薇一看,就皱了眉头,是珍珍打来的。她立即交给小梅,由她代接。

    小梅按照她的要求接了电话:“哦,紫薇的工作完成了,昨天回杭州了,现在电话由我用。小姐,要不你留个口信吧,我可以转告她……她的号码,不好意思,如果你是她的朋友,自然知道,我也不清楚!很抱歉,我不知道她的号码!”

    赵紫薇心里复杂,现在只能用逃避的方法了。前两天,她和陈家人在餐厅吃饭,被珍珍发现了,认定她是赵子强。在检查了她的胸部,珍珍失望地离开了,可是后来却变得怪怪的,打电话过来,一会叫她紫薇姐,一会儿又叫子强。所以珍珍的电话令她胆战心惊,便教了一套话给小梅,然后代接电话。

    放下电话,小梅疑惑地看着她,尽管她解释过,珍珍缠着她的弟弟。“紫薇,你弟弟是什么人,她要这么紧追不放?”

    “人就是这样,失去了才觉得珍贵,不过,已经不可能再拥有了!”

    “你弟弟是不是长得很帅啊,不然这女孩怎么缠着不放?”

    赵紫薇笑笑。“他长得跟我差不多,现在跑到杭州去了,说不定认识其他女孩了,连上海都不回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紫薇开始对新海做了点小改变,她不敢动作太大,以免触众人。虽然她跟陈怡倩吵过几次,但仍然佩服这个女孩,这样的年轻掌控公司有点难度,在广告公司中,近百人的公司算是规模大的了。赵紫薇不时地将这两姐妹作个比较,容貌两人都不错,气质也好,但陈怡倩无疑比姐姐有更好的工作能力,她对工作的认真投入就象姐姐对恋爱的投入一样多。相反地,陈怡慧多数时候只想着恋爱和享受,并没有把陈家的责任义务承担下来,也完全没有这个打算。

    跟陈怡倩的争论,成为新海的一道风景。张莉甚至跟同事打赌,赵紫薇不可能度过三个月试用期,可是,偏偏有时又看到她与陈怡倩说笑。这个怪现象令张莉与同事熟悉之后,赵紫薇不用像开始那么客气,尽情发挥她的精明本色,指导新人,评议下属工作,修改设计方案,这自然包括陈怡倩的在内。有一次,赵紫薇暗示她不要具体参与技术工作,陈怡倩几乎发脾气,认为她在抢权。这样,赵紫薇不可避免地与她有了争论,有时甚至像是争吵。她们的关系时好时差,就像天气一样,

    改变来自一个沉闷地下午。

    大家又聚集在会议室,讨论一个新的手机广告企划案,这一次,又被赵紫薇否决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她否决了几起方案,同事给她起了一个新绰号“no总监”,于是,凡有什么新提议,就有人说:

    “我同意有什么用,你去问no总监吧!”

    “她这叫新官上任三把火吗,为什么对我们的方案都说no啊?”

    “这是怎么回事啊,要显示她有本事,也不必每次都否决别人的方案啊!”

    议论归议论,赵紫薇才不管这些,她照样地认真否决她认为不行的提议。这一次会议,赵紫薇说得更多,将设计理念和潮流资讯都说了一大通,仿佛上课一般。没人能反驳,因为在理论上,确实没有人讲得过她。而另一头的陈怡倩和张莉已经气鼓鼓的了,似乎极力在忍受。

    开完会后,陈怡倩来到总监室,掩上门又跟她继续争论。这一次争得有点激烈了,陈怡倩被她明讥暗讽惹怒了,说话有点经大脑,赵紫薇都有点急了,两人的脸都红了,眼睛也有点火苗。

    赵紫薇感觉男人本性露出来了。“怡倩,你真的很顽固,你那么年轻,抓的都是老观念。这些都是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两年都是白做了?难道你以前的没有告诉你,创意是没有套路的吗?”

    陈怡倩眼睛冒火。“赵紫薇,你别以为比我多做了两年,经验多就是正确的。我告诉你吧,广告业是新人取胜,你的观念才是老套的,过时了!”

    赵紫薇笑了。“不,恰恰相反,我的经验告诉我,你是错误的,你必须听我!你也知道的,技术上的事由我来决定,你这个老板旁观!”

    陈怡倩还说不过她,即使她手舞足蹈,即使她引经据典也没用,赵紫薇还是轻易地占了上风。说到后来,赵紫薇竟然开始调侃她了,因为她觉得,自己以前每次跟女孩都吵不赢,这次变成女孩后,居然可以连本带利要回来了,真是太妙了。

    最后,陈怡倩终于像个小女孩一样地发了火,大声道:“赵紫薇,如果证明你是错的,那我就炒掉你!”

    “好的,我等着!”赵紫薇微笑地看着她。她当然不怕,因为即使她不炒,自己到时间也是要走的。

    这是她们的第四次争论,之前争论过的三次,都证明她是对了。正因为这样,她自然不当陈怡倩的话是一回事了,她故意惹怒这女孩,有一种调戏的成份,纯属是赵子强的男人本性在作怪。陈怡倩不明白,她那些工作经验不仅是多年浸泡出来,还要加上几分灵性和悟性。赵紫薇自己都奇怪,当自己还做男人的时候,以前跟陈怡慧或者珍珍怎么也争不过的。可是,一转身变成女人,她竟然掌握了女人的斗争伎俩。

    “赵紫薇!”陈怡倩大叫一声。

    赵紫薇看着她,等着一场疾风骤雨,可没想到,陈怡倩竟然转身向外走。不知是气还是紧张,她竟然脚一扭,几乎摔倒,还好她手快,伸手扶到了门把。

    赵紫薇慌了,立即跑过去扶着她。“怡倩,你没事吧?”

    “没事,希望没事!”陈怡倩笑笑,扶着她的手,左脚站立,轻轻活动着右脚腕。“如果有事,我就跟你没完,是你把我气成这个样子的。”

    “那好,我以后不气你了!”赵紫薇立即点头,然后加了一句,“等你的脚好了再气!”

    陈怡倩又气又好笑,可是没办法发作,即使脚崴是因为她。“紫薇,我现在有点怀疑,你以前交往过的男朋友,一个个都被你摧残得体无完肤了,大概从来不敢反驳你!我猜想,他可能跟你说话从来没超过五十分贝。”

    “呵呵!”赵紫薇心里好笑,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为她眼里的野蛮女友了,看来气人也是件有趣的事。“别把我说得那么恐怖,我跟朋友是十分友善的,不管是男的还女的!”

    “是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

    “你已经感觉过了!”

    陈怡倩抬头看她,可她只是笑笑。

    她将陈怡倩扶到沙发,一只手搀着臂膀,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腰,这一次接触没有前两次那么愉快、轻松。待陈怡倩坐下来后,便蹲下来替她把鞋子脱掉,轻轻为揉捏按摩。“怡倩,痛得厉害吗?”

    “对,好痛!”陈怡倩哼了两声,然后便惊讶了,“对对,就这样,好些了。紫薇,没想到你还会按摩啊?”

    “我会的东西多了,你没见到而已!”赵紫薇对她笑笑,然后又认真地揉着她的脚腕。

    “你真的很狂啊!”陈怡倩道。

    虽然口里说,她还是忍不住闭上眼睛,慢慢享受这样的按摩。赵紫薇抚摸着这只纤秀的脚,心神不定,她的脸离陈怡倩的裙子太近了,甚至还闻到了一种女性的芳香气息。只要稍微扭过头,就可以看到无限风光了,可是,她不敢。过了一会,她没听到陈怡倩的声音,便抬起头看,谁知陈怡倩正盯着她的胸口。她的脸立即热得厉害,立即挺了挺胸,将领口压了两下。

    赵紫薇站起来,快速拉好自己裙子,坐到沙发上。“你把脚抬高到这里,我可以坐上面帮你揉!”噢,她今天穿的是吊带裙,一弯腰就容易被人看到了里面的风景。还好,身边是个女孩,这也不算大的损失,如果珍珍都看不出来,那应该是没有破绽的。她坐到沙发上,将陈怡倩的脚置于自己的大腿,然继续为她揉脚。可是她根本就心不在焉,两三下后居然变成了揉小腿,甚至还想像着如果抚摸雪白的那大腿,是什么感觉。

    陈怡倩忽然出声了:“紫薇,你的咪咪很圆润,比我的大!”

    赵紫薇一惊,刚退烧的脸又刷地红起来,把头低下来。“我叫小梅拿点红花油给你,搽几遍就差不多了!照我看,应该不算什么大问题。”

    “不用了,紫薇!”陈怡倩道,她笑了,发现这高大的女孩居然会怕羞,真特别。“没想到你居然还脸红呢,呵呵,那些人还乱猜,你很豪放呢?”

    “豪放?哪些人说的?”赵紫薇一愣,立即想到张莉那些恶毒的话。

    “呵呵!没什么,只是闲聊,你别介意!”陈怡倩站起来,慢慢走了几步,又试着跺了两下脚,瞥了她一眼,笑笑说,“我喜欢你帮我揉捏,挺舒服的。刚才揉了小腿,也不错,只是时间短了一点!”

    “没事就好!”

    陈怡倩笑了:“嗯,如果你能够帮我做个全身按摩,那就更好了!”

    “那不行,我只喜欢异性按摩!”赵紫薇故意道,可是这一句话,连她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这无疑是说,只和男人肌肤相亲,她忽然觉得有点恶心了。

    “哦,是吗?”陈怡倩眨着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他一定很喜欢你的手势吗?”

    “还行!”

    她们心照不宣,这个“他”是什么人。

    陈怡倩向她道了谢,便离开了。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赵紫薇忽然冒出一个怪异的念头:其实她是个好女孩,只是我有这个福气吗?

    这一天十分忙碌,而新广告的几个方案,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缺陷,无论哪个提议都无法得到过半数的认同。赵紫薇也不满意自己的设想,她必须尽快想出一个可行的方案,不然,只靠批评下属的方案,也无法支持多久。

    下午,有个花店职员捧着一束鲜花走进写字楼,人们纷纷猜测应该是谁的。小梅收的最多,然后是张莉,于是人们也猜测是她们其中之一。可是,梁晶带着那职员走进了经理室。这一下,众人有些意外了,因为陈怡倩半年前失恋后,再也跟鲜花无缘了。这一束花鲜花,岂不是说明,她又有了新的开始。

    赵紫薇也看到那束花了,心里忽然有些难受,虽然自己变成了女孩,却没有享受到多少女孩的乐趣。这一下,她发现自己的虚荣心还是挺强的,或许,这是每个女孩都有的吧。可是,这一刻,她宁愿自己是有权送花的男人。

    下班的时间到了,小梅进来问是不是要加班,赵紫薇犹豫了一会,还是让大家下班了。她觉得再留下来也起不了作用,还不如自己先想一想,慢慢理出一个思路来。可是,她在纸写了几行字,思绪便开始缥缈了。

    想着想着,她掏出手机,翻找里面的珍珍照片。前些天,她将一些旧照放了进去,只是没敢把珍珍的放在封面。再看看电脑桌面的照片,那是公司同事的大合影,当时是小梅提议的。忽然,她觉得,分开一个月的珍珍仿佛很遥远了,而朝夕相处的同事,似乎一直在身边。

    她实在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不想把珍珍忘记那么快,可是,自己明明觉得还爱着珍珍,却没有了朝思暮想的感觉。电脑桌面忽然转成了屏幕保护图片,那一张张图片变换着,其中在小梅挽着她的手臂,

    “紫薇,还没做完吗?”一个声音传过来。

    她抬起头,看到陈怡倩站在门口,提着公事包。便笑笑道:“还差一点,可能快了!”

    陈怡倩走了进来。“我可以帮点什么?”

    “嗯!”赵紫薇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我有一些新构思,你帮看看,哪些合适?”

    可是话一说出来,赵紫薇马上后悔了,因为她实在不该谦虚。事情跟她预料的那样,关于这些方案,两人又开始了激烈的“讨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她想,自己上辈子一定跟陈怡倩一定是冤家,不然今生见面怎么尽是吵。

    陈怡倩道:“紫薇,你这个人真固执,难道你没听过别人的意见吗?”

    “我怎么没听,你不是说换成红色吗,我同意了!”

    陈怡倩道:“我不是说这种细节,主要方面、大方向。你总是以为自己的想法正确,难道别人的意念都是垃圾?”

    “我没说是垃圾啊,但这么多个方案,我当然要选最合适的!”

    “我说方案b最合适!”

    赵紫薇也有点气了,说:“我是创意总监,我有决定权!”

    陈怡倩也气了:“我是老板,我话事!”

    赵紫薇刚才对着电脑,已经有点昏头昏脑,这些方案令她少了许多脑细胞,没想到陈怡倩去来横插一杠。“你这个老板只管请人炒人,技术层面的由我负责,没有你的份”

    “我这个老板什么都管!”

    “除非你炒掉我,否则这个决定权,还在我手里!”

    “那好,我现在就炒掉你!”陈怡倩也果断地说。

    赵紫薇吃惊地看着她。“什么?”

    “哈哈!”陈怡倩大笑,“今晚到此为止,明天再继续!”

    赵紫薇也笑了,立即睁大眼睛对她道:“明天就明天,明天你一样吵不过我!”她觉得很有意思,现在已经能够抓住这女孩的弱点了。

    陈怡倩盯着她,又来气了。“紫薇,我发现,你真是个不讲理的女人!”

    “我怎么不讲理了?你说说看!”赵紫薇有些奇怪,自己每次跟她争,都说得头头是道,反而陈怡倩经常有点理屈词穷。这令她很得意,欺负女孩真是件乐事,以后要经常做。

    “你不但不讲理,还是个小气的女人,从来不让我!”陈怡倩道。

    赵紫薇又笑了。“你没道理,我为什么要让你!”

    真不可思议,每次跟她争论前,赵紫薇都在心里说:不要吵,要忍耐。可是结果还是寸步不让地吵,气得陈怡倩够呛。这一点连她自己都说不清,如果开始争执只是为了引陈怡倩的注意,这点早就做到了。或许,现在她开始贪心了,不但想着工作,还想着如何让这女孩喜欢上自己

关键词:长沙ts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